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五十四章相亲(一)

   “别吓我,刘书记!我这两天胆正小,听不得大话。”袁野脖子没扭正便搭腔,手从褂口袋摸到裤口袋,找着传呼。

    “逮虼蚤啊?衣服脱掉,我帮你逮。”刘晓强看他摸了半天,一无所获,讥讽道。

    “大白天*服有伤风化。”袁野拍拍脑瓜,像敲打锈迹斑斑转动不灵的机械,甚为不满地说,“怪不得台上领导经常说不换脑筋就换人,出门传呼都忘带了,上了年纪精气神是不够用。”

    “我看你毛病根子不是出在年纪上,是打枪受了刺激,你带人瞧病也不晓得走点私,顺便瞧瞧自己,凭我的观察,你不是精气神不够,是出在精神上,目前还不严重,我要不关心,任其发展下去,你迟早要吃人家一枪。”刘晓强危言耸听地说着,活脱一个骗钱的江湖郎中,袁野亦步亦趋随他进了办公室,歪在他长桌对面的椅上,对他的苦口良言毫无反应。

    刘晓强不得不提醒:“我跟你说的事,你可记得?”

    “什么事?”袁野端正坐姿,打起十二分精神想了想,连个事影子也没出来。

    刘晓强看他回忆不出,先将这话题放在一边,捡他关心的事问:“开枪不受连累吧?”

    “正当开枪,可开枪开出个爷来,他伤了,我要花钱治,伤好了,精神又出岔,还得筹钱送他到公安医院,刚才我还在书记办公室磨,弄了一千块。”袁野自己像中了枪,唉声叹气。

    “晚上到我家吃饭,我给你压压惊冲冲喜。”刘晓强话说得干脆,但笑得诡谲,不像是临时动意。

    “就这事?”袁野怀疑他雪中送炭,动机不纯。

    “现在就去。”刘晓强掷地有声,不容置疑。

    “太阳还没下山就去喝,要多少酒。”袁野转念一想,在他家中怎么算计,他也沾不了便利,遂跃跃欲试。

    “你真体谅我,担心我家酒搁馊了。”刘晓强的口气不像是感激,倒像是痛心疾首,“看你也人模狗样,一提酒,人模丢了,就剩狗样,跌我份!徒靡我口舌,还在人家姑娘面前,把你夸得像一朵花。”

    “男人应该是树,怎么是花?一点生物常识都不懂。”袁野在认真纠正他的同时,忽然想起他话里套话,“哎!我像不像花,和人家姑娘有什么关系?”

    “哦!就姑娘这句话入脑,你真糊涂还是假糊涂?我上次和你说的对象事,如此重大你都忘了?”刘晓强大有恨铁不成钢之态。

    “噢!”袁野如梦初醒,嬉皮笑脸地说,“我以为你闲的慌说着玩,还当真!”

    “少?嗦!人生大事能当儿戏,姑娘来在我家,你跟我过去。”刘晓强的话毫无商榷余地。

    袁野见动真格的,头皮一阵发麻,推是推不掉的,好歹人家也是做善事,和修桥补路属同一类型。袁野见抱怨情理难容,只得试探地问:“你说我不在可行?”

    “乡政府门口贴讣告,说你不在,我也要把你拉起来。”刘晓强回得更绝。

    “不就见个面,谁怕谁!”袁野找不到退路,颈项一梗站起身,色厉内荏地说,“你把酒拿来,我先喝着。”

    “你喝个鬼,烂苹果一个,还装青。”刘晓强将袁野搡出去,带上办公室的门,两人下了楼,袁野岔进民政办,和周主任说借钱的事,既然是书记、乡长的意思,周主任二话没说便从抽屉里点出一千块,交付到袁野手上,袁野逗道:“周主任,没想到民政办先奔小康啦!”

    “狗屁!不是昨天县里才转一笔款下来,乡长也不敢说让你从我跟拿钱,乡穷就像光蛋过日子,每使一笔钱都有数。”周主任自嘲道,“我也晓得钱在我手上捂不热。”

    “走啊!” 跨在门口的刘晓强不满袁野的磨磨蹭蹭,忍不住催促,解差般押着袁野向他家走。

    袁野进了院门,瞅见刘晓强的妻子马梅正蹲在厨房门口摘菜,因她担任乡里妇女主任一职,他上前招呼:“马主任,菜可烧好了?”

    马梅个头不高,长得秀秀气气,她放下手头活,嘴一呶,说:“人在屋里。”

    袁野看她郑重其事,反而脸面有些抹不开,脚下生了根。

    “走啊!到屋里喝茶。”马梅提高了嗓门,显然是给里面的那位通风报信。

    袁野表情难堪,汗从脸上渗出,没话找话地说:“今天天气有点热。”

    “我晓得你是热。”刘晓强从背后推了一把,袁野硬着头皮进了他家的客厅。

    一位着白坎肩、绿裙子的姑娘坐在四方桌一侧木椅上,心不在焉翻阅着花花绿绿的杂志,靠桌上方墙上挂着**的画像,他老人家见袁野进来,表情如故,那姑娘起身冷眼打量穿警服的袁野,愣了!袁野脱口而出:“吴老师!”

    马梅怕表妹和袁野头次相见尴尬,从厨房处撵过来,见二人相识,便打趣:“晓得你俩认识,我真是多事。”

    吴老师侧脸向马梅低语,马梅笑得喘不过气,对着袁野大声说:“我表妹还以为你是山花中学教师。”

    吴老师脸蛋泛起红云,眼光示意马梅不要说了。刘晓强似乎心有不甘,忙乎半天自己反被袁野套进去,这事本来应该是袁野求着喊着找他的,他嚷道:“就他还像老师啊?警服一脱,土匪;警服一穿,警匪。”

    “哪有介绍人这么介绍人的,我家表妹还以为我把他往火坑里推。”马梅抢白着丈夫,又转脸对吴老师说,“他俩在一块,讲不到三句真话,他还说人家土匪,自己长得就像土匪。”

    “马主任不能这么说,刘书记还戴个眼睛,在土匪里至少是个师爷。”袁野心情不错,抓住时机,对刘晓强反唇相讥,吴老师一旁抿嘴矜持地笑。

    “你们是熟人,我陪着也是多余。”马梅含笑地嗲着刘晓强,“刘书记,你不是第一次到我家来,就别客气了,帮我忙菜。”

    袁野插话:“在家喊书记,太正规了吧。”

    马梅莞尔一笑说:“干活喊书记,提高他工作积极性。”

    刘晓强委屈地说:“别书记长书记短的,我还是副的,在乡里是副书记,在家里还是副书记,就转不掉正。”

    刘晓强两口子斗着嘴去厨房了,吴老师和袁野相视一笑,袁野说:“你表姐以为我们很熟,我还不知你的大名。”

    “吴凌云。”她笑着说,“你那天拿着本书,我还真以为你是老师,没想到你是警察,我以为警察――”

    袁野看她欲言又止,说:“警察的形象是黑粗大,我还有点差距,我有信心有决心迎头赶上,其实当初我填志愿,也填了师大,分不够,人家不要我,秀才不成成了兵。”

    “你那个学校的?”

    “南岗中学八五届毕业的,你呢?”

    “也是南岗中学的,*届。”

    “毕业早了,不然早认识你这个??才女。”袁野本来想说美女,话到嘴边,变成才女。

    有了南岗中学这个共同话题,学校的趣闻趣事便历史般地重演,还有文学,不懂文学的人尚且说说文学,两个沾上文学边的人,不谈谈文学,似乎说不过去,袁野在唐诗宋词上看着她脸色说,那是人家的专业,稍有不慎会露出马脚,他小心翼翼将话题引到现代朦胧诗,便展开说了,他知道大学没设这门课,没设课的学问就没有主流定论,即使牛头不对马嘴,也是一家之言,他从北岛侃到舒婷,并说到老乡梁小斌,说梁小斌在印刷厂不务正业,整天写着同志们听不懂看不明的诗,他们以为他精神出故障,他出名了,他的同志们才闹明白,原来诗人和精神病人有着惊人的相似。

    吴凌云被他说的扑哧一笑,说:“幸亏我不写诗,不是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