《乡村艳福》

全文免费阅读:271.第262章电影引人犯罪[2]

   “什么富婆,还不过是一个打工的,一个月拿着两千块钱的工资。”

    文玉溪叫道:“这么多,那我也要跟你去打工。”李艳茹问:“你多大了,身份证带来了吗?”文玉溪说:“快十八了,身份证没带放在家里了。”李艳茹说:“那你得有十八岁了才能来,而且还要带上身份证。”

    文玉溪哦了一声,万分地失望。

    陈晓天问:“长远哥在这儿怎么样?”李艳茹说:“还行,他上晚班呢,要上到晚上十一点了。”陈晓天哦了一声,说:“等会儿去看看他。”

    李艳茹给陈晓天与文玉溪各端来了一杯水,问:“你不会真的要来城里打工吧?你不是在卖草药吗?”

    陈晓天长长地叹了一声,说:“我这一次,是被逼出来的。”

    “被逼出来的?”李艳茹怔道:“怎么回事啊?”

    陈晓天便将事情如实说了,最后说:“我心中实在太愤怒了,一气之下就跑了出来,玉溪这丫头非要跟着出来。”

    李艳茹听完,严肃地说:“晓天,这一次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应该跟陈大伯较气,你明天得回去向陈大伯认错。”

    “叫我去跟他认错?”陈晓天哼道:“简直开玩笑!我这次出来,就没想过回去!”

    李艳茹苦口婆心地劝道:“晓天,你不是小孩子了,不要意气用事,虽然你这一次没有错,但陈大伯教训你也教训得对,你踢伤了周大强,这也是不对的……”

    说了一大通,总算将陈晓天说得垂下了头,伸手抓了抓头,心情极为复杂地说:“那我明天回去吧。”

    “你要回去?”文玉溪顿然跳了来,睁大眼睛叫道:“我还没有完够呢。”

    李艳茹对文玉溪呵呵笑道:“那我带你去好好玩玩,明天就跟晓天回去,以后有时间了再来我这儿玩,好不好?”

    文玉溪极委屈似地说道:“那好吧。我现在就要去。”李艳茹说:“好,我带你们去我那上班的超市看看,顺便买一点菜回来。”陈晓天问:“大个呢?”李艳茹说:“忙去了,说要跟朋友合伙开什么公司。”

    “什么公司呀?”陈晓天饶有兴趣地问:“要不要人,我去给他打工。”李艳茹笑道:“还早呢,还在筹备资金什么的,到时开起了我告诉你。”

    三人来到超市,进上里面逛了逛,文玉溪像是小鱼回到了大海,乐不可支,一双大眼睛看来看去,面前的蔬果琳琅满目,令她目不瑕接,突然,她指着前大尖声叫道:“那不是长远哥吗?”

    只见周长远正笑呵呵地朝这方走来,他身穿黄色的工作服,戴着黄色的工作帽,笑容满面,意气风发,老远朝陈晓天叫道:“晓天!”

    陈晓天迎了上去,伸手拍了拍他肩笑道:“在这怎么样?”

    周长远说:“还行,一天蛮好玩的,我感觉我在这儿混日子,拿那么多工资我都不好意思。”

    文玉溪连声说:“我也要来上班。”周长远看了看文玉溪,笑道:“你这小丫头也跑来了,你要来上班是可以的,我看有些在这儿上班的姑娘比你还小呢。”

    说了一阵,周长远对陈晓天说:“我不多说了,在上班呢,被老大发现了不好,我十一点下班,晚上等我,我们一起去喝两杯。”

    陈晓天应道:“行行,你去忙吧。”

    三人又逛了一阵,买了些东西,李艳茹见时间差不多了,便说:“我们回去吧。”文玉溪逛得正兴,说:“我要再玩一会儿。”李艳茹说:“那行,你跟晓天在这儿看看,我先回去煮饭,半个小时后你们回来吃饭。”

    陈晓天便与文玉溪在超市里逛了一番,买了一些东西,想到陈老头这一次肯定生气了,便给他买了一把刮须刀,又给他买了一双超厚的大皮鞋,文玉溪一见那皮鞋的价格,惊道:“这么贵?我的妈呀!”

    这时,手机响了,一看是李艳茹打来的,原来是叫陈晓天与文玉溪回去吃饭,陈晓天这才拉着依依不舍的文玉溪走出超市。

    回到家时,只见黑熊也回来了,相互打了招呼,黑熊看了看文玉溪,将陈晓天拉到一边,在他耳边低声问:“新女朋友?”

    陈晓天忙说:“堂妹。”黑熊意味深长地笑道:“你小子,死不老实,带来的姑娘不是你姐就是你妹,其实都跟你有关系,是不是?”

    陈晓天见黑熊看得这么透彻,便在他耳边轻声说:“有些事知道就好,不要说出来了。”黑熊哈哈大笑,连声说:“明白,明白!”

    吃完饭后,陈晓天好奇地问黑熊,“茹姐说你开了公司,是什么公司啊?”黑熊模棱两可地说:“还在策划中呢,不知道开不开得起。”陈晓天说:“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黑熊说:“行,有你这一番话,到时我一定来请你帮忙。”

    聊了一阵,黑熊泡了茶喝,不知不觉,已到晚上九十点,文玉溪跟李艳茹在看电视,电视经常插广播,而李艳茹看的电视剧一点也不合她的胃口,心里惦记着那未看完的电影,朝陈晓天催促道:“我们得走了。”

    黑熊看了看文玉溪,似笑非笑地问陈晓天:“你们睡哪儿的?”陈晓天说:“在外面开了房。”黑熊嘿嘿笑道:“睡一块的?”陈晓天忙说:“才没有,开了两间房。”黑熊伸手指着陈晓天,摇头道:“你小子,这一点,点都不老实。”

    文玉溪极不耐烦地催促道:“走了,我要回去看电影了。”陈晓天说:“我还要等长远哥下班,跟他一起去喝酒的呢。”

    “别喝了,”文玉溪秀眉紧蹙,“你不是不喝酒吗?等会儿喝醉了,谁背你回去?”

    黑熊笑呵呵地说:“这丫头等不急了,迫不及待了,小子,你们还是回去吧。”

    陈晓天说:“可我答应过长远哥,说等他下班喝酒的。”李艳茹说:“下次喝算啦,下班那么晚了,我发信息跟他说一下。”陈晓天问:“他有手机了?”李艳茹说:“买了部,两百块,嘿嘿。”

    陈晓天便将周长远的手机号存了过来,给他发了一条信息,然后对文玉溪说:“好了,我们走吧。”

    在到门口时,陈晓天对来送他和文玉溪的李艳茹、黑熊说:“留步留步,不用送了,又不是生人,经常来的,不必这么客气——对了,明天早上我就直接回家了。”李艳茹说:“好,回去后要跟陈大伯好好说话,不要太冲,要道歉……”

    “知道知道,”陈晓天边说边大步朝楼下走去。黑熊见陈晓天走得这么快,嘀咕道:“这小子,看来也是个猴急的人儿。”李艳茹不解地问:“什么猴急的人儿啊?”

    黑熊一把抱住李艳茹,在李艳茹脸上亲了一口,说:“就是这样的猴急的人儿。”

    李艳茹伸手抹了抹脸,没好气地说:“你都这么大人了,还玩这个。”

    黑熊轻笑了声,捧住李艳茹酡红的小脸深深一吻,急迫的要去索取李艳茹最甜美的津液,李艳茹推开黑熊,娇嗔道:“你还说别人猴急,你更猴急。”黑熊嘿嘿笑了两声,大手迅速解开李艳茹的衣物,热切的抚摸那挺立丰满的双峰,恣意的搓揉那已然硬挺的蓓蕾,火热的唇沿著李艳茹的粉颈来回吸吮。

    李艳茹情不自禁的轻吟出声,黑熊那大胆又温柔的爱抚挑起李艳茹体内的情欲,似野火燎原般迅速又狂烈,她无助地举起手环住男人的颈项,只感觉身子热得难受,有股不知名的热流在体内流窜、激扬,极不安分的扭动娇躯,感觉黑熊的唇自颈间一路向下,吻上胸前挺立的蓓蕾,顽皮的舌尖不断逗弄撩拨,时而轻触、时而舔舐,阵阵快感逼得李艳茹快发狂。

    “嗯……慢一点……”李艳茹逸出串串娇吟,觉得身上好像着了火似的,而黑熊就是那火苗。

    听见李艳茹诱人的娇吟喘息,黑熊体内的欲火更加猛烈,黑熊拉开李艳茹半敞的上衣,飞快地将自己的衣服也脱了。

    待衣服一脱光,黑熊不由分说地张开宽大的大手一把抱起,将她轻轻地放在沙发上,火热的唇再度落在李艳茹胸前,开始以牙齿轻嚼李艳茹的柔软,大手则握住另一边的丰满,恣意的揉捏。

    而黑熊的另一只手居然扯开李艳茹的长裤钻了进去!

    还来不及反应过来,黑熊的手指已经探入那私密天地,揉搓李艳茹湿润的花瓣,让李艳茹如触电般颤抖起来。

    “你是我的小宝贝!”

    黑熊甜蜜的言语吹过李艳茹耳畔,李艳茹的脸红至耳根,很想推开黑熊逃走,但是一阵阵快感攫住了李艳茹,让李艳茹只能别开脸,红唇逸出难耐的呻吟。

    黑熊微微撑起身子看著李艳茹,只见李艳茹双眼迷蒙、无意识的娇吟,整个人臣服在情欲之下,他那修长的中指在柔软的花瓣间轻刷,大拇指来回揉蹭敏感的花核,立即引发李艳茹的轻颤与吟哦。

    陈晓天带着文玉溪开着摩托朝旅馆驶去,经过一个下午及半个晚上的休息,陈晓天对看激情电影又有了浓厚的兴趣,而文玉溪则想着那精彩的武打片,两人心中所想的其实也都相差无几,因此在摩托车上,两人都没有说话,那颗心也早飞到了旅馆里去了。

    朝前奔了一阵,夜风习习,真是凉爽无比,陈晓天突然想,看了那个电影一定会控制不住要干那事,干那事……都做走多了夜跑难免会碰到鬼,而干多了那事也难免会怀孕,万一这懒丫头怀上了怎么办?那可真是一个极麻烦的事,看来得做做保险才行。

    记得上次买的那一盒带回去藏起来了一直没用,这一次又要重买了。上次买的时候买得极不开心,这一次得去别的地方。突然想起在大超市里,在离买单的架子上摆满了这玩意儿,不如去超市买好了,想到这儿,陈晓天便开着摩托朝超市驶去。

    没多久,超市到了,陈晓天将车停在超市的广场上,这时候恐怕是到了深夜的原因,超市门外并没有多少人,陈晓天担心文玉溪进去了会搞名堂,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便对她说:“你在外面等我一下,我去买点东西。”文玉溪问:“买什么?”陈晓天说:“小孩子不要问太多,看着车。”说罢便朝超市里跑去。

    进得超市后,陈晓天想,晚上做了事后恐怕会口渴,便去买了两瓶水,对了,又恐怕会用到纸,又拿了一包纸巾,最后才去摆放保险套的架子前去选套子。

    而文玉溪在陈晓天进得超市后,便坐在摩托车上,百无聊赖地等着。真等得心烦,突然后面走两了两名男子,一名留着长发,一名短发,耳朵上却吊着四个耳环,衣服也是花花绿绿,这儿破口那儿烂洞的,一副二流子的打扮,他们经过文玉溪身边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