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八十三章抓逃犯(六)

   袁野在沈姑娘商店拨通了姜局的电话,他兴奋地汇报:“姜局长,人我们逮到了,羁押在看守所,没车子押解不方便,还麻烦姜局长。”

    “你们辛苦了,我讲过的话我兑现,我让刑警队车子接你们,回来我给你们接风。”姜局长在那头也很振奋。

    “谢谢局长!我们在昆山交警队招待所。”他报了地址。

    “你们好好休息,回来时注意安全。”姜局长婆婆般地嘱咐。

    “局长放心,再见!”他微笑地挂了电话。

    “你们逮到人啦?”沈姑娘睁大杏眼,满是羡慕。

    “出来就干这个事的。”他轻飘飘地说。

    “你们要回去了?”她似乎有些惋惜。

    “不走不行啊!”他付过电话费,说,“你到我们那儿去,我们接待你。”

    “你们那儿有啥好玩的?”她信以为真,或故作天真。

    “玩山有山,玩水有水。”他看了她一眼,说,“山美、水美,都是原生态的,就是人没有你们这里美。”

    她给他说得有些害羞,眼光躲躲闪闪。

    “所长,黄大胆找你。”余得水不凑趣地来了,打断了他俩的交流。

    “我马上来!”袁野答应后,忘记前面说到哪儿,只得重新起炉,“到我们那儿去,我给你做向导啊!”

    “有空,我和我男朋友一起去。”她甜蜜蜜地憧憬。

    “那,那最好,我和你朋友来两杯,我们那儿出烈酒。”他豪情过后,觉得气氛变了,扭身和余得水回招待所。

    余得水好奇地问:“所长,你和商店姑娘说啥啊?”

    “说啥,谈情说爱呗。”他故意吊他的胃口,说,“叫你谈,你不谈,我闲着也是闲着。”

    “这么快啊?”余得水将信将疑地问。

    “快啥?又不是抱儿子。”袁野上楼到204房间,见黄大胆和张侠在闲扯,故意问:“黄村长,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吧?”

    他龇着嘴叫苦:“所长,你把人逮到,小军子找我,说我跟你讲的。”

    “你不知道他在哪儿,怎么会跟我讲?”袁野一句话堵住他。

    黄大胆笑了笑,掩饰着内心的尴尬。

    “你们咋晓得他在工地?”他明知道问得有点多余,还忍不住地问。

    “你们认为我们都是吃素的?”余得水一旁搭茬,说得很冲。

    袁野没正面回答,看着他冷笑,说:“条条大道通罗马,我们来干这个事,当然不会一棵树吊死。小军子消息挺灵通的,我们前脚到,你就撵过来,这事你别烦神,也烦不上神,让小军子忙忙,他说花点钱,昆山事情都能摆平,我们瞧瞧他手段。”

    “年青人不知天高地厚,一个打工的有多大能量。”黄大胆喟然长叹。

    袁野不想给黄大胆难堪,说:“黄村长,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

    他像被蜇了一口,说:“不行,不行!本来小军子就怀疑我,再和你们吃饭,你们走了,我不好弄。”

    袁野明白他的心思,没再强留,说:“黄村长,凭你的能力,做点小生意,绰绰有余,和小军子搅在一起,也失了你的身份,这样的人帮不上你忙的,以后回去,我补请你.”

    “袁所长,你一直没把我当外人,我很感激你,你上一次帮我忙,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心里有数,你们走,我就不送了。”他用力握了握袁野的手,愧疚地说,“这次没帮上忙,你不要见怪。”

    “在家处处好,出门事事难,我可以理解。”袁野真诚地说,又补了一句,“你来这趟,也是交差。”

    “是不能和你们公安局人斗。”他感触极深地说,和余得水、张侠一一握手,失落地走了。

    傍晚,刑警队驾驶员聂尔东开着213吉普来了,袁野看他一脸疲倦,带他到刚熟识的老乡饭店饱餐一顿,他回招待所休息,袁野和余得水、张侠漫无目的在昆山游荡,走得腰酸腿软,也没找到好玩处。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吃过早点,便赶到昆山看守所,提了人犯,用两副手铐将他固定在车后铁笼里,风驰电骋地上了路,到了苏州,袁野让聂尔东将车子开进园林老区,在拙政园墙外停下,回头说:“张侠!这次逮人,你功劳最大,苏州你没来过,我和聂师傅在车上呆着,你和余干事买张门票,到拙政园逛逛,走马观花,开开眼界。”

    他俩兴冲冲地下车,买票随着人流进去,聂师傅放斜座椅,歪靠着闭目养神,袁野头抵在玻璃窗上,看着后面的笼子,程正明像只被注射麻醉的猛兽,头耷拉着,动也不动。

    张侠和余得水出来上车,袁野磨正身体,问:“你们可在里面撒泡尿,写上到此一游呢?”

    “尿是撒了,没敢写,怕交罚款。”余得水笑着说。

    “园子真漂亮,比我们省城公园漂亮多了。”张侠半是赞叹,半是嫉妒地说,“这里人走狗屎运,守着园子,啥事不干,钱往里面淌,我们那儿有这个地方,我去看门。”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到处有这样的园子,谁花钱去看,这地方搬到我们那儿,我们出来,还用得着麻烦聂师傅啊!”

    聂师傅嘿嘿笑着,扳正座位,启动车子,转上高速,路好车新,一路不停顿,在中午时分,赶到县局。办完交接手续,人犯投到看守所,那边姜局在武装部小餐厅安排了接风酒,聂师傅要走,被袁野拽住,姜局带着他在财政局工作的一个战友,和他们昏天黑地喝了一场,杨云久接传呼赶到武装部,将醉醺醺的三人接上车,他们蔫头瘟脑地睡着,弄得杨云久受了传染,打着哈欠。

    上了山花乡石子路,车子变得活力四射,一蹦三跳的,张侠跟着车子兴奋,他在后排抒情:“看到山花乡树头,我踏实多了。”

    杨云久叼着烟,含糊不清地说:“在山花乡你一踩乱晃,出门你就迷失方向。”

    袁野抓紧摇窗,抬起头问:“云久,我们走这几天,所里可有事?”

    “太平得很,刘书记找过你,我说你出去了,他怪你招呼都不打。”杨云久取下烟说。

    “乡里可有啥动静?”

    “没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