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福》

全文免费阅读:230.第221章挺不起来的男人

  

[第1章正文]

    第230节第221章挺不起来的男人

    来到陈晓天的家,只见文秀早来了,正在跟陈老头整草药,陈晓天老远叫道:“老头,我回来啦!”陈老头白了陈晓天一眼,质问道:“你又在外面闯祸了?”陈晓天怔了怔,看向文秀,只见文秀正在幸灾乐祸地窃笑,陈晓天顿然明白了,一定是她将今天陈晓天跟络腮男人打架的事跟陈老头说了,当然瞪了文秀一眼,朝陈老头嘿嘿笑道:“没有没有,我怎么会闯祸呢?你看你徒弟我一身正义,又热血古肠,哪会有闲功夫去闯祸啊,对了,师父来来来,给长远哥看看。”

    陈老头看了看周长远,问:“怎么啦?”

    周长远见文秀在一旁,这事儿跟能让女孩子听到?显得极难为情,支支吾吾地说:“没……没什么。”

    陈晓天笑道:“你就别害羞了,文秀也不小了,好歹也是个大学生,你说什么她都会明白,也不会笑你的。”

    文秀好奇地问:“是什么事啊?”陈晓天说:“男女之间的事,想不想听?”文秀撇了撇嘴,顿然明白了,没好气地说:“那有什么好听的?”陈晓天说:“你不想听就别听,好好整你的草药去。”

    陈老头也明白了八九分,对周长远说:“你这问题得先找到根本,你说说你这是一生下来就是这样,还是你后来受到什么刺激是这样的?”

    “这个……”周长远看了眼文秀,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这……”

    陈晓天极不耐烦地说:“这个你就直说吧,你要是不说也实情,恐怕这个病很难治得好,为了能在小妹面前抬起头来,堂堂正正做一个正常的男人,你必须要坦然面对你心中的恐惧与羞涩,把实情说出来!”

    周长远的脸顿然红了,抓了抓头,说:“这……这哪好意思说啊,这文秀在这儿,这不好说……不好说……”

    陈晓天嘿嘿笑了一声,对文秀说:“文秀姑娘,现在我们长远可打算讲一段绘声绘色的黄段子,你想不想听?文秀没好气地道:“我才不想听。”说罢极识趣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好了,我回去。”

    陈晓天忙说:“你回去干吗?其实你可以去煮饭的啊。”

    “是啊,文秀,你去煮饭吧。”陈老头也说:“你在这儿,长远好像不好意思说出来。”

    文秀见陈老头都这么说了,便说:“那好吧,我煮饭去了,你们三个大男人在这里说悄悄话吧,”说罢径直朝厨房里走去。

    陈晓天说:“好了,现在女人走了,你可以说了。”

    周长远伸了舌头舔了舔嘴唇,伸手抓了抓头,皱着眉头,似乎十分难以说出口,陈晓天鼓励他说:“你说吧,现在我们都是男人,你怕什么丑啊?”

    周长远受到了莫大的鼓励,便说:“其实我以前,是很正常的,那个东西也硬得起来,看到女人光着身子也有反应,而且还想上前去摸一把,搞一下,有一天,我放牛回家,经过……经过一个人的家门前,看到……看到一个女人在屋里洗澡,她那光溜溜的身子又大又圆的奶子,还有她下面的那一个小黑点,让我身上的血都滚了起来,我失去了理智,冲进去关紧了门就要搞她,她吃了一惊,被我扑倒在地,我脱了裤子正要搞她时,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我一听,顿时吓得全身都软了,结果从那以后,我这东西再也硬不起来了……”

    陈晓天与陈老头面面相觑,陈晓天说:“你这是做错了事,活该啊!”

    周长远听了,极沮丧地垂下了头去。

    陈老头说:“你这是被吓的,完全可以恢复。”

    陈晓天与周长远异口同声地问:“怎么恢复?”

    陈老头说:“这就要看你的意志了,或许不知不觉中你的那个能力就恢复了,你需要自信。来,我先给你开点药,你拿回去服用后试一试。”

    周长远连声感谢。陈晓天想了想,记得他在宾馆里看毛片时,看着看着他下面的那家伙就有了反应,便问:“老头,如果让长远哥去看一些激情电影,比如男女做爱的那种镜头,会不会对他有用?”

    陈老头白了陈晓天一眼,没好气地说:“你小子心里就是不健康!”

    陈晓天嘿嘿笑了一声,对周长远说:“长远哥,我建议你回去多看看你老婆洗澡,或许看着看着你的那个东西就会有反应了。”

    文秀听了,没好气地低声骂道:“晓天这家伙,整天想的是什么呢?”

    而周长远却说:“没用,她每晚都光着身子躺在我下面,我一点感觉都没有。”陈晓天不由咽了咽口水,周长妹那么好的身材,身子光溜溜地,奶子白花花地,屁股也圆滚滚地,你竟然没有反应,真是暴殄天物啊!要是让我上一下……陈晓天突然想到,我不是上了她好几次了吗?唉呀,罪过罪过……

    这时陈老头给周长远开了几副药,全是他从山上采回来的草药,用纸包好,对周长远说:“这些药你做五次熬水喝,一天一次,五天后看看效果。”

    周长远小心翼翼地接过草药,像是捧着命根子,对陈老头连声感谢,并问:“多少钱啊?”陈老头说:“这一点药,是我自己上山采的,不用钱。”周长远说:“这怎么行呢,多少要给一点才好。”说罢从身上搜出二十块钱来递给陈老头,陈老头推了回去,说:“不用,其实你这个病,关键还是要靠你自己,而最主要的是要先培养好你和小妹之间的感情,只要你们有了感情,你的生命力才会暴发出来。”

    周长远忙不迭点头。

    在送周长远回家时,陈晓天将手傍在周长远的肩上,轻声说:“长远哥,我教你一招,或许可以让你雄起。”

    周长远好奇地问:“什么招,说不听听。”

    陈晓天说:“你呢,有机会再去别人家里偷看人家女人洗澡,或者去偷看人家两夫妻做那个,说不定你一受到刺激,你的那个一下就挺起来了呢。”

    周长远怔道:“这怎么行,这要是被发现,那……那多不好。”

    陈晓天拍了拍周长远的肩,说:“反正办法我是跟你说了,点到为止,具体怎么做,你自个儿看看。”

    周长远忙不迭点头,“晓得,晓得。”

    陈晓天又说:“有机会,我带你去城里玩玩,你对长妹嫂没兴趣,或许一看到别的女人脱光了衣服你就有兴趣了呢。”

    周长远顿时停下脚步,低声对陈晓天说:“这个——我发现一个秘密,我们下院吴有兴的老婆经常在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在房间里脱光了衣服跳来跳去,不晓得她在搞什么名堂。”

    “啊?”陈晓天怔道:“吴有兴不是在外面打工吗?他老婆现在好像是一个人在屋里,她脱光衣服,不会是偷汉子吗?”

    “不晓得,”周长远说:“我也是偶尔发现的,但因为硬不起来,我也很少去偷看,今晚我去看看,看能不能硬得起来。”说罢兴致勃勃地走了。

    陈晓天暗想,吴有兴的老婆叫银花,今天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嫁给吴有兴有好几年了吧,听说生了个儿子,后来不知怎么死了,而她跟吴有兴感觉不怎么好,吴有兴这才进城打工的,而银花一个女人在家里守着几分田过日子,陈晓天觉得她挺可怜的。

    有时间去看看她,陈晓天暗想,叫她帮上山采药也好啊。

    文秀这时走了出来,对陈晓天说:“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陈晓天回敬道:“你们女人就是好东西了,开始是说不要不要,完事后还紧抱着男人说还要嘛还要嘛……”

    文秀顿时面红耳赤,捡起一把草药便朝陈晓天丢来,陈晓天忙跳开了。

    正在这时,只见一个老太婆慌慌张张跑了过来,她老远便喊道:“陈师傅,你快去看看我家老头子,好像不行了!”

    陈晓天与文秀一听,顿时吃了一惊,那老太婆是刘奶奶,刘爷爷今年七十来多岁了,身体一直不怎么好,看来他这次又病倒了。陈老头立即站了起来,从屋里拿出一个破旧的药箱,二话不说便跟着刘奶奶走了,边走边说:“晓天你和文秀先吃饭,不要管我。”

    陈晓天与文秀相互看了一眼,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暗暗祈祷刘爷爷不要出事。

    陈晓天来到厨房,问文秀:“炒菜没?”文秀说:“没有,不知道炒什么呢。”陈晓天哦了一声,说:“我来炒吧,今天让你看看你老公我的手艺。”

    文秀切了一声,露出极为不屑的表情。陈晓天哼道:“你不要少看我,我厨艺可是很厉害的!”说罢像模像样地挽起了衣袖,拿出一块干腊肉。洗了,切了,然后切了几个辣椒,架上锅开始吵,没多久,一份香气扑鼻的腊肉炒辣椒出锅了。

    陈晓天得意地端着腊肉放到文秀鼻前,笑呵呵地道:“怎么样,闻闻香不香?”文秀闻了一下,赞道:“香!”说罢拿出筷子迫不及待地挟了一块腊肉尝了,顿时赞不绝口:“好吃好吃!”

    陈晓天挨着文秀,伸手放在文秀的腰上,轻轻地说:“这么好吃,要不要奖赏我一个吻?”

    文秀白了陈晓天一眼,没好气地说:“你不会又想发骚了吧?”陈晓天正色道:“是啊,来,咱们亲一个。”说罢捧起文秀的头在她嘴上亲了一口,文秀忙将陈晓天推开了,朝门外望了望,骂道:“你这个家伙,万一陈大伯回来了怎么办?”

    陈晓天说:“他这一下不会回来,我保证回来的时候至少到晚上了。”

    原来陈晓天已经总结出了经验,每次陈老头去给刘爷爷看病,至少得看三四个小时,而这个时候去,刘爷爷那个孝顺的媳妇恐怕早已留着陈老头在她家吃饭了,顺便还会要他喝两杯……

    陈晓天拿出两个杯子放在桌上,倒满了酒,对文秀说:“来,今天有酒有菜,咱们夫妻俩喝两杯。”

    文秀朝陈晓天翻着白眼,没好气地道:“鬼才跟你是夫妻呢。”但她还是好奇端着一杯酒喝了下去。

    因为这菜味道实在太美,陈晓天与文秀不知不觉都喝了好几杯酒,喝着喝着,两人就凑到一块儿去了,陈晓天伸手搂着文秀的腰说:“文秀,我头有点晕了。”文秀说:“我也是。”陈晓天说:“要不我们到床上休息一下吧。”

    §§§第231章固执的小姑娘

    文秀晃着头问:“你又想玩什么花样?”陈晓天说:“没干什么,就是想去躺一下。”说罢用力扶起了文秀,因为陈晓天与文秀刚才喝的酒是用米酒加药材所泡制,放了冰糖,开始喝时觉得没什么,喝着喝着,后劲力上来了,文秀这时喝得醉醺醺地,凭陈晓天抱着朝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