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六十章余波未了

   下午梅子队十来位村民在老队长解绍定带领下,声势浩大地进了乡政府,周、金两位所长在小会议室接待了他们,双方互不让步,吵得一塌糊涂,办公室邢主任为防不测,给派出所去了电话,胡进明接过电话,征求袁野的意见,袁野说去看看,胡进明不放心,建议他带两个联防队员去,袁野不以为然,说:“这事我一个人去行。”

    他不想造成群众误会,人去多了,群众逆反情绪严重,他串门似地到了小会议室,赶上群众堵门不让周所长出来,解绍定是个老江湖,正不急不缓地说:“周所长,你不能走,这个事情呆有个说法。”

    周所长像是血压升高,脸红气喘地说:“我讲你们也不听,你让我给什么说法?”

    “不是我们不听,你说让农贸市场正常营业,我们也不是不答应,我们要求先重新丈量田亩,你没未答复。”解绍定一板一眼地说的同时,还向袁野笑着点了点头。

    “乡里和你们生产队已签过协议,让我来说重新丈量、重新签,我没这个权力。”周所长搪塞道。

    “你蹲点在我们村,我们群众有事,不找你找谁,乡里安排你和我们谈,如果你说你不能当家,我们去找汪书记。”解绍定抓住话柄,将他的军。

    周所长哑口无言,他当然不能怂恿他们去找一把手,也许一把手正在办公室听音,解绍定见他不表态,手一扬,作势带群众往书记办公室去,袁野迎面挡住,他拉了解绍定手臂一把,说:“老队长,我俩出来说说。”

    解绍定伫足,眉开眼笑地说:“不是要逮我老头子吧?”

    “我逮你去干什么?派出所又不缺烧锅的。”袁野开着玩笑。

    “老队长在家一天两顿酒,逮进去把他酒戒掉。”一个壮壮的中年汉子幸灾乐祸地说。

    “讨你这好口气,大美子啊!”解绍定乜了叫大美子的人一眼,不满地说。

    “怎样?老队长!时间干长了,又不退休,影响人家进步。”袁野打趣道。

    “我好不容易干这么大官,能随随便便让给他,当官真不样,我昨天在田上,我家老婆子喊我:绍定,回来吃饭!我就没听见,她一声老队长,我立马回来了。”解绍定风趣地说。

    一屋人哄堂大笑,紧张不快的气氛被笑声冲淡了,袁野拉着老队长到隔壁办公室,问:“老队长,你和周所长吵什么?”

    “周所长在我们哪儿蹲点,我们是熟人生吵,故意吵给乡里领导人看看。”解绍定狡黠地眨巴着细小的眼睛。

    “上一届领导定的事,周所长就是想做主,不经乡里研究,也作不了主。”袁野劝解道。

    “我纸糊灯笼,心里明白,盖农贸市场是好事,我老头子也支持,不然我也不会签字,不是刁人大倒了霉,我还说他坏话,他屁股坐歪了,把农贸市场交给马劲飞个人,一间房子盖成功,可花到一万块钱,他卖三万五,不都是卖我们地皮钱吗?这我也不讲,人家弄到钱是人家本事,他在农贸市场还雇人收费,连我们社员卖个菜都要交钱,鼻子竖得比脸高,我看不惯,你会要钱啊!我也要钱,我要的钱是天经地义,到哪儿都站住脚,不像他黑收钱。”解绍定恨恨地说。

    “这事急不得,乡里会研究的,你不要吵,把群众意见集中上来,搞个文字交给周所长和金所长,看乡里怎么研究。”袁野建议道。

    “我晓得吵没有用,不吵没人把群众当回事,我不给你为难,马上带社员回去,乡里不给答复,我们到县里去反映,我不相信没说理的地方。”解绍定看得很清楚。

    袁野笑了,打住这话题,问:“老队长,你那个狗獾子可给我留着?”

    “狗獾子哪留住,变成屎都肥了田,只要你去,我那儿还有两只跑兽,蒸一窑碟,我再捞点鱼,喝酒菜还是有的。”解绍定眼笑咪成一条线。

    “老队长,给你一讲心痒痒的,可今天不能去,你带人到乡里来,我跟着你去喝酒,好像我们是一伙。”袁野吧嗒着嘴说。

    “理解,等两天老头子来请。”解绍定知趣地说。

    他返回小会议室,将二美子等两人喊出来,在走廊叽叽咕咕一通,又折回去。

    “你俩所长在这儿,我们等两天来乡里讨信,再不给我们答复,我们到县里去。”解绍定下了最后通牒,带着群众一窝哄地下楼,楼梯道一片杂沓声。

    周所长见群众散了,在会议桌敲敲黑壳笔记本,似乎本儿落上灰,走到门口向袁野诉苦:“农贸市场是工商的事,乡里非要抻头,管出事了没人管了。”

    金云准在后面说:“周所,你和领导汇报吧,我有事找袁所。”

    袁野随同金云准到了楼下土地所,他瞅着金云准问:“有事啊?”

    “没事,我懒去汇报,讲真话,不对领导脾气,领导不爱听,顺着领导话讲,老百姓不干,不如放屁。” 金云准说,“这事非要闹到上面,上面发话,土地重新丈量,其实量不量都那回事,老百姓早就拉过皮尺,现在就是谁掏钱事情。”

    “袁所长,你在这儿,书记找你。”邢主任忽然闯进来。

    金云准笑了,说:“这好事跑不掉你。”

    袁野摊着手说:“叫我上去,我也没点子。”

    袁野上楼,汪成运还在他原先的房间办公,只是门楣上挑出的硬塑招牌换成书记室,他见到袁野很客气,忙着给他泡水,袁野受宠若惊地说:“刚在下面喝过。”

    汪成运说:“农贸市场的事你还要做做工作,县里很重视,李贵生副县长打电话过来。”

    袁野装憨装痴地笑,不吱声,管他什么李县长、王县长,和我没关系。

    “这个挑头的解绍定,你找他谈谈,吓吓他。”汪成运轻巧地说。

    袁野心里道:吓吓他,他又不是三岁小孩,拿什么去吓吓他。他没去顶他,只是说:“我刚才和他谈了,让他不要到乡里闹。”

    “不到乡里闹还不行,农贸市场开业他不能在里面捣乱。”汪成运得陇望蜀地说。

    “他们说土地补偿事情,我也搞不清。”袁野试探书记的态度。

    “补偿都补偿过了,哪能再补偿。”

    汪成运不愿触及问题实质,袁野也就一旁敷衍:“我看到他再和他谈谈。”

    至于谈成谈不成,就不是我袁野身上的事。

    “只要他不里戳外捣,事情没那么复杂。”

    汪成运话未说完,桌上电话清脆地响了,他眉头皱成“川”字形,不耐烦地拿起电话,听了片刻,言表不一地说:“谢谢你了,这两天我肚子不舒服,我就不去了。”

    那边电话似乎不依不饶,他又说:“不要领导打电话,你这么客气干什么?我到时和解乡长一道来。”

    他放下电话,当着袁野的面骂:“什么鸟人,吃饭也搬县领导。”

    “县领导真重视,就把土地费用解决。” 袁野出着馊主意。

    “老弟啊!上面只会压,哪会真体贴下面,事情出来,他们只要不讲岔子话就行了。” 汪成运气愤难平地说,“我们就这么定啊!”

    袁野不知定什么,但还是毅然地点头离开,他刚到派出所,刘建德从值班室蹿出来,说:“所长!电话。”

    “谁的电话?”袁野有些警觉。

    “马劲飞的!说找你有事。”刘建德倒很兴奋。

    说鬼有鬼,袁野小声地问:“你没说我在所里吧?”

    “我说没看到你,他让我上楼找找。”

    “说我到县局去了。”袁野见刘建德一脸困惑,说,“农贸市场的饭不是那么好吃的!”

    刘建德牛眼眨了眨,明白过来,在值班室大声地叫:“所长到县里开会去了,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哪晓得。”

    袁野在胡进明的办公室和他碰了头,说了下午乡里的事,提到马劲飞请客,胡进明不爽道:“把我们当讨饭的,出岔子就想起我们。”

    袁野说他不想和马劲飞照面,出去溜达溜达,胡进明意志坚定地说:“我晚上回去,就是他来,我也不去,我没喝过酒啊?”

    袁野胳肢窝夹本书,抄小道到小山头,寻个向阳的山坡,席地而坐,太阳正西移,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