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福》

全文免费阅读:乡村大凶器,洗完澡了

   陈晓天顿然非常失望,皱着眉头说:“嫂子,你怎么咒长远哥死啊?他若死了,你不就要守活寡了吗?”张小妹极恼怒地说:“我就是不想跟这人过了!”陈晓天哦了一声,伸手抓了抓头发,看来周长远与张小妹两口子真的是感情破裂了,这样家不像家,在一起过也没啥意思。张小妹这时在衣柜里找衣服,将衣服翻得唰唰响,陈晓天觉得在这儿没什么意思,便说:“那嫂子,我回去了。”张小妹忙转过身来说:“等一下,嫂子有点事要跟你说。”陈晓天好奇地问:“什么事呀?”张小妹找出了一件满意的衣服,朝陈晓天抛了一个媚眼说:“你猜。”陈晓天一怔,没想到张小妹跟他学了这一招,也来故作玄虚了,便伸手抓了抓头发,皱着眉头说:“这我哪知道啊。”张小妹说:“你先猜猜嘛,好了,我先去洗个澡,等我洗完了看你能不能猜得到。”洗澡——陈晓天不由想起了银花,那天她也洗澡,还硬逼自己一块洗了,这张小妹也洗澡,不会也要我跟她一起洗吧,今天上午跟心兰姐洗了,不能再洗了——“晓天,你要洗洗吗?”张小妹问。陈晓天吃了一惊,这女人们怎么这么喜欢跟男人一块儿洗澡啊,忙说:“不洗不洗,你先洗吧,我要回去了。”说着提步就朝外面走去,张小妹忙叫道:“等下。”陈晓天停下来问:“还有什么事呀?”张小妹衣脱了外套,里面什么也没穿,见陈晓天要走,忙跑了出来,将外套挡在胸前,真是犹半琵琶半遮面,说不尽的风情万种,陈晓天倒是看得心中蠢蠢欲动,而张小妹叫道:“你就等一下嘛,等我洗完澡了就跟你说。你先到堂屋帮我看一下哪些草药可以卖了。”陈晓天哦了一声,或许是被张小妹那半遮半掩的身子给迷住了,便情不自禁地朝堂屋走去,来到堂屋,果然看见架子上摆着一些草药,陈晓天上前摸了摸,一般的还是比较干燥,但因今天下雨,空气潮湿,摸起来感觉没有晴天的好。听得张小妹在隔壁倒水,接着用水擦洗身子的声音,弄得水哗哗地响,像是有意在引起陈晓天的注意,而陈晓天这时的心也在哗哗地淋水,他的心像是在飘荡在雨水里,荡来荡去,真恨不得冲过去对张小妹说:“嫂子,咱们一起洗吧。”可是,转念一想,周长远是他的好兄弟,朋友妻不可欺,况且还是兄弟的妻子,若连兄弟的妻子也上,那就跟畜生西门庆一样了。没多久,张小妹洗完澡了,打开门,来到陈晓天身边,顿时一股茉莉花的清香扑鼻而来,陈晓天赞道:“好香啊。”张小妹咯咯笑道:“现在知道香了?刚才是不是觉得我身上好臭。”陈晓天忙说:“没有啊。”张小妹朝陈晓天慢慢靠了过来,有意无意碰撞着陈晓天的身子,娇嘀嘀地问:“我这些草药可以卖了吗?”陈晓天说:“有些可以,有些还不行。”张小妹说:“你帮我把可以的选出来呀,我不知道哪些可以哪些不可以。”陈晓天哦了一声,便将干燥的药材选了出来,张小妹饶有兴趣地看着陈晓天了一阵,十分满意地说:“晓天,晚上在我这儿吃饭吧,我炒两个好菜,咱们喝点酒,好不好?”陈晓天暗想,这张小妹有意留我下来,不会是想跟我那那个——借种吧?可是这样总感觉对不起长远哥,便说:“不了不了,我还要回去的,我师父见我晚了回去会骂我的。”“你都这么大人了,”张小妹将手放在陈晓天的肩上,在陈晓天的肩上轻轻地拍了拍,轻轻地说:“你都是成年人了,做事有自己的主见了,陈大伯怎么还管你管得这么严啊?”陈晓天说:“谁叫我还没结婚呢。”他掉头朝门外望了一眼,见天色越来越暗了,便说:“我先不选了,你这些待出太阳了,再晒一个太阳就可以了。”说罢转身就要走,张小妹忙挡在陈晓天面前,望着陈晓天说:“晓天,在这儿陪陪嫂子呗。”陈晓天无不忧虑地朝门外望了望说:“我俩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别人看到了会说闲话的。”张小妹嘿嘿笑了两声,朝陈晓天眨了眨眼睛说:“没想到你这个家伙还挺害羞,是不是怕别人看到了我们在这儿,担心你以后找不到老婆啊?”边说边转身去将门关了,说:“现在可以了。”张小妹的用意,不言而喻,她今天是留定陈晓天了,看来非要跟陈晓天来一场了。正在这时,突然“砰砰”地两声从门外传来,陈晓天与张小妹相互看了一眼,张小妹忙说:“快去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