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九十七章无言送别

   袁野带着惆怅上了床,翻书等待睡意,睡意姗姗不来,倒迎来晨曦,他毅然地闭上眼,刚有点朦胧感,传呼滴滴答答响了,他揉揉干涩的眼睛,将传呼凑到脸前,是计秀娟发的短信: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本章节孤独手打 @

    短信赶跑朦胧,让他浮想联翩,她是他的罗裙吗?似乎不是,又似乎是,那件罗裙他曾唾手可得,但他放弃了,将它挂在别人的晾衣杆上;“处处”昭示着博爱,他不是,敢称博爱的人睡在中山陵,眼下吴凌云是他芳草独苗,仗着结婚证抢先注册,否则还不知草落谁家。

    他一骨碌爬起来,潜意识要送送她,不知她走了没有,他用冷水浸把脸,清醒地冲下楼,到乡政府大门,他踟蹰了脚步,阳光将他的影子投进半开的铁门里,一半在里,一半在外,她走了便罢,没走,他想不出送行的方式,提衣拎被,众目睽睽下,那无疑是在制造绯闻,他做不出,。

    “在门口转悠什么,怎么不进去?”廖书记一成不变地拎着黑公文包从后面过来,袁野猝不及防。

    “哦!我刚从街上下来,书记早。”他假装和廖书记攀谈,亦步亦趋地跟进,两只眼四处乱瞅。

    “老实交代,你昨晚到哪儿去了?”廖书记放慢脚步,和他齐头并肩。

    袁野被他的厉声扰乱了方寸,支吾道:“我能到哪儿去,闲着溜达。”

    “一个人冲什么浪漫,不晓得我们那儿三缺一啊?”廖书记的责怪倒让他心安理得,黑灯熄火的,自个儿也不是星星,照到哪里哪里亮,谁会留意他。

    “我到政府办说个事。”袁野在楼梯处止住步,向廖书胡编个理由,看他噔噔地上了楼。

    他拐进政府办,邢庆松指着档案柜贴着标签的一摞文件盒,向新分来的小潘吩咐:“这是会议总结和发言稿,你留着,写材料用得着。”

    “干嘛,大清早就跟交代后事似的。”袁野奚落他这个校友。

    “邢主任调到计生办当主任。”小潘抹脸向他笑着解释。

    计生工作一票否决,计生办在乡镇成了实权部门,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袁野调笑:“可喜可贺,原来是看人家领导脸色做文章,现在是看人家肚子做文章。”

    “我推都推不掉,乡里今年要出笼子,廖书记才来,找我谈,我不好讲什么。”邢庆松撇着嘴,一副上到架子烤的表情,“老同学,你要多支持!”

    “我俩还用说吗?”袁野的目光透过玻棂,瞥见宿舍区门口停着一张红色仪征车,高华林在搬着行衣帐被,他假作好奇地问,“搬家啊?”

    邢庆松随着袁野的目光探向窗外,用惋惜的声调说:“计秀娟要走了,其实她在计生办干得蛮好,大势所趋,我留不住。”

    “怎么?还有惦念。”袁野回脸瞅着他说。

    “有啥惦念的,我要不是挂个司法局聘用的指标,不也在收拾东西。”他惺惺相惜道。

    计秀娟从她寝室出来,径直地向政府办窗口走来,她看见袁野也在办公室,惊愕表情一闪而过,随即将一串钥匙扔进来,对着里面说:“邢主任,这是我办公室和房间钥匙,完璧归赵。”

    “这就走啊?”邢庆松拖着长音问。

    “被赶走了,还有什么留念的?”她的话语有点冷,袁野瞅着那张瘦削的脸,一夜之间越发的憔悴,隐隐作痛。

    “没事常回来看看!”邢庆松见她抽身回走,客套道。

    她顿了一下,没再回话,走到车边,拉门关门,金属门和暗色玻璃窗遮住她的身影,高华林站在副驾驶室边,向他们这边招了招手,笑嘻嘻的,邢庆松也响应地挥了挥手,高华林钻进车,车子发动,排气管冒出一股黑烟,晃悠悠地驶出了他们的视野。

    邢庆松对袁野说:“昨天下午我找她谈,让她到梅子村去干,她不愿意。”

    “她不是梅子村人,换届还不是下来。”袁野说。

    “也是,迟走不如早走。”他也认同袁野的说法。

    袁野见此行目的达到,不想再聊这个无味的话题,溜达出政府办,回到所里和户籍室的余得水说了一声,“昨晚看书时间长了,瞌睡来了。”

    “你去睡吧,来人找你,我说你到县里开会去了。”余得水知道袁野喜欢带晚看书,不以为怪。

    袁野溜到自个房间,拉上窗帘,捧着毛选催眠,一顿神,书掉在地上,他昏天黑地睡过去,不是中午余得水失火般敲门喊他吃饭,他还要直挺在床上。

    乡里解聘刚有一些波澜,便复归平静,想瞧热闹的刘建德没赶上热闹,看这些解聘回村的人都弄个副书记、支委帽子,他甚至有些眼红。

    这天下班他在楼下和程德芹嘀咕,程德芹不客气地说:“人家回去到村委,你要回去脱把手。”

    “怎搞的,我回我们家村,干个副职不绰绰有余?”他不服气地说。

    “你干什么副职,副村长要选,你屙屎狗都不吃,能选上啊?副书记、支委要是党员,你凭什么当,没事跟我后面顺顺,我来给你当个介绍人。”

    程德芹半真半假地烧叨他,激得他牛眼暴睁,小肚子发力地叫:“你介绍,我还不稀罕!”

    “乖乖!我穴位给你点上了,你入不上党,我急死了。”程德芹啐他道。

    “在部队烧个饭混进组织,我看你那个连队也把没人。”刘建德乜斜着他,不屑地说。

    “哎!我还火线入党。”程德芹得意地说。

    “讲出去不怕怂人,越南人你可见过面,你要上去打仗,交换战俘,肯定有你。”刘建德快活地笑了,似乎亲眼看到他被越南人押到边境线,垂头丧气地回到自个部队。

    “你嘴龇就像皮鞋绽线,干什么?”程德芹动出真怒,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

    袁野在楼上听得烦,哄道:“你俩下班不回去,想加班啊!”

    楼下没了声音,两个人怒目相向,各自拉着叮叮当当的自行车,上车各奔东西。

    袁野晚饭后,独自到田野,天气转暖了,油菜花已开到最盛处,金黄一片,散发出浓郁的芳香,接过婚,他还过着单身的日子,只是多了牵挂,他不知这样的生活还要过多久,看书看到夜色模糊了字眼,便躺在软软的草埂上,看寥廓的天空,和星星、月亮对视,身边的潜南河一如既往地流淌,咽咽自语。

    他像个归隐田园的居士,让时间悄悄地流逝。是的,活不出精彩,也活个自在,他安慰着自己。

    传呼震动,他以为和他晚上一样无聊的廖书记又喊他打牌,懒洋洋地看着屏幕,有急事,廖书记在找你!余得水发的,后面一连几个惊叹号,表示事情刻不容缓,袁野坐起身,回了传呼,啥事?计生邢主任被人砍了!余得水很快地回传呼。

    这还了得,袁野风风火火地往所里跑,他赶到派出所,车子已在发动,余得水站在车边急促地说:“所长,廖书记刚来电话,乡里邢主任抓计划生育,被街上毛家兵拿刀砍了。”

    “廖书记现在在哪儿?”袁野气喘吁吁地问。

    “他在乡里。”

    “走,到乡里去。”袁野上车对杨云久吩咐。

    车子冲出派出所,向乡政府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