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七十九章抓逃犯(二)

   袁野又去了五趟英山,一个人骑摩托车去的,他没奢望抓个现行,像是走亲串友,每趟去他备足精神和语言,不依不饶地和程修富拉呱,无奈他有了准备,或者说袁野语言没有新意,他学着青山劲松模样,任你古道热肠、话语滔滔,我自岿然不动。@本章节孤独手打 @

    王村长抗不住了,袁野每趟来,他都陪着,经过内心的煎熬,在一个黄昏,他站在郢头露了口风:“袁所,你不要跑了,程正明在江苏昆山。”

    “他在干什么?”袁野大喜过望,总算有了这家伙的消息。

    “他在建筑工地上打临工,具体地址我也说不清,我女儿见过他。”王村长最后一句话让袁野深信无疑。

    他按捺不住激动,追问:“你女儿在昆山?”

    王村长怕他打女儿主意,连忙提示:“她一个女孩子在那儿,胆小。”

    袁野赶紧否认:“只是问问,我们不麻烦她。”

    王村长还是不放心,出了新招:“凤凰的黄大胆在昆山,和山花乡人多有接触。”

    好运气接踵而来,袁野感兴趣地问:“黄大胆在哪儿干什么?”

    “给工厂、工地送米,听说搞得不错,他一家人都在那边。”王村长口齿露出羡慕,又有些为自己不平。

    袁野用恭维的口吻宽慰他:“其实你出去,肯定比他干得好,你没走到他那地步,村长帽子丢了,号房也蹲了,还有啥顾忌。”

    “人有时活个面子,给个村长套着,一年千把块钱工资,跑就像二小似的,想一走了之吧,在村里干这些年,真丢下又舍不得。”王村长被袁野的话挑起伤感。

    袁野用力和他握手后,跨上摩托,踩着油门,顺着土路蜿蜒而出,路边草丛、水塘不时扑棱起鸟儿,作惊恐状。

    他直接到乡政府食堂,叶师傅正在打扫战场,给他弄点残羹剩饭填饱肚子,他返回派出所,压抑不住兴奋,将余得水、张侠喊到胡进明的寝室,商议到昆山去追捕,胡进明听说有了头绪,挤眉弄眼地说:“你带他俩去吧,我守着老窝。”

    袁野很快做出决定,吩咐余得水、张侠带点换洗衣服,后天早上九点在公安局门口汇合,他明天先到局里办好手续。

    余得水刚上班就碰上出远门,两眼发亮地提议:“所长,我们从局里借一张车子出去,那好潇洒。”

    “八字还没一撇,先不张扬,坐大巴去,抓到人再说。”袁野不想搞出动静,劳而无功,回来时脸上挂不住,他猛然又想起一件事,说,“张侠,你把程正明照片带上,见到人有个辨认。”

    胡进明理解袁野的为难处,说:“你们这趟去不轻松,没有具体地址,要靠硬摸,呆几天都说不准。”

    “不是姜局长电话催来催去,我们所单独去,我肯定不干。”袁野心里也没底,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态度,毕竟去了还有希望,不去一点希望都没有。

    “你明天早上要杨云久送吗?”胡进明关切地问。

    “不用了,我明天不回来,所里这几天你辛苦。”袁野说。

    “在家处处好,出门事事难,多带点钱,要省回来省。”胡进明的话让袁野心里发热,他点点头回到寝室,收拾几件汗衣,塞进包里。

    天亮透,袁野搭上班车到了县城,吃过早点,溜达到县局刑警队,贾主任在办公室,两人寒暄几句,袁野开了刑拘证,上到二楼,和姜局长汇报,姜局长叮咛:“路上注意安全,逮到人给我电话,我让局里去车子接你们。”

    袁野谢过姜局长,下楼步行到三合路口,拦了张过路车,到省城江淮汽贸门口下了车,门口保安见他一身警服,没问就让他大摇大摆进去,他向一位穿蓝色工服的妇女问明售后服务办公地址,径直上了一栋二层小楼,看到总经理烫金的门牌,他敲敲门,里面有人答话:“请进!”

    他推门而入,马小二坐在老板桌后面,手捧着文件夹,似乎很忙,头也没顾得抬,桌子靠里一侧端放着二十四寸的液晶屏幕,他替他担忧道:“配置这么好的电脑,可会用啊?”

    马小二听来人口气不对劲,蓦地一瞧,脸上挂满惊奇,说:“老哥来了,也不来个电话,我让驾驶员接你。”

    袁野搭在他对面的真皮转椅上,屁股晃了晃,揶揄道:“当经理忙很呢!”

    “看看月报表,大老板订了指标,不完成拿不到提成奖。”马小二一边叫苦,一边收起文件夹,抬腿到门口,喊了一嗓子,“春晖啊!”

    朱春晖从楼下上来,笑着招呼:“所长来了!”

    “给老哥泡杯茶,到隔壁不倒瓮订个包厢,中午你不要到食堂,陪所长吃饭。”马小二从老板桌抽屉掏出两包中华烟,扔了一包给袁野,又拆了一包,打一根过去。

    朱春晖泡过茶,下去订餐,袁野看他出门,问:“春晖现在咋样?”

    “一个月工资不够一个月用,又不回家,跟山花乡一帮人鬼混,我讲他带听不听,迟早要给我撵滚蛋。”马小二脸有怒色地说。

    “人都会变的,你只要讲到了,路怎么走,还要看他自己。”袁野说。

    “他最近跟程小燕搞到一起,还带她到公司睡觉,被我晓得,一顿鬼骂。”马小二气忿忿地说。

    袁野听到程小燕名字,心一紧,想到那晚的相见,他对她现在的行径不以为异,说:“年青人在一块,不也正常吗?”

    “老哥你不知道,程小燕变化大了,抽烟喝酒都会,我还听说她吃摇头丸,不然我烦这个神。”马小二说。

    袁野想摆脱这个话题,抿了一口茶水,说:“哎,这次乡里换届你咋没回去?你不蛮上心的嘛?”

    “小姑爷叫我不要回去添乱,我回去也没用,十人联上名,他不干,我也没门。”马小二叹气道。

    袁野解释道:“有些事不是他能左右的。”

    两人聊了一会山花乡的人事变迁,便下楼到不倒翁用餐,醉醺醺地回到公司,袁野和马小二歪在办公室沙发上,接着聊,说困了,两人眯了一觉,袁野坚持要走,马小二让朱春晖开车送他,车到市十二中门口掉头而去。

    袁野在学校传达室被看门老头挡住,他掏出工作证,并递上烟,老头客气许多,通融道:“学校还在上课,你到里面等吧。”

    他溜达到学校后面一排平房,见吴凌云寝室挂着锁,他便坐在门口石条凳上,拿出从马小二公司带来的参考消息,慢慢地翻阅。石条凳边是一棵一人抱的法梧,枝虬叶疏,被秋风一扫,发出稀稀拉拉声,阳光透过枝叶,变得零零碎碎,在报纸上跳动,晃得袁野的眼睛有些迷离。

    嘀铃铃!刺耳的电铃声响过,前面的教学楼教室像炸开了锅,学生蜂拥而出。袁野听到高跟鞋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他侧脸顾盼,吴凌云夹着教案、课本款款而来,穿着蓝色的套装,浑身透出职业女性的气息,她看见他,眼里含着惊喜,问:“你怎么来了?”

    “想接受再教育。”袁野开着玩笑,眼睛盯着她鼻子上那粒俏皮的痣。

    她拿钥匙捅开明锁暗锁,手里的教案、课本还未来得及放下,袁野尾随而入并反锁了门,他**辣的呼吸吹得她后面脖子痒酥酥的,她扭过身,四目相对,袁野揽住她细软的腰肢,尚残留酒气的嘴唇便贴上她的脸。

    门外传来钥匙的转动声,打不开,外面人徒劳地转动,并发出诧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