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九十六章精简人员

   转眼间,草儿泛青,柳儿吐絮,油菜花蕊绽放,粉嘟嘟的开遍田野,喑哑一冬的潜南河唱起小曲,山花派出所门前的渠沟没日没夜的流水潺潺。

    一年之计在于春,山花乡政府召开了全体人员大会,会议内容敏感,未挂横幅,精简人员嘛,怎能洋溢喜气,午季征收即将登场,而且是费改税的第一年,时不我待,廖书记、马乡长下定决心,必须赶在午季征收之前完成这一任务,也许是走漏消息,三楼大会议室座无虚席,黑压压的一片,会议伊始,气氛紧张,大有山雨欲来之势,每个人侧耳聆听,唯恐漏了一句一字,首先马乡长带领大家学习县里精简机构、人员的文件,台下开始议论纷纷,没容他们进一步展开,组织书记孙有才当即宣布乡党委研究的举措,当他一字一顿地念到:“乡聘用人员一律解聘……”

    台下炸了窝,企办室四位老谋不能深算,身体过敏般地反应,解主任手中玻璃杯自由坠落,发出刺耳的破碎声,会后他强调是自个儿摔了茶杯,再之后他被乡里安排到敬老院工作,他又出来纠正视听,说是玻璃杯被他不小心蹭下去,不管怎样,杯子四分五裂,他忽地站起,怒目如火,愤慨加恐吓般地盯着台上,见他们不为所动,随即夹着黑色小包,昂然而出,大义凛然,其他三人忘带杯子,碎不了杯子只好心碎,步解主任后尘,壮声势地走了。

    孙有才按部就班念完措施,廖书记见台下已大乱,当机立断宣布散会,他们早有思想准备,对冷眼热语、吹胡子瞪眼,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砸人家饭碗,换是谁,也有个适应过程,挨几句骂,也属寻常,没人冲上台和他们肉搏,已是万幸,他们留有后手,只是现场没宣布,乡聘人员除了少数走关系进乡政府的,大多因在村里表现优秀,被调到乡里,他们是乡里的小能人,弃置不管不问,是资源的浪费,乡党委班子在研究解聘他们同时,已有打算,将这些人统统下放到村里,加强村班子建设,几个岁数大的安排到乡里两个敬老院,发挥他们的余热。

    吵一吵、闹一闹并非坏事,有气不给出,岂不爆炸,待他们气消神定,再来个别谈话,新的安排不尽人意,他们也会欣然接受,这是乡党委的策略,如鲁迅先生文章所言,如你说这屋子太暗必须开一窗户,大家必不允,若你主张拆房顶,大家就会调合,同意开窗。

    四个老头气汹汹地冲到企办室,看着厨柜文件、档案碍眼,一股脑扔在地上,将文件踩在脚下,高调张扬地聚到好再来饭店,商量到书记、乡长办公室痛痛快快闹一场,可他们都盼望着别人去打前阵,自个儿一旁摇旗呐喊,酒喝了三瓶,狠话说了一筐,没商量出一、二、三,这群老狐狸谁也不愿当急先锋,于是骂骂咧咧地散了,解主任临走拉着楚经理的手说:“移交,移交个屁,在乡里干了头十年,说甩就甩了,是块抹布,还看看可破了。”

    楚经理没弄明白移交什么,一时无言以对,看他松开手,踉跄而失意地出了门。

    袁野没去参会,政府办通知他,他没去,他不想面对这尴尬一幕,倘如吵闹,抵着面,他劝也不好,不劝也不好,好歹这些人吃了这些年皇粮,太出格的事也不会做。

    刘建德、程德芹、张侠因乡里给他们下过文,参会后慌里慌张跑回来,齐刷刷地上楼,站在袁野办公室,袁野装不懂,故意问:“乡里没留你们吃饭?”

    “吃饭?都闹起来了。”刘建德夸大其实地说,他嫌闹得不够,愤愤不平,说话略显得喘,“乡里给我们下的文,我还收着,就这样作废了,我们咋办?”

    “你们想咋办?”袁野环视他们问。

    三个人面面相觑,不出声。

    “不想另谋高就,还在派出所干。”袁野淡然地说。

    三个人笑了,刘建德的眼笑眯成一条缝,里面闪出贼亮的光,他凑近袁野办公桌,小心地问:“我们工资谁发?”

    不等袁野答话,程德芹在他后脑勺刷了一巴掌,“你烦那个神干什么?”

    刘建德回头瞪着他,破天荒地没恼,说:“好,算我多嘴。”

    三个人出了办公室,袁野站到廊檐,刘建德在楼下嘀咕:“德芹,我们去瞟一顿酒喝喝。”

    “到哪儿喝?”

    “今儿走到哪个饭店都有酒喝,他们瓢都戒掉,谁还在食堂吃饭,肯定都缩到饭店去了,我们贴一张嘴,给他们饯行。”

    “你就鬼头鬼脑的。”

    “不是鬼,是我有同情心,人家难受着,急猴猴地等着我们去安慰。”

    “想喝酒,还打着幌子。”

    “你不去,我去。”

    两个人走到大门前,刘建德狐疑回首,瞥见楼上双手撑在栏杆的袁野,似乎意识到什么,尴尬地搔了搔头,见袁野没作声,胳膊肘碰了一下程德芹,唧唧咕咕地走了。

    袁野到乡政府食堂,迎面撞见计秀娟,她打着饭往寝室走,那双细长秀丽的眼睛似乎含着一层水雾,迷离地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低下头一闪而过。

    食堂大厅少了往日的热闹,只有办公室两个人在就餐。

    叶师傅往袁野饭缸打了满满的一勺菜,对他抱怨:“我以为今儿开会人多,特意多烧点菜,嗬!开过会反而没人来了。”

    “今儿日子特殊,人要走,茶还没凉,在一块同事这些年,私人花钱也要送送。”袁野说得入情入理。

    “也是的,说不干就不干了,帽子一摘,早上来还是干部,回去平头老百姓一个,面子也挂不住。”叶师傅跟着哀声叹气,也不知为解聘的人叹气,还是为剩饭剩菜叹气。

    袁野从饭堂出来,传呼响了,来了一条信息:走了,晚上送送我。他看到传呼的号码知道是计秀娟,他有一段时间没和她接触,这次解聘她也在内,想起和她以前的交往,不免唏嘘。他立马回了传呼:一定。

    又来了一条信息:晚上八时,乡政府后面石桥见。

    他看着信息,慢慢地往回走,有点犹豫,但还是回了信息:准时见。

    他隐隐约约有些欠妥,但不忍心拒绝,见个面,又能发生什么,何况她将离开乡政府了,开始她新的生活。

    傍晚他没敢到招待所,怕被打牌绊住脱不了身,他像第一次和一个陌生姑娘约会,在所里惴惴不安,等到七点半,他和值班室里的小余招呼一声,他笑着问:“所长又去打牌啊?”

    袁野不置可否走了,有淡淡的月光,电筒也不用撑,他急匆匆赶路似地到了石桥,她还没到,他坐在石墩上,浸淫夜色,油菜花暗香浮动,不绝如缕;那些蛰伏的虫儿将偌大的旷野当作舞台,不为名、不为利地吟唱,任你爱听不听。

    他心闲眼闲,遥望着远处的灯火,想着和她见面的话头,说什么呢?送她,又何必来到这旷野,杨云久开个车便得了,他心底暗藏着一种了犹未了的柔软,不是一个情字了得。

    他分明听到高跟鞋敲打石子声,在这寂寥的路上,孤独而执着,她走近,他嗅到若有若无的香味,和菜花香迥然不同,他仿佛能感触到这香味夹杂着她身上的余温,她目光清澈地打量他,问:“早来啦?”

    “刚到。”他想找个话题和她说说,一时竟想不出。

    “陪我走走,难得再在这里散步,一晃许多年了。”要不是她近在咫尺,听她口吻,袁野怀疑她上了一大把岁数。

    “你什么时候到乡里?”袁野在前面引路,保持一步之遥。

    “比你早一年,高中毕业就到乡里。”

    “咋想起到乡里来?”

    “都是我父亲。”她沉吟一会,说,“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小高知道你解聘的事吗?”

    “不要说他。”她反常地尖叫一声,随后她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今天心情糟透了,别再添堵了,他和我的事也是家人意思。”

    袁野点点头表示理解,不敢往下问,漫无目的地走着,他鬼使神差走到吴乡长中弹的地方,潜南河在这里拐个湾,水面比其他处宽阔,清风徐来,波光粼粼,那棵垂柳像半老的徐娘,弄个披肩散发,遮住一张褶皱的脸,临水天月色,假作风情万种。

    袁野暗自好笑,吴乡长偷情真会选去处。

    “你在笑什么?人家从乡里出来,你还高兴。”她目光如电,察觉到他脸上的笑意,怨怼地说。

    袁野连忙否认,搪塞道:“我来到这里,就想到那晚的事,差点被打生的当兔子打了。”

    “你一个人在这里?”她半信半疑地问。

    “不是我一个人,你陪我啊?”袁野随口撂出话,感到不妥已收不回来了。

    哼!话像飞虫爬进她鼻腔,惹出她恨声,沉默片刻,她幽幽地说:“我倒希望是我,今晚不是我硬拉着你,你会到这儿来吗?反正要走了,顾不得那么多,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离开这地方,一切都成过眼烟云。”

    她忽然伤感地背过身躯,瘦削的肩胛不住地耸动,像是在啜泣,袁野无言可对,各人要走各人的路,冥冥中注定,他说什么都是多余。

    泪流出来,伤感随着泪水流逝,她反而感到好受些,平静下心情,她用手绢揩干泪痕,脸上转阴为情。

    “你说我傻吗?哭还让你陪着。”她摊开手帕垫在地上,坐下来对着河水说。

    袁野坐在她旁边,说:“谁也不傻,这就是我们乡情,处身落后地区,人难有发展空间,背井离乡需要很大的勇气,何谓乡,心有多大,乡有多大,我们都是俗人。”

    “心有多大,乡有多大。”她重复着他的话,将肩膀靠在他的肩头,沉思着,眼睛月亮般明亮。

    时间悄悄地流逝,直到露水打湿他俩的外衣,袁野提议用车子送她回去,她谢绝了,说:“明天我自个儿回去,我会记住这山花乡最后的一晚。”

    两人走到路口,袁野目送她走进乡政府大院,无限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