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五十二章疯狂的落榜生(二)

   去年双抢的一天下午,天忽然变了,云彩赶集般挤过来,看情形要下雨,我家田上稻把刚割过,散放未来得及挑,我急得慌,小孩大伯正在挑自家稻把,腾不出手,我摸索郢里就许正宗闲点,他田少,活早干完了,我去叫他,他二话不说,跑到田里帮我扎、帮我挑,连抢是抢,他挑最后一转把子到场地,雨下来,像插竹竿,他让我回去躲雨,光着头将稻把垒好。

    我到家衣服都淋潮了,打了两个喷嚏,婆婆烧一锅水,我洗个澡,换了一套干净衣服,身体才焐过来,天已黢黑,吃晚饭时,我想许正宗忙到一大晚,肯定连晚饭都没顾上煮,我吃过,铲点热饭,炒了个青椒鸡蛋,打伞端盆送过去,他正在家刷锅,他一个人过,邋遢得很,中午吃饭的锅都没刷,我打趣他:“别忙了,赶紧趁热吃饭吧。”

    干体力活的人肯饿,何况他挑了一下午把子,他饿鬼投胎般地咽着,没一会把满满一盆吃个底朝天,我后悔没把剩饭都铲过来,问他:“可要了?”

    他有点难为情,掩饰地说:“菜炒得好香。”

    他端着盆子要刷,我没让,说:“我拿回去,一块儿刷。”

    他和我拉扯,捉住我的手不放,我的脸发臊,说:“放手!”

    他不肯放,呆呆地盯着我脸看,盯得我身上起鸡皮疙瘩,我凶他:“干什么?”

    他傻里吧唧说我长得好看,我说这话等你娶过媳妇和她说,她爱听。他疯劲上来,一把拦腰抱住我,他长得粗实,胳膊就像铁箍一样,抱得我气喘不过来,我以为他开玩笑,想沾点便利,吓他:“门开着,人来了。”

    他嘴上说这么大雨谁来,还是怕人闯进来,弄得脚大脸丑,他把我抱到门口,腾出一只手将门插上,我看他不像玩笑,便说:“我叫人了!”

    “你喊啊!”他晓得我抹不开面子,还心安自得、有恃无恐说,“外面雨这么大,你喊也没人听见。”

    他在我身上挤啊、揉啊,乱摸乱搞,我拼命挣,挣得我一点力气没了,浑身发软,说:“我看你想干什么?”

    他在我耳边老央求:“和我做一次。”

    我不答应,没吱声,他就把我往床上抱,拽我裤子,我怕她把我裤子撕烂,回去给婆婆看见不得了,便解开裤子,他把我全身扒得精光光的,我看逃不过这一劫就不动了,说:“仅这一回。”

    他脱得光溜溜的,扒在我身上,他没做过这事,那东西像烧红的铁棍,在我下身乱戳,我痛得受不住,就叉开腿,他还是瞎捣鼓,急得一头汗,我看他可怜巴巴的,扶他一把,他一进去就丢了,他没得到味道,舍不得让我走,我担心时间长,我婆婆找来,帮着他又做了一回,他这回得逞遂愿了,便放我走,我临走骂他:“没良心,将人家好心当作驴肝肺。”

    我回家时,婆婆犯疑惑,说我呆时间长了,我说人家帮我们挑一下午把子,我看他锅没刷,帮他刷锅,她听我这么说也没话讲。晚上睡觉,我觉得我和他做这丢脸事,对不起我丈夫。我歇很长时间没睬他,看到他,躲得远远的。

    他不死心,偷闲觅空找我搭话,今年开春,他在田上看到我,向我跪着,说对不起我,我说大白天你向我跪着,给人看见,你不嫌臊我还臊。他非让我答应和他讲话,我瞧远处来人了,就允许他了。

    油菜花开了,有一天我在田上除草除晚了,不知怎么被他瞄上,他死皮赖脸缠着我,在田埂上又做了一次;自此他一发不可收,像害馋痨病,越吃越馋,只要看我干活,他就去帮忙,不让他干都不行,得空便缠着我做那事,而且他胆子越来越大,有时候晚上摸我窗子,我不出来,他就敲,有一次,他把我家放在窗下的浓水钵睬烂了,我婆婆没睡,听到动静就出来,他学狗叫跑了,我婆婆看浓水钵是人踩的,回到家喋喋不休地骂:“*不摆尾,牙狗不敢上。”

    上次我小孩爸爸端午回来,婆婆让他带着我一道出去打工,我短逮在她手里,没敢犟嘴,说等早稻收割后出去,我婆婆近一段时间看得我很紧,我到哪儿,她到哪儿,一刻不见我,到处找,他得不上手,在我跟嘀咕,说要除掉这老不死的,我以为他说着玩的,哪晓得他真下了手。

    “都是我作的孽,你看我怎么办?”她无助地看着袁野,眼神充满绝望。

    袁野怕她想不开,走上绝路,说:“事情到这个地步,你也别想不开,目前你帮你婆婆治好伤,如果你还想和你丈夫过日子,你和你丈夫一道出去打工,你婆婆以后和你小孩大伯过。”

    “你丈夫可知道这件事?”袁野问。

    她听拧了,说:“他不晓得。”

    “我说你丈夫可知道你婆婆受伤的事?”

    “我托人送信?他了。”

    袁野录完口供让她签字,她的手战战兢兢,字写得歪歪倒倒,签字捺印后,她眼巴巴地望着他,袁野明白她的意思,说:“你放心,你丈夫不会知道的,你丈夫回来问这事,你说你婆婆和他吵嘴,被他打了,你婆婆老了并不糊涂,她要说早说了,她晓得话出口,你和他儿子日子算过到头。”

    她忐忑不安地出了门,袁野和胡进明作了分工,胡进明带程德芹到医院去找老奶奶问话,袁野领着张侠和程军去逮人,刘建德一听自己在所里看门,急得团团转,袁野也不睬他,上车就走了。

    许正宗躲在堰西村他舅舅家,堰西村是张侠老家,袁野未通知村干部,照直扑过去,车子停在大房郢郢头,袁野他们将他舅舅家前后门一踩,张侠进门打探,许正宗不在家,他去田上替他舅舅摘西瓜,他们马不停蹄奔到郢后田野,看见田上人就问,一个戴草帽的中年男子热心地指着前面的一块瓜田,说:“那就是。”

    袁野顺着他手指方向看,见那块瓜田有三个人正弯腰撅屁股下瓜,他们迅速向瓜田靠拢,许正宗立身擦汗发现了袁野他们一行,他像被惊动的兔子,拿把锯镰刀撒腿就跑,跨阙跃坎,慌不择路,袁野他们跟着他屁股没命地追,一条小河拦住他去路,这家伙蹿进河里,淌水过河,程军跑得快,紧咬着他,脚头收不住,也蹿入河中,害得他一只皮鞋陷在河里,也来不及摸;袁野和张侠从小河窄处一跃而过,看到许正宗跑进湾东村柏郢,一个转打不见了,他们分头找,袁野拔出挂在腰上的*式手枪,奔向东头,他在东头绕了一圈,没发现,忽听西头程军扯着嗓门喊:“在这儿,在这儿。”

    袁野拎着枪向西头迎,见许正宗吭哧吭哧地跑过来,他边跑边回头看,这家伙手中的锯镰刀明刷刷的,袁野伫足打开枪保险,拉簧子弹上膛,向天鸣了一枪,清脆的枪声吓得他一颤,他停下来,见袁野手中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他,他眼睁得老大,眼底泛血丝,他慢慢向袁野靠近,手中的锯镰刀上下砍着,锯镰刀弯弯的,像半个月亮,刀头对着袁野,袁野一时不知怎么应对,开枪打他人,似乎还没到那份上,他随着刀头向后一步一步退,喝道:“你要再往前上,我一枪打死你。”

    许正宗迟疑一下,仿佛在判定袁野敢不敢开枪,脚头停下来,两人像一对公鸡,相互对峙着,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张侠从许正宗身后的屋地框闪出,袁野大声地喝着:“你浑的了,不认识我啊,还不把刀放下。”

    许正宗盯着袁野,眼里射出暴戾、凶悍的目光,那目光像他手上的锯镰刀一样让人心寒,和袁野平时见到的那个憨憨一笑的老革命恍如两人,张侠冷不丁冲上来,一把抓住许正宗那只拿刀的手,许正宗个头不高,长得又壮实,手臂肌肉发达有力,张侠掰不过来他的手,袁野眼看他要挣脱,便冲上去,一手抓住他另一只手,另一只手扣动了扳机,对地开了一枪,“啪!”的一声,许正宗应声跪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