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福》

全文免费阅读:271.第262章电影引人犯罪

  

[第1章正文]

    第271节第262章电影引人犯罪

    文玉溪一见陈晓天回头望了过来,忙躲进了被窝里,陈晓天忍俊不禁,说:“你想看就看呗,别偷偷摸摸。”文玉溪连声说:“我不想看,你把声音开小一点。”

    陈晓天便将声音弄小了一点,他这时看得欲火焚身,身下那物早已生机勃必,昂首挺胸需要冲刺了,特别是那电影里中那女人含着男人的命根子,不断地吮吸,那男人一副极为享受的样子,让陈晓天大大地受不了,真想找个洞弄进去,一泄为快,更想找个小口也那样含着自己的……

    听得床上发出了声音,陈晓天回头一看,文玉溪探出一个小脑袋又在偷看了,便说:“你想看的话就来看吧,我又不说你,而且你还可以好好学学。”

    “我不看我不看!”文玉溪又钻进了被窝里,连声说:“我也不学。”

    陈晓天嘿嘿笑了,这时在那情色画面的引诱下,起了歹心,故意将声音开大了,而这时,电影里的那对狗男女已开始进入主题玩起男女大战了,声音无比销魂,文玉溪听得芳心都要跳出来了,心烦意乱,猛地推开被窝,坐到了床边,说:“看就看,谁怕谁。”说罢眼睛睁得老大,津津有味地看着。

    陈晓天也坐到床边,与文玉溪紧紧贴在一起。看了一会儿,陈晓天按捺不住了,想朝文玉溪下手了,突然听得文玉溪说:“我……我下面湿了。”陈晓天吃了一惊,惊讶地望着文玉溪,只见文玉溪也望着他,面红耳赤,双眼迷离,陈晓天故作惊讶地说:“不会吧,我来摸摸来。”说罢便手朝文玉溪裤头里探去,文玉溪并不反对,陈晓天的手一摸到文玉溪那毛蓬蓬的青草地,果然已是流水一片,不由伸手水井里探去,文玉溪啊地一声,赶紧将腿夹紧了。

    但是,陈晓天的手已探了进去,在里面一阵摸索,弄得文玉溪心痒难捺,不由地将腿慢慢张开了。

    陈晓天又在水井里游逛了一番,像是在捉鱼,游来逛去,文玉溪情不自禁失声嘤咛。

    半晌,陈晓天将手从文玉溪的水井里抽了出来,只见他手上全是水,而且有一股奇怪的味道,陈晓天说:“我去洗洗手。”说罢朝洗手间走去。

    待洗完手出来,只见文玉溪坐在床边,依然聚精会神地看着电影面画,陈晓天知道文玉溪也彻底给沉陷进去了,便走了过来,毫不客气地去脱文玉溪的衣服,文玉溪并不反抗,陈晓天轻而易举地将文玉溪脱了个精光。

    他贪婪地看着文玉溪,多美的人啊,而且电影里传出来的阵阵声音深深刺激了两人的神经,陈晓天伸出手抚摸着文玉溪红透得如苹果的脸蛋,然后又往下,贪婪的享受着掌心中的柔嫩,直到来到文玉溪那诱人的玉峰上,然后老实不客气的覆上,用着不大不小的力道揉捏着。

    “啊……”文玉溪将目光从电影画面上移开了,情不自禁呻吟了一声,但她没有再次发出声来,陈晓天霸道地封住了她的双唇,他火热的舌缓缓舔弄着文玉溪,诱惑的逼文玉溪开了口,探进了文玉溪的口中。

    “我……我受不了了……”文玉溪一向是诚实坦荡,直言直说,她这一次也没有说谎,的确是受不了了!

    陈晓天还想要狠狠吻文玉溪,见到文玉溪娇喘吁吁,陈晓天又心生不忍,决定以后有的是机会可以好好吻文玉溪,所以陈晓天将自己火热的唇缓缓往下滑移,他也要受不了啦!的唇找到了文玉溪肚兜上早已凸起的小点,用力吸吮着,而的的另一手也没闲着,握住了另一份柔软,用着时而轻柔、时而狂暴的韵律揉捏着。

    “你要来就快点,别搞这一套了……快点吧,”文玉溪那红嫩的小口发出哀求,但没有阻止的效果,反而更加刺激陈晓天想这样玩下去的欲火。他饶有兴趣看看着文玉溪那浑圆饱满、娇艳欲滴的少女嫩乳,而前端那两颗小嫩蕊在这暧昧的空气中瑟缩发抖。文玉溪修长白的玉腿也是那么地美,纤美、雪白柔细,十根脚趾头宛如精雕细琢的白玉,看起来娇小可爱。

    陈晓天迫不及待的伸手用大掌握住了文玉溪那小巧丰盈的酥胸,再次用着那种令人想要尖叫的力道揉搓着,火热的唇也饥渴的含着那凸起的小蓓蕾,贪婪的吸吮、舔弄着。

    文玉溪半睁着眼睛,抱着陈晓天的头,叫道:“别这样,快一点来,我受不了了……”

    陈晓天麻利地将自己脱得个精光,扬起长枪,想起刚才电影里狗女含着狗男那命根子的画面,不由来了兴趣,将枪朝文玉溪嘴里塞。

    “啊——”文玉溪大惊失色,忙将头偏开了,瞪着陈晓天愤怒地叫道:“你干什么?”

    陈晓天说:“像刚才电影里那样……”

    “才不!”文玉溪伸手便朝陈晓天的枪拍去,骂道:“拿开!”

    “哎哟!”那顶枪被文玉溪这样一拍,疼痛不已,在空中不断地摇晃,像是要发火了,而陈晓天也是怒不可遏,这时电影里的销魂声越来越响亮,陈晓天也不再玩什么花招了,用力将文玉溪扑倒在床上,拉开她的双腿,挺枪朝她那早已春潮泛滥的小井口冲去。

    或许是香艳电影的刺激,陈晓天体内的兄弟姐妹早就想迫不及待地涌来了,他在文玉溪身上没捣鼓多久就完事了。

    而事一完,陈晓天对那精彩的电影顿然兴趣全无,觉得那声音挺烦,上去一把便将电影关了。打开另一个文件夹,从里面找了一部武打片,饶有兴趣地看起来。

    正看得起劲,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李艳茹打来的。陈晓天问:“下班了吗?”李艳茹说:“下班了,怎么你还没过来啊?”陈晓天说:“等会儿来,来了打电话给你啊。”

    挂了手机后,陈晓天看了文玉溪,见她也坐在床上看电影,看得津津有味,便问:“要去洗个澡吗?等会儿我们去茹姐那儿了。”

    文玉溪不耐烦地说:“看电影呢,别打岔。”过了会儿,又说:“这个谁呀,黄飞鸿?比穆桂英好看。”

    看了一会儿,陈晓天惦记着李艳茹还在等他们,便说:“好了,别看了,晚上回来再看,我们去茹姐那儿吧。”

    “不,”文玉溪眼睛紧着电影不放:“要去你去,我不去。”

    陈晓天不由皱起了眉头,盯着文玉溪问:“你不会一个人在这里吧?”文玉溪说:“是的,我想在这里看电影。”

    陈晓天还是不放心让文玉溪一个人在这儿,怕她乱跑,到时出去回不来,恐怕找她不好找,便说:“晚上回来再看,到时让你看一个晚上,看个饱,怎么样?况且,你还要吃饭呢。”

    文玉溪依然不退让:“不吃了,要不你晚上回来给我带一点吃的吧。”

    “我靠,电影那么好看么?”陈晓天伸手抓了抓头发说:“要不这样吧,待会儿去茹姐那儿了同,我带你去好地方玩。”

    文玉溪望过来问:“什么好地方?”陈晓天说:“游乐场,很好玩的,还有鬼屋。”

    “好啊,”一听到有好的玩文玉溪便来了兴趣,说:“那我们要早一点回来,我还要回来看电影的。”

    陈晓天连声说:“好好好,快去洗个澡吧。”说罢去把电影关了,把电脑也关了。文玉溪撇了撇嘴,极不情愿地从床上走了下来,

    一会儿,文玉溪水淋淋地走了出来,望着陈晓天问:“你不洗?”陈晓天说:“我昨晚洗了。”文玉溪说:“你昨晚还吃过饭呢,今天就不用了?”

    “你这丫头,”陈晓天这时早已穿好了衣,打死他他也不会脱衣去洗了,冲着文玉溪无奈地说道:“叫我洗理由倒是挺充足,叫你去,要不我催你好几次了,你会去洗?”文玉溪吐了吐舌头,穿好衣,梳了下头发,便说:“走吧。”

    看文玉溪将如瀑的秀发披在肩上,清纯美丽,倒真像一个刚出道的小明星啊,要这样一个小美人在身边跟着,精神也好多了,陈晓天心里美滋滋地。

    下得楼来,经过前台时,老板朝陈晓天与文玉溪看了看,朝陈晓天招了招手,嘿嘿笑着问:“兄弟,看了没?”陈晓天说:“没看。”老板色眯眯地说:“晚上看看,对你们——”老板再次看了看文玉溪说:“有帮助。”

    陈晓天笑了笑,点头道:“明白,明白。”老板伸手拍了拍陈晓天的肩,赞许道:“哥们,你妞不错,年轻又正点,好样的!”

    陈晓天心里非常受用,却也谦虚地回道:“还行,没给我丢脸。哈哈……”

    走出旅馆,文玉溪瞪着陈晓天叫道:“你说什么还行,什么没给你丢脸?我很丑吗?”陈晓天边推摩托车边说:“你不丑,你很美,你比刚才电影里的那个明星还美。”

    “这才差不多,”文玉溪哼了一声,跳上摩托,却听得陈晓天说:“我说的是开始在床上展开人肉大战的那个娘们……”

    “我靠!”文玉溪伸出粉拳狠狠打向陈晓天的脑袋,陈晓天恼怒地转过身来骂道:“干什么,打我脑袋?你不想活了?”文玉溪哼道:“谁叫你乱说。”陈晓天万分恼火地道:“那你也不要打我头,你不知道一个男人的尊言全在头上吗?你这样打我的头,我以后哪还有脸见人?”

    “你得了吧,”文玉溪一脸不屑,“你今天看了那种电影,你还有脸见人?是我的话我早挖个洞钻进去了。”

    “你没看吗?”陈晓天回敬道:“你还是个女人呢,你看了你怎么不挖个洞钻进去?”

    文玉溪怔了怔,一时无话可回,眼珠子一转,瞪着陈晓天叫道:“看什么看,怎么还不走?你要不要去了?不去我回去看电影了!”

    “走了!”陈晓天启动摩托车,飞一般朝李艳茹所在的地方驶去。

    陈晓天将车开到李艳茹租房的楼下,拨通了李艳茹的手机,一会儿,李艳茹下来了,她一看到文玉溪,喜道:“玉溪,你怎么也来了啊?”文玉溪极不自然地叫了声茹姐,李艳茹上前亲昵地摸了摸文玉溪的头,像一个大姐看着小妹一样看着她,说:“好久没看到你了,又漂亮了很多了。”文玉溪这才嘿嘿笑道:“都丑了好多了。”

    陈晓天说:“这丫头没别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

    “我靠,混蛋!”文玉溪伸出粉拳对着陈晓天的后背就是狠狠一拳,陈晓天大叫:“痛死我了!”李艳茹呵呵笑道:“你这两个吵事宝,到了一块儿,恐怕有得闹了。”

    上得楼后,文玉溪朝李艳茹的租房里看了看,只见沙发、洗衣机、冰箱、消毒柜、饮水机都有,不由睁大了眼睛惊道:“好壮观啊,茹姐,你变富婆了吗?”

    李艳茹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