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福》

全文免费阅读:209.第208章

  

[第1章正文]

    第209节第208章

    文秀听了陈晓天的话,浑身的气不打一处来,正要冲陈晓天破口大骂,突然听到一人叫道:“晓天!”

    陈晓天与文秀双双闻声望去,只见艳玲与李冬梅从路上面跑了下来。陈晓天朝文秀挑眉道:“怎么样?现在不是我泡妞,是妞来泡我了。”文秀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艳玲来到陈晓天面前,气喘吁吁地叫道:“晓天,有空吗?”陈晓天抬头看了看天,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慢悠悠地说:“空是有一点……”艳玲赶紧说:“那你送我回家吧。”

    文秀一听艳玲叫陈晓天送她回家,不由回头朝这方看了一眼,而陈晓天也确实有点为难,支支吾吾地说:“这个……嗯,今天没空啊。”

    “晓天哥!”李冬梅说道:“你就抽点空出来吧,艳玲姐也是为了你的事才要回去的啊。”

    文秀听得李冬梅这么说,更是兴趣盎然,便转身走了过来,陈晓天看了看文秀,问:“你来干什么?你去忙你的啊。”文秀白了他一眼,说:“我来这儿关你屁事?”陈晓天说:“你别打扰我泡妞。”文秀没气地说:“你要泡妞——你泡你的,我来又不影响你。”

    陈晓天毫不客气地说:“怎么不影响了?你这可是一千二百瓦的灯泡啊!”

    文秀顿然怒不可遏地叫道:“陈晓天,你这话什么意思?”

    李冬梅与艳玲见文秀与陈晓天要吵起来了,不由地都急了,李冬梅忙朝文秀劝道:“好啦文秀姐,你也知道晓天哥是在开玩笑的,别当真。”

    “我就当真了,”文秀一字一句地道:“我今天就想知道,我在你陈晓天眼里是不是一只灯泡!”说罢恨恨地瞪着陈晓天。陈晓天不由毛骨悚然,支支吾吾地说:“好了,你不是灯泡,你……你是月亮,你光芒万丈,灯泡哪有你那么亮?”

    文秀又怒又气,艳玲也朝文秀劝道:“文秀,晓天就是这样,爱开玩笑,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文秀哼了一声,极为不悦地偏过脸去。

    陈晓天懒洋洋地说:“好了,不跟你吵了,我做事去了。”艳玲忙问:“你去干什么?”陈晓天边走边说:“去找一个人。”艳玲说:“找谁啊?你先送我回去呀。”陈晓天闻声转过身来,站在那儿望着艳玲问:“你在这儿玩得好好地,回去干啥呢?”艳玲说:“不是说了嘛,去跟我叔叔说说,叫他不要为难你。”

    陈晓天心中的傲气顿然被提了起来,大声说:“这事不要你去做,这是我和你叔叔的私事,你不要插手!”艳玲急道:“那我想回去看我爸妈,总可以了吧,难道你不愿意送我回去?”

    见艳玲都这样说了,陈晓天只得说:“好吧,如果我不送你回去,你反而怪我不近人情。走吧。”说罢有气无力地朝马路下面走去,艳玲喜不自禁,忙朝陈晓天跑去,跑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对李冬梅说:“冬梅,我回去了。”

    李冬梅嗯了一声,说:“有时间了再来耍。”艳玲嗯了一声,追上陈晓天,上前欲去拉陈晓天的胳膊,陈晓天担心被文秀看到,只怕文秀又会发飙,忙朝前跑了起来,边跑边叫道:“快点,我回来还有事的!”

    直到快到马路上时,陈晓天这才停了下来,回头朝后望去,只见李冬梅在后面慢慢跑着,气喘吁吁,边跑边气急败坏地叫道:“死晓天,你跑那么快干什么?去投胎吗?”

    陈晓天嘿嘿笑道:“不是送你回去吗?快点,等会儿太阳出来了会很晒的。”艳玲说:“我不怕晒。”陈晓天说:“只怕会把你的皮肤晒黑,那你就不好看了。”艳玲问:“我要是变黑了不好看了,你还会喜欢我吗?”陈晓天毫不犹豫地说:“肯定不喜欢啦?只要是男人都是喜欢那种又白又漂亮的女孩子,你说是不是?”艳玲哦了一声,极为不满地说:“你们男人,都是……有色眼睛!”

    来到马路上,陈晓天推出摩托车,与艳玲双双跳上摩托,飞一般朝艳玲家的方向开去。艳玲在后面紧紧抱住陈晓天,胸前的那两团大玉峰紧贴着陈晓天的后背,似乎有意要将陈晓天心底的欲望弄醒,陈晓天似乎无动于衷,眼睛紧盯着前方,表情严肃一丝不苟的样子。

    艳玲觉得太沉闷,便说:“开慢点。”陈晓天说:“抓紧时间,太慢了就是太浪费生命。”艳玲哼了一声,抬头朝前方望了望,突然叫道:“停停!”陈晓天怔道:“怎么了?”艳玲大声叫道:“我叫你停啊。”陈晓天只得将车停了下来,问:“你不会说你要去解手吧?”艳玲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笑呵呵地说:“不是,我是想——上次我们不是去了那块草地吗?我还想去。”

    陈晓天看着艳玲,只见艳玲面带桃花,一副极羞涩的样子,便说:“那里不好玩,别去了,不如我带你去溪里捉鱼。”艳玲说:“不,我就要去草地。”陈晓天叹了一口气,说:“好吧,你想去就让你去。”便将摩托车停在路边,朝山上望了望,说:“没想到你还记得在这上面,你记性挺好的啊。”艳玲嘿嘿笑了两声,上前抓住陈晓天的胳膊,一副极亲密的样子。

    来到那片草地上,艳玲甩脱鞋子便朝草地上跳了上去,跳了一阵又跑回来拉住陈晓天的手又蹦又跳,只见她像个小孩一样,欢快地忘乎所以,而胸前的那一对大玉峰随着她这一蹦一跳也一颤一颤地,令陈晓天浮想翩翩。

    艳玲见陈晓天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便问:“你怎么不跳啊?快跳!”说罢伸手去抱陈晓天,刚抱到陈晓天,不料陈晓天反客为主先抱住了她,而嘴唇飞快地已朝她吻了上来。

    而艳玲亦立即伸出舌头来迎接陈晓天,陈晓天啄吻着艳玲玫瑰般的柔润唇瓣,艳玲的积极与主动,令陈晓天很是欣喜,也很满意,他非常喜欢能诚实面对自己欲望的女人。

    艳玲微笑如,一只小手缓慢地抚摸着陈晓天健硕的胸肌,慢慢地又顺着肌肉的弧线慢慢地滑上又滑下,轻轻地抚摸,一次次地挑逗着陈晓天。

    陈晓天毫不示弱,紧紧地攫住艳玲柔软的红唇,像是响应艳玲的挑逗,并撬开艳玲的牙关让自己热切的舌长驱直入艳玲充满甜蜜津液的口中,来回地翻搅肆虐着。

    艳玲伸出双臂紧揽住陈晓天的身躯,她很喜欢这种亲密的相贴感觉,紧张又兴奋地期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啊……”热切的摩擦逼得艳玲发出既痛苦又欢愉的吟叫声,艳玲伸出手紧紧抱住了陈晓天。

    身体完全承接陈晓天的那一刻,艳玲定定地望住陈晓天,感觉灵魂就像身体一样,被陈晓天给侵入了。

    缓缓地喘息着,陈晓天抬起上半身,望着身下美丽又令人渴望的女人。陈晓天忍不住奋力地往前顶入,冲破了艳玲体内清纯的象征,两人紧贴在一起,控制不住地强烈喘息着。

    第一百九十五章

    陈晓天与艳玲在草地上缠绵了一番,双双下得山来,跳上摩托朝艳玲家开去,途中遇到一辆大货车,尖叫着一摇一晃朝这方驶来。因为这段路比较狭窄,又弯曲,陈晓天便将摩托停了下来让对方先过,将近时,见开车的是一个大胖子,而车里面坐着的,是那两个姓徐的老板。待车过去后,陈晓天朝他们吐了一口口水,开动摩托车进前飞飙而去。

    艳玲好奇地问:“他们谁啊?你好像很讨厌他们的样子。”陈晓天说:“买树的。”艳玲哦了一声。陈晓天又说:“我现在看见买树的人就烦,买我们的树,把山上砍光,导致水土流失……”

    当到了艳玲家后面时,陈晓天将车停了下来,艳玲跳下车,望着陈晓天说:“去我家坐坐呗。”陈晓天说:“不了,我还得赶回去的,近来事多。”艳玲说:“进去喝杯水也行啊。”陈晓天笑道:“不喝了,我这回去一路上山水大把,又清又甜,渴不到我的。”

    见陈晓天执意不去她家,艳玲也没办法,便垂头丧气地说:“好吧,那——下次你出来时,记得先到我家来叫一声我,不要跟我叔叔斗起来了,他这人发起怒来可是很凶的,远近闻名,当官的都怕他。”陈晓天极为不屑地冷笑了一声,也不想跟艳玲罗嗦,便说:“行,我回去了。”说罢将摩托车转了一个头,飞快地朝前驶去。

    艳玲见陈晓天走得远了,看不见了,这才转身朝家里走去。

    待到了家里马路的尽头处时,只见那辆大卡车停在那儿,有几个人正在往卡车上搬树,那两个姓徐的站在一旁指挥着。待近时,陈晓天发现唐狗巴也在,便将摩托车在那儿,唐狗巴正在跟那两个徐姓的说着什么,听见陈晓天摩托车的声音便望了过来,当看到是陈晓天时,跟两个徐老板说了几句便朝陈晓天走来。

    待到了陈晓天面前时,唐狗巴给陈晓天递过了一根烟,陈晓天伸手接过,唐狗巴给陈晓天的烟点燃了,边点边问:“去哪儿了?”陈晓天说:“送艳玲回去。”唐狗巴哦了一声,朝身后搬树的那些人望了望,一副极疲倦的样子。

    陈晓天单刀直入地问:“你跟那两个姓徐的是一伙的?”唐狗巴怔了怔,忙说:“我……我来看看,我哪里跟他们是一伙了。”陈晓天见唐狗巴装聋作哑,十分不悦地说:“你不要说你们是仇人。”唐狗巴正色道:“对,是仇人。”陈晓天冷冷地说:“表面是仇人,实际是朋友吧。”唐狗巴强笑道:“你说的什么话呢!”

    陈晓天朝那两个姓徐的老板看了看,见他们正望向这边,便说:“狗巴,我知道你们是一伙的,沆瀣一气来欺瞒村民,故意将树的价钱压得极低……”唐狗巴大吃一惊,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问:“你……你可别乱说。”陈晓天说:“我什么时候乱说过?你说你承不承认?”唐狗巴垂头丧气地说:“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瞄你,我跟他们确实是合作的,但是,我这样也是为了让村长痛快地将树卖给我们,到时还会有很多人来我们村里买树的,与其卖给他们,不如卖给我,你说是吧?”

    “可你们太吭了!”陈晓天大声说道:“你觉得你这样做得起乡亲们吗?”

    唐狗巴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极无奈地说:“晓天,你是做药村生意的,其实你我都一样,是商人,商人的原则就是尽量多赚钱。我就不信你一块钱收的草药你也是一块钱卖出去的。”

    “可我不会像你吃得那么咸!”陈晓天说:“你一棵二十五买进来,卖出去至少不低于一百吧。你看看你从中赚了多少!”

    “赚不了多少,”唐狗巴说:“你想想,就算一棵树卖一百吧,我还要请人砍,要不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