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福》

全文免费阅读:230.第221章挺不起来的男人[2]

   走去,陈晓天将文秀放在床上,见文秀半眯着眼睛躺在床上,小鸟依人般非常可爱,想了想,将房门关了,脱掉衣服便朝文秀走去。

    文秀似乎真的睡着了,陈晓天慢慢走过去,扑在床上,脸贴着文秀的脸,感受着她喷出小嘴的灼烫气息,而他一只手,则慢慢地朝文秀双腿间摸去,文秀的皮带被陈晓天解了,陈晓天的双手邪恶地探进了文秀那片神秘的秘密森林,文秀似乎猛地被惊醒,一把抓住了陈晓天的手,但是,陈晓天的手已在那儿轻轻地抚摸,文秀情不自禁发出一声娇吟,那腿间因陈晓天这突如其来而又娴熟的抚弄而慢慢地出现暖潮。

    “晓天!你这个混蛋!”文秀骂了一声,用力去推陈晓天,陈晓天索性将文秀的上衣脱了,连同裤子也脱了下来。

    文秀终于感觉到了危机,正要爬起来,陈晓天却朝她压了上去,文秀还想说话,小嘴却被狠狠吻住。文秀还想挣扎,陈晓天那强壮的身子霸道地挤进了文秀的腿间,一只手抓住了文秀的双手,放在文秀头顶,牢牢地压住,另一只手握住文秀一只圆润美乳,五指轻轻地揉捏。

    文秀一时无法动弹,喘息不已,小脸红通通地,朝陈晓天骂道:“这大白天地你这样,万一陈大伯回来了,剥了你的皮!”

    陈晓天嘿嘿笑道:“师父一时不会回来的,你就从了我吧,别浪费时间了,等完了事我们还要吃饭哩。”

    文秀知道大势已去,衣服都被陈晓天剥光了,而按陈晓天这性格,非要了她不可,便索性松开手,眯着眼睛任陈晓天在她身上胡作非为。

    或许是喝了酒,精神好,陈晓天与文秀这一次做了很久,陈晓天才依依不舍地从文秀身上倒下来,而他突然酒醒了一般,立即穿好了衣服,将被他折磨得半死的文秀也提了起来,催促道:“快,穿衣服,师父要回来了。”

    文秀冷冷地说:“你不是说他一时半刻不会回来吗?”

    陈晓天说:“一时半刻是不会回来,可是我们这一做起码有一个小时,唉,快回来了,快!穿衣服!”

    文秀显然也急了,忙不迭穿好衣服,两人来到厨房,陈晓天打了一碗饭放在文秀面前,讨好地说:“请用饭,老婆。”文秀白了陈晓天一眼,骂道:“小样,一看到你我就讨厌!”

    陈晓天嘿嘿笑了两声,知道刚才自己做得过了火,也不多说,任文秀说他,文秀秀眉紧蹙地说:“万一我怀孕了,怎么办?”

    陈晓天怔了怔,说:“那……那就生下来呗。”

    “可我们还没结婚啊,”文秀毕竟是女孩子,对这个还是非常在乎的。陈晓天若有所思,抬头望着房顶,良久,像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坚定地道:“下一次,一定要记得戴套子!”

    文秀靠了一声,她以为陈晓天会说要跟她结婚,没想到会是这么一说,当下气得连饭都吃不下了。

    没多久,陈老头回来了,对陈晓天说:“刘爷爷的病很严重,需要送去城里,晓天,你马上用摩托车送他去。”

    陈晓天怔道:“摩托车不太好吧……”

    陈老头说:“目前没有比你这摩托车更好的工具了,总不会让我们几个人抬着他走吧。”

    陈晓天耸了耸肩,说:“那行吧,我现在就去!”说罢从屋里拿了点钱塞进口袋便出发了。文秀也跟了上去,陈晓天问:“你来干啥子?”文秀说:“我也去看看。”

    来到刘爷爷家,只见刘爷爷躺在床上,面容腊黄,微张着干瘪的嘴,明显出的气比进的气多了。刘奶奶与她爱媳妇一看到陈晓天,连声说:“来了来了,”陈晓天一看到刘爷爷那个样子,心也急了,而更是担忧不已,大家也再多说,七手八脚地将刘爷爷扶了起来,陈晓天见大家不好抬,便说:“我来背!”

    几人将刘爷爷放到陈晓天背上,正要冲出去,突然一个人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差一点与陈晓天撞个满怀,刘奶奶的媳妇一见那人,顿然骂道:“你瞎跑什么,差一点撞到了晓天哥。”

    陈晓天见是刘爷爷的孙女刘飞花,笑着说:“没事。”刘飞花睁大眼睛问:“你们去哪儿?”刘奶奶的媳妇说:“晓天哥送你爷爷去城里的医院。”

    “我也去!”刘飞花连声说道:“我明天就要去学校,不如今天去了罢,又有车坐。”刘奶奶的媳妇骂道:“你别去,在家好好呆着,明天再走路去学校,今个儿我要去城里照顾你爷爷。”“不,我要去!”刘飞花连声说:“要不我去照顾爷爷。”说罢紧跟着陈晓天而来。刘奶奶的媳妇生气地说:“听话,别胡闹,晓天哥的摩托坐不了那么多人,你明天再去。”

    “不,我就要今天去!”刘飞花非常固执。陈晓天无可奈何地说:“那就让飞花今天去吧。”刘奶奶的媳妇说:“你车哪能坐得了那么多人啊?我还要去照顾你刘爷爷……”陈晓天说:“我来照顾他吧。”刘花飞也赶紧说:“我也会照顾爷爷的。”刘奶奶一直犹豫不决。

    刘奶奶这时说:“只怕会累了晓天。”陈晓天说:“没事,我年轻,累不着。”

    没多久,几人到了马路上,陈晓天将刘爷爷轻轻放了下来,刘奶奶、刘奶奶媳妇及陈老头、文秀齐过来扶着刘爷爷,陈晓天推出摩托车,几人又能七手八脚地将刘爷爷扶上了摩托车,刘飞花趁大家忙碌早就跳上了摩托车后面不愿下来了。

    刘奶奶媳妇朝刘飞花骂道:“丫头,快下来!”刘飞花坐在那儿一动不动:“不,我不下来。”陈晓天说:“要的了,让飞花去吧,有我在,没事的。”刘奶奶媳妇无可奈何,只得瞪了刘飞花一眼,狠狠地道:“扶好爷爷,要是让爷爷摔着了,我打断你的腿!”

    刘飞花赶紧扶好了刘爷爷的肩。刘奶奶媳妇见刘爷爷一副似醒非醒摇摇欲坠的样子,说:“我还是不放心。还是我去。”刘飞花忙叫道:“不要你去,我去我去!”说罢紧紧地扶着刘爷爷,陈晓天说:“刘爷爷,你扶在我身上。”

    刘爷爷只是心里不舒服,耳朵还听得到,手脚也能动,当下便扶到了陈晓天的后背上。陈晓天说:“好了,我们出发了,待刘爷爷好些了,我会带他回来的,你们放心吧。”说罢启动了摩托。

    “你们小心点啊!”刘奶奶媳妇大声叫道。见陈晓天开着摩托走远了,依然不放心,突然想起了什么,忙朝陈晓天叫道:“晓天,等一下,我先把医药费给你。”陈晓天说:“不用了,我身上有,待我回来时再给吧。”

    因为有刘爷爷在后面坐着,陈晓开将摩托开得比较慢,大声问:“刘爷爷,是不是太快了,要不要再慢一点?”刘爷爷声音嘶哑地说:“要的,不快。”陈晓天便一直保持这个速度前进。

    经过络腮男人家门前时,只见那块绿色的牌子被人打扁了,上面的字也被人有意给涂黑了,陈晓天冷笑了一声,想必这是络腮男人所为,幸好没看见络腮男人,不然让他阻住路口,那可就麻烦了。

    陈晓天一直将车开进城里一家医院,还好这家医院不用挂号,而他们运气好,一进医院便有医生闲得很,便直接给刘爷爷检查了一下,说:“住院观察一两天吧。”便将刘爷爷安排了一个床位,并给刘爷爷吊了几瓶葡萄糖,陈晓天问:“晚上有护士看管的吗?”医生说:“有是有,不过要额外加费用,一个晚上五十块。”陈晓天想,有护士看着总比我和飞花看着好,毕竟人家也是医生,万一有什么状况也晓得怎么处理,便说:“五十就五十,请给我安排一位比较贴心的护士,毕竟我爷爷年纪有这么大了。”

    医生安排了一位三十来岁的护士,一切安排就绪后,陈晓天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快五点了,便对飞花说:“你在这儿看着你爷爷,我去打饭来吃。”刘飞花忙说:“我也去。”

    陈晓天知道飞花这丫头很固执,想干什么就要干什么,便说:“行,那你等等。”便过去跟那位护士说:“阿姨,我去给我爷爷打饭来吃,麻烦你帮我照顾爷爷。”护士说:“好的,你去吧。”

    陈晓天便带着刘飞花来到离医院不远处一家餐馆,打了三个快餐,陈晓天见刘飞花坐在凳子上一副漫不经心地样子,便说:“飞花,读几年级了?”刘飞花说:“高一。”陈晓天说:“那不是跟二妹一个班?”刘飞花说:“她比我要高一年级呢。”陈晓天哦了一声,问:“今天你不要去学校吗?”刘飞花说:“不要,明天晚上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