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九十章准备开业

   乡里下午开农贸市场动员会,机关所有人参加,袁野在政府办遇到廖书记,他说:“会你不要参加,明天早上把你人带齐,六点半农贸市场准时开业,通知都出了,你到梅子队再落实一下。”

    袁野不好违拗,满口应承,从乡政府到街上,他有些犹豫,甚至认为此行多此一举,老队长红口白牙答应的事,自己再去问,显得自己迂腐,对人信不过。

    他路过解绍定家门口,瞥见他歪在门口躺椅上,像一只懒散的猫,眯着眼睛,晒着太阳,他右手边放着一把小凳,凳上搁置一把酱油色的茶壶。

    袁野悄悄地晃过去,又掉头回返,像是从街上下来,顺便和他唠嗑两句。

    “老队长,别睡冻着。”他伫足高声叫。

    老队长睁开眼睛,见是袁野,欠起身,说:“没敢真睡,养养神,人老了,不服老不行,昨晚我寻思服侍你,没服侍到你,我倒闹了一回天宫,成了孙猴子。”

    “哪讲的,我也喝多了,只是年轻能撑,到你这把年纪,我还把没有你这酒量。”恭维话人总是爱听,老队长也不例外,他脸上核桃般地皮肤浮出笑容。

    袁野看他高兴,假装随口问,“从街上来,看农贸市场开业通知贴了,明天早上你可去看看?”

    “我看到了,工商所朱所长带人贴的,还让我到他办公室坐坐,好歹是我们地盘,我们一定去贺一下,管理收回来好,农贸市场是乡里的,哪能给马劲飞个人管,工商所又不是摆设,房子是马劲飞盖的不假,他卖十万五,那是人家本事,我们不红眼。”老队长眯眼蓦地睁开,放射出精亮的目光,他怔怔地看着袁野,突然问,“你不是对老头子不放心吧?”

    “老队长一言九鼎,有啥不放心的,没老队长支持,农贸市场也盖不起来。”袁野不动声色,送出高帽子。

    “所长,你放心,我们生产队鞭炮都买了,你们乡里炮竹一响,我们接着放,热热闹闹的。”老队长收回他针一般的目光,笑眯眯地说,“你贺我也贺,反正钱不是我们出的。”

    袁野听懂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滚着他的话说:“我晓得,人挣一口气,佛挣一口香。”

    他笑着走了,谁赢无所谓,只要他们认为赢了,心里平衡,只要他来的目的达到。

    他到所里立马和胡进明说了这档事,胡进明眨着眼说:“不就捧场吗?明天我们都去。”袁野说:“水到渠成的事,去是个形式,但形式必须要做,我们不送礼,他们不往来。”

    傍晚他到乡政府食堂,见大厅餐桌围着都是人,这场面平时并不多见,廖安邦、孙有才那桌就他俩,正边吃边聊,他打过饭菜,坐到他们旁边,廖书记对他说:“晚上所里没事,到我们哪儿打牌。”

    袁野笑着说:“我会陪廖书记打好这场牌的。”

    他明白那些住在县城的干部齐刷刷没走,定然是遵从书记的要求,农贸市场开业与否对袁野并不重要,在廖书记来说,是他最重要的任职举措,调到一个乡镇主政,第一炮很关键,如果这炮哑了,在乡里威信大打折扣,更重要的是提拨他的县里领导对他主政能力会有看法,他支持廖书记就是支持了自己,因为支持都是相互的。

    廖书记满意地笑了,问:“所里人都安排好了?”

    “一个都不会少,准时赶到派出所。”袁野咽下嘴中的饭回答。

    廖书记和孙副书记扒拉完饭,先走了,金庆松端着饭缸过来,瞅着他说:“哪天喊你那经侦同学过来吃饭。”

    袁野开玩笑地说:“干什么?还要交代啊?”

    “我哪点事早自首了,想立功吧,在乡里沾不上边,编瞎话,人家会说我诽谤。”金庆松自嘲道,“哎!书记一来就盯上你啦,他还真会干。”

    “不是盯上我,农贸市场让他们闹心,你们吃皇粮不打仗,我只好跑跑腿。”袁野看乡里几个小年轻围过来,说,“有本事,你明天早上不到农贸市场去。”

    “领导眉毛都竖着,不去,不想好了!”农经办小高一旁插嘴。

    “袁所长,明天早上老百姓可跟我们操了?”政府办小赵关心地问。

    “我要是生产队长,我就叫他们明天早上都在家睡觉。”

    袁野的回答让一桌人都笑了,他们兴奋地回忆上一次农贸市场统一行动,相互打趣着。

    袁野从食堂出来,和金庆松在乡政府食堂后面石子路溜达一圈,他邀金庆松到乡棉纺厂招待所去,金庆松有所顾虑,推辞不去,袁野一个人到了招待所,孙有才站在他房&#门口说:“开水都烧好了,就等你来,我们在廖书记房里打牌,他那儿有好烟。”

    廖书记听到话音,从房里出来说:“你又在点鬼,就两包好烟,留着准备装门面,你不帮我搞掉,睡觉都不踏实。”

    “我们信仰什么?**,一包烟都不共产,哪来的主义?”孙有才开心地说。

    “我现在才相信,土改划成分,有的人确实很冤,我和他农委一人弄了两包烟,他叫化不吃隔夜粮,抽掉,整天打我主意,还给我划个地主成分,要分我的田地。”廖书记叫道。

    “什么好东西?我没来,你们就动歪点子。”刘晓强跨进门,听个半音便嚷。

    “又来一个贫农,我这地主当定了。”廖书记将他们迎进房,拉开抽屉,扔出两包*江淮烟,说,“我都贡献出来,人齐了,我们抽烟打牌。”

    还是袁野和刘晓强搭伙,和廖安邦、孙有才对抗,廖书记风格依然,抓到牌就放,冲大头,袁野和刘晓强已熟悉他的套路,不受他声音分贝干扰,知道他声色俱厉背后是外强中干,两人不动声色,稳中求奇,升级不断,孙有才急了,江淮烟也堵不住他的嘴,发着牢骚:“老廖,你别虚张声势,没乱了敌人阵脚,反而乱了自己,我以为你有王,还帮你带副,被他们扣底。”

    “书记是唱空城计唱上瘾了,我们就是司马懿,也不会上二回当。”袁野得意地说。

    “怪不得人家说,了解你的对手最可怕,要嘛不打,要打就打在你的七寸上。”廖书记搔了搔一头浓发说。

    “你啊!七寸是心不在焉,袁大所长出马,你还不放宽心?梅子队老百姓还是顺良百姓,农贸市场没事,你安心打牌。”刘晓强一语道破廖书记的心思。

    廖书记释然一笑,捋着牌说:“心里有事心里慌,县里张书记、贵生副县长来,卡了壳难堪。”

    “生产队都买了鞭炮,准备庆贺,绝对不会操的。”袁野说,“书记要怕出万一,我先带所里人过去,你听到鞭炮响,再带人上去看一趟,县里领导不会来那么早,如果有小意外,我们先处理掉。”

    “好,我们安心打牌,其他人不信,袁所长话我还不信吗?”廖书记像是给自己鼓劲,一门心思走进一百零八张。

    五圈牌下来,屋里烟气腾腾,袁野和刘晓强小胜一局,因为明天都要起早,他俩留下一玻璃缸烟屁股,鸟散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