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福》

全文免费阅读:168.第167章[2]

   文秀说:“你先上车吧,我跟这黄黄老板好好谈谈。”

    文秀知道陈晓天的用意,便坐到了摩托车上,陈晓天对黄斌和那小子说:“我觉得价钱还是高了点,要不我们去那边好好谈一谈。”黄斌与那小子相视一笑,正中下怀,便与陈晓天来到一棵大树下,两人一前一后围住陈晓天,黄斌说:“哥们,看在文玉溪的面子上,我并不想为难你,可你做的真的过份了,大家都是男人,你何必阻止我去追求玉溪那丫头呢?还将我撞伤了,我这伤,没有三四百是治不好的……”

    陈晓天猛然一拳打在黄斌脸上,顿时将黄斌一拳打倒在地,接而反起一脚踢在另一小子的胸前,将那小子也踢飞了出去,陈晓天狠狠一脚踩在黄斌头上,恶狠狠地说:“你小子敢敲诈我,也不先看看我是谁,真是吃了豹子胆了!”黄斌小子挣扎着要跳起来,却被陈晓天一脚踩了下去。

    突然,听得文秀叫道:“晓天哥小心!”只见另一小子从后面猛然朝陈晓天扑了上来,陈晓天背后像是长了一双眼睛,身子一偏,那小子便扑了个空,陈晓天趁机将那小子的胳膊抓住了,猛地挥了出去,那小子顿然被摔倒在地。

    见黄斌与那小子被收拾得差不多了,而路人纷纷围了过来,陈晓天这才走回摩托车旁,跳上车,开着车飞一般朝前驶去。

    没多久,陈晓天便来到了春霞的爷爷那儿,春霞的爷爷对陈晓天这一次送来的药非常满意,赞不绝口,文秀趁机向春霞的爷爷询问了草药方面的许多知识,春霞的爷爷这次请来了一个小伙子帮忙,那小伙子则跟陈晓天称草药的重量齐算价格,一阵忙碌后,不知不觉便到了下午,陈晓天看了看时间,说:“今天很晚了,我们去城里看看。”

    两人先去开了一间房,然手手牵手去逛了一条街,最后一超市逛了两圈,双双买了一些东西,在柜前结帐时,陈晓天站在那儿紧看着柜台上的保险套,文秀见陈晓天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好奇地问:“你在看什么?”陈晓天说:“那个。”文秀皱着眉头说:“哪个?”陈晓天说:“不就是那个呗。”文秀顺着陈晓天的目光终于看懂了那个,顿时面红耳赤,哼地一声走开了。陈晓天问:“你说我们今晚要不要戴上那个试试?”

    在一旁买单的人顾客闻声纷纷朝陈晓天与文秀望来,文秀羞涩不已,气呼呼地赶紧走了出去。

    陈晓天脸皮厚得很,顺手拿起了一盒丢进购物篮里。

    回到旅店,进了房间后,文秀在检查所买的东西时,看到了那一盒套子,撇了撇嘴,自言自语:“怎么真的买了这个?”陈蓝天在后头笑呵呵地说:“为了保险啊。”文秀哼了一声,顺手将那盒套子丢进了购物袋里。

    陈晓天已经迫不及待了,迅速地脱光了衣服,穿着裤衩说:“文秀,我们去洗澡吧。”文秀懒洋洋地说:“你先去吧。”陈晓天说:“一块儿去啊。”文秀说:“我才不。”陈晓天站在文秀身后,只见文秀穿着一件宽衣t恤,她这一蹲下又弯下了腰去,她身子上几处饱满的地方一览无遗地透露出来,那白白的肌肤,酥鼓鼓的大胸部,看在眼里就想要抚摸一把。陈晓天心内火起,立即凑上前去捉住那鼓鼓的胸,使劲的揉捏着,文秀一把推开陈晓天,气呼呼地骂道:“你干什么?”陈晓天说:“你今天这么性感,我好想抱抱你啊。”陈晓天嘻嘻一笑,把文秀扑倒在地上,方秀说:“你身上臭死了,还不去洗澡?”陈晓天答应着,和文秀一番热吻之后,这才依依不舍的起身进了卫生间,调试了水温,放出热水畅快淋漓地洗涮着身体。

    十多分钟后,陈晓天拿着浴巾走了出来,文秀此时已端坐在床上,她一看到陈晓天出来了,脸上升起一抹娇羞的红色,红艳欲滴一直到了小耳朵边,那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陈晓天粗壮的半裸身体,她的神色间充满了期待,那是一种对强壮身躯和猛力冲刺的期待。

    旅店的这间房里流荡着一种特别的氛围,两人对视了一眼,陈晓天迫不及待地脱了文秀的裤子,顿时,一条修长白嫩的大腿就展现在陈晓天的眼前。视线透过小内内,依稀可见内里的美妙春光,而那圆圆的臀部,性感美丽,充分的刺激着陈晓天的火花。

    陈晓天低头弯腰压在文秀的身上,两人刚一接触,彼此就张开了嘴,开始了疯狂的热吻。

    陈晓天因为很长时间没有跟文秀嘿咻了,他的动作有些疯狂,不大会便将她盘起来的头发弄散,乌黑亮泽的长发四下飘落,带起了一圈涟漪。

    两人紧紧贴在一起,陈晓天双手微微用力,便把文秀的身体抱到了自己的身上,文秀脸红如火烧,细腻的小手很轻巧的就把握到了陈晓天的怒起,隔着一层浴巾,在轻柔的抚弄……

    陈晓天嘴上不停,大手也伸进她的t恤里面,很轻巧的褪下她的内裤,而文秀也很配合的抬动屁股,让陈晓天顺利的接触到美妙的桃源圣地…

    这些天的吃醋与生气,对陈晓天又爱又恨,如今,让她一旦打开彼此之间的那层隔膜,之后便会全副身心的投入,会让她不顾一切的主动,那平日里端庄娴静的状态完全消失,动情起来比艳玲还要炽热。

    文秀不愧为天生尤物,香臀丰满而又厚实,如同散发浓郁香味的鲍鱼,香嫩而又多汁,陈晓天忽的停了动作,顿时在快感浪潮里沉浮的她便感觉不对劲了,于是连忙哀求道:“晓天哥,动啊…快!”

    她的手紧紧抓在陈晓天的肩膀于上,因为太过用力,将那里的肌肤抓出刀刀红痕,那是爱的痕迹,也是动情的表现,更能体现疯狂的韵味。

    此时她半仰半斜躺着在床上,双眼春情脉脉,脸上因为兴奋升起片片红霞,配合着那娇嫩的白皙肌肤,更增诱人之色。陈晓天长吸了一口气,调匀呼吸之后,将她的双腿慢慢打开来,仔细的盯着两人交合的地方,足足看了好几秒钟,在她的娇羞的眼神中,把那双腿扛在了肩膀上……

    这一晚,两人做做停停,陈晓天将那一包保险套早已抛至九宵云外。及至第二天早上一起来,不经意看了眼地上的购物袋,陈晓天才想起他特意为文秀而买的保险套,情不自禁地叹道:“靠,实用的东西没用上,可惜!”文秀从后面抱住了陈晓天,一对坚实丰满的玉峰贴在陈晓天的背上娇嘀嘀地问:“你说什么呢?”陈晓天指着购物袋说:“昨晚买的好东西没用上,唉,要不我们现在用用,看是什么感觉吧。”说罢跳下床拿出那一盒保险套,正要去撕包面的包装纸,文秀却一把拉住了陈晓天的手,气呼呼地说:“昨晚来了八次,你还要来?”陈晓天怔了怔,睁大眼睛说:“来了这么多次?我怎么感觉我的精神还这么好啊?趁年轻,有活力,多多享受吧!”说罢再次将文秀扑倒在床上,撕开包装盒拿出一只套子来迫不及待地要戴上,突然,手机响了,陈晓天怔了怔,手停在那儿,文秀趁机说:“来电话了,快去看看。”陈晓天骂了一声,极不情愿地去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李艳茹的手机号码,惊讶不已,忙接了。

    “喂,是晓天吗?”正是李艳茹的声音。

    陈晓天说:“是我,茹姐,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啊?”茹姐笑呵呵地说:“想你了呗,对了晓天,怎么今天你手机打通了啊,前些天一直打不通。”陈晓天说:“因为我今天来城里了啊。”李艳茹哦了一声,说:“难怪呢,对了,你有没有时间,来我这儿玩。”陈晓天说:“我今天可能要回去呢。”李艳茹说:“既然来城里,就来茹姐这儿玩玩呗,今天茹姐我生日呢,你来了顺便来看看我的男朋友怎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