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七十四章荒唐工程

   中午时分,刘晓强从工地回到家里,马梅正哄女儿睡觉,他只得自己热饭热菜,草草填饱肚子,在卫生间洗把热水澡,拉着马梅上了床,少不得和她缱绻一番,待云收雨歇,马梅腮红未褪地和他提起吵架那档事,刘晓强不感兴趣,又加之困意侵袭,敷衍两句,便打起小鼾。-=手打吧会员手打 =*

    他一觉醒来,发现枕边已无人,他起床洗把脸,转悠到乡政府办公楼,在政府办遇到刘石,他吵着给他接风洗尘,就地打了几个电话,呼三邀四,不大会工夫,袁野、金云准鱼儿回游般到政府办公室,这天是星期五,乡里干部急着回去过周末,班下得早,天未黑,大楼里空空荡荡,只有两只冒失的麻雀飞进走廊,找不到出口,四处碰壁,惊恐失措地尖叫。

    刘石先到食堂做了安排,等刘晓强他们一行咋呼呼到食堂,叶师傅已将大碟小盘端上桌,大家按刘石所说,没有老年人,随意坐,自找座位。

    袁野以为刘晓强在工地呆腻了,想孩子及孩子她娘,回来讨取精神食粮,开口便问:“啥时走?”

    刘晓强说:“结束了,星期一去趟县指挥部,开个表彰大会。”

    袁野耳朵似乎有点背,没听懂他话的意思,重复地问:“结束了,整个工程结束啦?”

    刘晓强不放心地瞅了四周,压低声音说:“我说了你们不要往外传,要是给老百姓晓得,非把我们这帮人骂死,这个引水工程没有经过论证便开工,修这么长的渠道,本来准备引潜南干渠水到堰湾,为下一步开发千山旅游打基础,所以才弄出这轰轰烈烈的工程,后来县水利部门多事,把市里专家请来,谁知专家跑来一看,紧急叫停,说潜南干渠有水,山北堰湾有水,无需补水;堰湾没水,潜南干渠没水,根本不可能补水,县里老板慌了,又请省里专家论证,得出同样的结论,这工程还修个屁。”

    袁野他们听了甚是震惊,刘石憋不住地叫:“乖乖!上万民工修了半个月,还是废工程,这不荒唐吗?决策人要拉出去枪毙!”

    “枪毙谁,该枪毙的人在台上作报告,你不听刘书记说还要开表彰大会?保不准刘书记还要上台领奖,发表获奖感言。”袁野见怪不怪地说着,又清清嗓子,瞄了刘晓强一眼,用揶揄的口吻作着报告,“各位领导、同志们,山花乡潜南干渠指挥部在县委、县政府正确领导下、在乡党委一班人齐心协力下,山花乡数千民工奋战半月,劳民伤财地完成了这没?用的工程。”

    桌上几个人被他一板正经的神情逗乐了,刘晓强说:“你别幸灾乐祸,还真让你说中了,我们乡获得最佳组织奖,本人很荣幸地代表乡里去领奖。”

    “我提议为刘书记没?用奖,不对,为刘书记最佳组织奖干一杯。”金云准一骨碌站起身,高扬着酒杯说。

    袁野立马响应,邢庆松和刘石也收敛笑容,态度严肃地说:“为没?用奖喝一杯。”

    “领导获奖你们就这态度,可恶!不过,嫉贤妒能,人之本性,你们也是俗人嘛,站在台上,感觉总是很好。”刘晓强一口喝完杯中的酒,脸上大放慈祥,像刚开过光的佛像。

    金云准紧接着喝干酒,歪头斜眼地问他:“书记啊!谁半夜没醒尿床想出这主意?”

    邢庆松抢着回答:“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县里老板,你我就有这个能耐,出这个馊主意,谁听?”

    刘晓强打了一圈烟,说:“谁出这个主意,现在没人往身上揽,少不了解书记、翟县长的功劳,他们从山北乡出来的,处处替山北乡讲话,千山本来是我们乡的,硬给他们赖去,景点打子塘、乌龟石、娘娘脚、千山寺旧址都在我们乡境内,千山开发旅游却没我们身上事,山北热热闹闹,我们山南冷冷清清,景好不如人好,这次他们阴沟翻船,粉涂在屁股上。”

    袁野接过话头补充:“自古庙门坐北朝南,千山大庙建成坐南朝北,不是和尚不懂行道,大庙是政府投资的,谁嘴大,听谁的,山北乡出干部,庙门也对着北,可怜千山当家大和尚,听说最近染上癌症,来日不多,庙里居士就问他,你辛辛苦苦修行一生,全心向善,应接善缘,为何耄耋之年患其绝症,你听大和尚咋说,我身为方丈,庙门都开反了,修行也是白修行。”

    袁野不待他们插话,又自我感叹:“你听听,大和尚也是肺腑之言,这庙门方向就像当官站队,不在乎你做多少事,最重要的是别站错队。”

    “做错事不要紧,别跟错人,这工程到这份上,还要表彰,一切都按部就班,我们乡还留下一部分人,将剩下的涵管铺到沟渠。”刘晓强说。

    “现实版的皇帝新装!”袁野说。

    “谁也不敢喊皇帝没穿衣服,幸亏有了市里专家,*到此为止。”刘石说。

    这几人中只有邢庆松不抽烟,夹在一群烟鬼里,眼儿被烟雾熏得半咪,他泪水汪汪地说:“为刘书记凯旋而归,我们干一杯!”

    大玻璃杯才斟的酒,每人浅尝辄止,袁野放下酒杯,慷慨陈词:“千山如果要开发,小开发,应该利用我们这边天然地形,千山洼是个孤岛,放水进去,漫到白云寺下,四面环山,别有一番景致,哪像堰湾孤零零的大堰,四周是田,有啥看头!如果大开发,将凤凰村前面山缺口堵起来,放水一淹,一、二十小山便在水中央,胜似千岛湖。”

    “没喝两倍,尽说酒话。”刘石对袁野宏伟计划不屑一顾。

    袁野辩白道:“不是酒话,是位卑不敢忘国忧。”

    “县里哪有这个财力,我们县财政保证吃饭都不周全。”刘石拨打着小算盘,似乎袁野要虎口夺食。

    “不是没财力,而是没眼光,财政投资肯定行不通,要招商引资,筑巢引凤,小山头全部租赁,让有钱人投资,只要不毁林,不干违法事,让人家自行开发。”袁野豪气地说。

    “纸上谈兵!”刘石坚决否决。

    金云准看着刘石说:“你也是的,干嘛当真,人家当不上官,过嘴瘾都不行。”

    “等袁所长宏伟抱负实现后,我们去承包山头。”刘晓强笑着说。

    袁野举起杯子说:“天下纸上谈兵英雄,唯我等尔,干一杯!”

    玻璃杯碰得叮当响,大家成了英雄,酒便一饮而尽,方显英雄本色。他们天马行空地聊着,不知不觉,酒都喝高了,醺醺然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