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八十五章大动干戈

   在乡政府大楼门口,袁野和龚力不期而遇,他知道刘晓强的话应验了,县里再次派出工作组,他伫足谐戏:“前度刘郎今又来。”

    龚力也停下脚步,笑着说:“你不好客,山花乡政府、党委好客,把我们请回来了。”

    “你认为你是香饽饽,躲都躲不及,还请你们来。”好奇心使然,袁野又问了一句,“谁带队?”

    “县纪委张军书记带队,除了上回我们几个,检察院也来人了,我们的队伍不断壮大。”龚力炫耀地说。

    “嗬!纪委一把手来了,看这阵势不捞条把大鱼,你们不收网.”规格决定目的,规格啥玩意?就是带队人的头衔,袁野关切地问,“安营扎寨啦?”

    “老地方――棉纺厂招待所,故地重游。”龚力说,“这回县里下了大决心,我们呆一程了,有抽不掉受贿烟,送两条过来,争取主动。”

    “我孬啊!自投罗网。”袁野说,“这次我到昆山抓逃犯,遇到黄大胆,他还说你好呢。”

    “谁?”龚力一时反应不过来。

    “上次你们查的凤凰村村长?”袁野提醒道。

    “他说我好?他的嘴就是我撬开的。”龚力扬脸表现出难以置信,想了想也释然,说,“不过从他家参观后,我没难为他了,说你关照他,你没交代,我也帮你说了好话,一个贪污犯混穷到他那地步,也不容易。”

    “难得你能体会领导意图。”袁野不吝啬对他的表扬,又意味深长地说,“这次你会有新的惊喜。”

    “领导能否透*?”龚力装作小心翼翼地问。

    “我这个人原则性强,也不是一天。”袁野将露出一点口风,重新堵上。

    “隔岸观火,没那么便宜事,张军书记说到你了。”袁野没往下说,龚力不惊奇,他更好奇他和张军的关系。

    “顶多站岗放哨、送鸡毛信。”袁野岔开张书记话题,留下神秘,其实他和张书记没啥交往,只是和他妻子叙起来,拐弯抹角沾点亲戚。

    楼里出来一帮人,袁野说得空到所里聊,两人分了手。

    乡政府暗流涌动,袁野不惊不乍,倒是刘建德兴趣盎然打探消息,在派出所传播,源源不断,真假难辨。

    龚力给袁野打过电话,让他联系马小二,他奇怪地问:“马小二又不是乡政府干部,找他干什么?”

    “农贸市场的事.”龚力含糊地说,“听说你俩很熟,你让他过来一趟,我和他谈谈,叫他不要顾虑。”

    袁野不再问了,电话联系上马小二,马小二听是县里工作组找他,不大情愿,袁野只好强调:“你说什么我不管,但你必须来,直接到乡政府,我好交差。”

    “老哥说了,我不来不像。”马小二卖袁野一个面子,说好时间,袁野给龚力回了话。

    马小二来时没通知袁野,临走给袁野发个传呼,内容是:我说了给马劲飞跑腿的事,其他啥也没说。

    袁野心虚地删除了这信息,回了“收到”两字,他明白马小二的意思,在商场上混,礼尚往来已成了规则,他当然不会口无遮拦,尽管他对马劲飞有看法,尽管他骨子里瞧不起乡里一些人,他依旧守着规则。

    晚上袁野在所里接到邹淦金的电话,他很是意外,自从他调走后,两人未曾单独接触过,如今山花乡的形势像缺氧的鱼塘,呆在下面的鱼儿沉不住气,浮出水面。

    “小袁,所里这两天可忙?”

    “邹书记,这两天没什么大事。”

    “还不活动活动到县里去?”

    “我两眼漆黑,请老领导帮帮忙。”

    “我和你们张局长也说过,年纪轻轻,放到下面锻炼应该的,但不能总让人家锻炼,又不给个待遇。”

    “谢谢领导关心。”

    “我关心起不上作用,乡里来了调查组,可找你谈话啦?”

    “没有,乡里事我不大清楚,他们没找我。”

    “乡里经济困难,我当几年家,难免得罪人,有人想借题发挥,听说公安局来的人和你同学,你把乡里情况和他说说。”

    “书记讲我明白,我去和他们说说。”

    “到县里来,别不敢到我那儿去。”

    “我一定去!”袁野听到那头说再见,挂了电话,他正琢磨不定,刘建德上来了,面带笑意。

    “小德子,这两天忙很啊!”袁野带着揶揄口吻说。

    “所长,我有什么忙的?”他被说的不好意思,但还是拗不过一说为快的愿望,“我在乡里碰到程德志书记,听讲他被县工作组叫回来问话。”

    “哦?”袁野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他受了鼓舞,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说:“我听说吴乡长也被喊回来,看样子这次县里大动干戈,撤区并乡后的帐都要查,财政所刘石所长档案室钥匙都交给工作组了,不给其他人进去。”

    袁野未打消他的兴头,问:“乡里有啥议论?”

    “都说邹书记这次要倒霉,周典宝当时是财政所长,也跑不掉。”他瞧袁野认真聆听,又添上自己的猜测,“刁人大原来分管农贸市场,这次也不利爽。”

    “乡里各大主任可惊动了?”袁野问。

    “教委苗主任被喊进去,出来脸都灰了。”他掌握得倒蛮细致,不愧为包打听。

    “没说要找我吧?”袁野开着玩笑,想着自己的事。

    “哪有我们的事!”他用我们这个词,将他划进袁野的一条线上,昭示他立场坚定。

    没有更多新的内容,袁野走了神,刘建德见他无意和他探讨,便悻悻而去。

    袁野在想怎么和龚力传个话,既显得不经意,又婉转将意思表达,毕竟邹书记给过他电话,他不说,不合适;冒然前去说,更不合适。

    半夜,龚力突然打电话到派出所,让他到财政所来,他心头一揪,以为出了大事情,连忙喊醒驾驶员杨云久,开车将他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