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九十一章小有收获

   隆冬黎明前,夜黑得像涂了漆,且干冷,风刀子般地割脸,袁野叫了值班室张侠、杨云久,抖抖索索地钻进夜色中,他们没打灯,凭着感觉向街上潜行。@本章节孤独手打 @本来农贸市场开业,他们用不着去那么早,袁野顾虑山里的鸡鸣狗盗,想抢在小贩前守株待兔,起个大早,总要有所收获,一举两得。

    他们上过慢坡,躲在一家屋檐背风处,像收鸡收鸭的小贩,蹲守三岔口。街道两边房屋还没亮灯,挂在雨蓬的塑料皮发出噼里啪啦的衰声,如疾雨敲打残荷.

    嘎溜!鹅的叫声从远方小路传来,清晰、真切,袁野搓了搓冻僵的手,缩着身躯侧耳聆听,脚步越走越近,嘎溜!鹅的叫声就在他们的前方,他们蹑手蹑脚迎过去,快碰面之际,袁野撑开强光电筒,一个矮粗的中年汉子用木棍挑着尼龙袋,摸黑而来,一头尼龙袋探出两只长颈白鹅,张侠、杨云久左右薅住木棍,将那汉子夹在中间。

    “搞啥名堂?”那汉子不满地叫着,惊而不恐。

    “派出所的,这么早从哪儿来?”袁野亮明身份,用电筒雪亮的光束将他罩住,一张圆脸气嘟嘟的,似曾相识。

    “哦!我以为拦路的。”他确认了来人,有些故作轻松,“从家里来,到街上卖几个牲口。”

    “程传平,可认识我了?”袁野到底从那张脸认出了他,语带讥讽,“现在干得不错嘛,家里养牲口啦?”

    袁野用电筒绕绕自己,又照照他。

    “可是袁干事?”程传平壮着胆子问,旋又表明,“我现在那事不干了。”

    “什么事不干啦?”袁野明知故问。

    “这牲口真是我家的,不信你到我家门口问。”他言辞凿凿,似乎蒙冤受屈。

    张侠攥着木棍不放心,强行卸下担子,嘎溜!嘎溜!两只鹅落到地上,唱起二重奏,另一只尼龙袋里的玩意也扑棱着。

    袁野指着扭动的袋子问:“那个袋子装的什么?”

    “三只鸡。”程传平有气无力地说。

    “什么鸡?芦花鸡还是小黄鸡?别说刚才没看清。”袁野煞有其事地提醒,唯恐他说漏了嘴。

    程传平不敢搭腔了,袁野问:“口袋橡皮筋啦?”

    杨云久醒悟过来,开始下手,反拧程传平的右胳膊,张侠在他浑身上下摸捏着。

    “所长,橡皮筋!”张侠从程传平裤口袋掏出一把橡皮筋,摊在掌上。

    “蹲倒!”杨云久在后面踹着程传平的膝盖弯,他腰一闪,圪蹴在地上,一声不吭。

    “还是老手法。”袁野在老所和他打过交道,对他知根知底,“杨云久,你回去把胡指导、余得水喊起来,让余得水陪你开车上来。”

    杨云久连走带跑下去,张侠抄着刚缴获的木棍,虎视眈眈地看着程传平。

    “干几次啦?”袁野问。

    “袁干事,噢,袁所长,就这一次。”他扬起脸说过后,又耷拉下来。

    “逮到都是第一次,我记得你上回也是这么说的,以后遇到我,你至少说两次,干一样的活没有进步哪行?”袁野训斥他,像训斥自己带出来不成器的徒弟。

    他惭愧地说:“还有一次就一只鸡。”

    “别说了,到所里细想想,把事情讲彻底,甭跟我们话滚。”袁野打断他的话,一副不耐烦口气,他摸出香烟叼在嘴上,手拢着打火机将火打着,点着烟,慢慢地吸。

    车灯光从派出所方向射来,一溜烟到了跟前,余得水和杨云久从车上下来,将程传平戴上手铐,袁野敲敲他的胳膊,说:“程传平啊!回去好好讲,我们余干事脾气不好,你痛快,他也痛快。”

    杨云久拉他上车,关在后面,袁野对余得水说:“农贸市场开业,你和胡指导别过来了,德芹来让他看家,这个案子你主办,我没回来,签字让胡指签,我和张侠上去。”

    余得水兴冲冲地应着,和杨云久开车下去。

    东边的天际泛着鱼肚白,风像闹夜的孩子,困顿得恹恹欲睡,袁野和张侠晃到农贸市场进口,街上已上了三三两两的人,炸点心的李老头在门口凉棚下捣着锅洞,干柴已燃,火苗贪婪地舔着油锅底,他俩挨在墙根的方桌边坐定,菜籽油香从锅里隐隐飘出,袁野看着蔑簸上的狮狮头、米饺,饥饿感油然而生。

    工商所来了四、五个人,朱世仁领头吆喝着,将路边的小贩驱赶到农贸市场里,解绍定和生产队几个头面人物鱼贯而来,咋咋呼呼,帮着工商人员撵摊,大美子胳肢窝夹着鞭炮,一屁股坐在油锅旁小凳上,催促李老头:“怎搞还不炸,我肚子都饿了。”

    “油锅不滚,炸出来点心不脆。”李老头瞅着油锅,不紧不慢地说。

    解绍定瞥见袁野,笑着说:“老头讲话算数吧,今儿不劳你们干部动手,我们把人叫下去。”

    袁野站起身恭维:“老将出马,一个顶俩,晓得你来这么早,我在所里多睡一刻。”

    解绍定得意地笑了,对李老头嚷道:“老李啊,油开就炸,火头炸老点,别舍不得油,所长他们吃的点心,算在我头上。”

    朱世仁正好从农贸市场上来,听到话音,伸腿道:“就请袁所长吃早点,还有我们呢?”

    “你啊?我怕请不上,给老李霉着不管经,人家也不是推不过来、搡不去的人,他早就唠叨,要请你吃饭,让我陪着,老李遇到真神别不烧香,对不对?”解绍定望着李老头,眉动眼跳地说。

    李老头笑着用手指着他,说:“你啊!越老越油舌,有肚皮,你们放开吃,点心家出的。”

    “老李,讲话别心痛,我吃多了,牙还痛。”解绍定站在李老头边上逗。

    油锅滚了,李老头从蔑簸里拈粑粑往锅里放,油沸腾得像是泉眼。

    乒乒乓乓,农贸市场里鞭炮声响起,一挂接着一挂,汇成疾风暴雨,震耳欲聋。

    “还不放吗?”解绍定向大美子吼着,大美子拈一个米饺在手上抖着,烫得嘘溜嘘溜,恁是充耳不闻。

    解绍定赶到他跟前,在他头上一掴,骂道:“就晓得吃,你侯人家放完,一个人放啊?”

    大美子被涮回过神来,将米饺放在案台上,撕开鞭炮纸,将鞭炮拉开,摆在路中央,慌里慌张点燃鞭炮,芯子太快,他还未来得及跑开,鞭炮响了,他吓得一扭身,脚一滑,坐了个屁股墩,他手脚并用爬起就跑,周边看热闹人笑得弯了腰,解绍定捂着肚子,手指掴着他笑。

    袁野待鞭炮声响过,和张侠拐进农贸市场,里面摊摊位位都摆上,一片繁荣景象,他又溜出来,向乡政府方向走去,刚走下坎,他见廖安邦、刘晓强他们带着乡政府一大群人迎面而来。

    “怎么样?顺利吧?”廖安邦大声嚷道。

    “政通人和,书记带领导们去吃早点正是时候。”袁野笑着说。

    “我们去看看,一会儿县里领导要来。”

    他们交错而过,袁野和张侠岔进韩嫂小吃部,要了碗辣滋滋的牛肉面,填入肚中。回到所里,胡进明和余得水在下面办公室,刚将程传平口供拿下来,袁野将余得水喊出来问:“交代几次?”

    “六次,价值都不大,偷的都是家禽。”

    “他就这个料,先干进去,从预审科走一趟,报捕不好报,以后就报劳教。”

    余得水进了办公室,胡进明出来问袁野:“农贸市场咋样?”

    “李向阳进城,喊的还是‘平安无事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