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五十章农贸市场试业(三)

   “程小燕!”这声音沙哑,在程小燕听来像是惊雷,面前这个人曾无数次闯入她的梦境,如今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相见,是命运在捉弄她吗?如果当初这个人接受自己爱情的表白,即使家庭发生变故,即使学校谈的男友和她分手,说不定自己不会和那个屁小孩谈恋爱,自己决然不会走到这步。

    她是在一次酒后听从一个女友的诱惑,陪陌生男人开房间,当那个男人将一叠钞票点给她时,她觉得自己很贱,可花钞票的感觉很爽,钞票来得快,她花得也快,本来她也不是黄花闺女,有什么值得惋惜的,她反而觉得她谈恋爱时很傻,给那个本科的男生哄了几句,她陪她上了床,将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交给了他,这又怎么样?他毕业后为了留在省城工作,勾搭上一个据说有背景的丑女,抛弃她,像抛弃他穿过的一双拖鞋,她还不死心找他,问他为什么,他搬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理论打发她,脸也不红。

    她猛然产生这样的念头,也许她从卫生间一出来,袁野就认出了她,这家伙眼贼得很,他的道貌岸然是演给她看的,不然他不回家,赖在宾馆干什么?还不是拿锯截葫芦―想要瓢嫖,她怀疑当初她和他相处时,这家伙也是满脑子**,只是碍于她父亲,不敢下手,她要撕开他的画皮,让他像狗一样趴在身上,在挖苦奚落他。她的羞耻感消失了,双手从脸上拿下,直勾勾地看着他,说:“没想到吧!出这个门,我俩不认识。”

    如果她不是程小燕,袁野会嘲弄她:你不如说裤子套上,我俩就不认识。但她的确是程小燕,是他老先生的女儿,他讲不出口,他不知道在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她一个学生妹变成如此厚颜无耻,他问:“你父亲还好吧?”

    程小燕眼里父亲的形象,在他婚变那一刻已轰然倒塌,她忿忿地说:“他和一个婊子结婚了。”

    她话出口,脸儿发起烧,似乎自个儿?了自己的耳光,说人家婊子,自己又是什么,也许在他眼里,自己就是婊子,她瞪了他一眼。

    袁野想不到老先生官场失意,情场倒得意,干出临老**的花招,难道他丢弃了女儿不管不问?他满腹狐疑地问:“你父亲对你不好?”

    “你挺无聊,老问我父亲干什么,我俩在一块,你不用担心,他不会知道的。”她一脸狐媚,送出**辣的目光,屁股落在宽大的单人床上,席梦思弹着她,身体抖了抖。

    本来房间就很温暖,袁野面对一个活色天香的异性,浑身燥热得很,他不是入化的老僧,胯部早有了常人的反应,他夹着尾巴做人,畜牲变成人要上万年的进化,人变成畜牲只要一瞬。

    她看到他眼里的火苗,暗自兴奋,她要将火放大,将她和他架在火上烧烤,她解开胸罩背后的纽扣,两只花蕾在袁野的面前绽放,她又捋下她的三角裤,大字型的躺在床上,等待着袁野像其他嫖客一样的入侵。

    袁野不敢再逗留,他自信没有这个定力,躺在床上的是成熟*的女人,不是原先的那个短发的女生,他扑上去,伤害的是那个短发的她,也伤害了自己,他迅速起身冲出房间,将门锁好,他隐约记得马小二是638房间,他找到那个房间,试探地敲了敲,门开了,马小二意外地问:“这么快?”

    “什么这么快?”袁野奸诈地问。

    马小二漏了馅,也没什么好瞒,怕袁野说他下套,抱怨:“我说不要安排,他非要安排,说找个人给你捶捶腰。”

    “海南回来就是不一样,难怪人家说不到海南,不知道身体不好。”袁野揶揄道。

    马小二见袁野未雷霆万钧,感兴趣地问:“那女孩长得怎样?”

    “咋,担心资源浪费,你去啊!”袁野乜着眼怂恿。

    “我不是那种人!” 马小二连忙声辩。

    “哦,我是那种人。”袁野提高嗓门说,“赶快送我回去。”

    “这么好的条件,不睡一觉,可惜。”马小二有些不舍,怕便宜了宾馆。

    “睡一觉,我就讲不清了。”袁野深谙其道,“劲飞不会去敲我门。”

    “邹书记怎么办?” 马小二踌躇地问。

    袁野不知道邹书记怎么办,他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这时去冒然敲门,设局的人变成了自己,他说:“他要走,找不到我们,会打电话给劲飞,何况劲飞明天早上会到宾馆的。”

    袁野和马小二找到电梯口,顺着电梯下到一层,总台女服务员瞌睡恹恹替他们退了房卡,用古怪的眼光打量着他们,马小二多情地说了一声拜拜,袁野上车臭他道:“你以为人家瞅你,是你长得帅,她认为我俩半夜退房,是不干好事的。”

    车到路口,马小二见红灯停下,忽然扑哧一笑,说:“老哥,我真服你。”

    “服我什么?有心无胆。”袁野点了两支烟,在他嘴上按了一根,说,“你要在626,我也服你。”

    马小二不懂他话里的意思,谦虚地说:“我啊?保不定会走火。”

    绿灯亮了,马小二挂档、起步、加速,车上206国道,袁野假装无心地问:“程书记现在怎么样?”

    “他啊?在县城睡了一个女人,这女人不是省油灯,甩不掉手,和他老婆离了婚,净身出门。”马小二说。

    “他女儿呢?”

    “他女儿不小了,估计随她妈吧,我在县城见过她一次,时髦得很,打扮得像个鸡。”

    “今晚劲飞花了不少吧?”

    “他不做亏本生意,他的农贸市场还靠你支持,县里有扶持政策,邹书记以乡名义报上去,大棚钱能省下来。”

    两人唠嗑着,车子不知不觉到了山花派出所门口,袁野下车,马小二走了,派出所静悄悄的,值班室门口路灯惨淡地亮着,袁野上楼睡觉,程小燕的身影让他一时丢不下,直到外面传来山蛮子鸣叫,他才合上眼。

    袁野醒过来时,日头通黄,他让朱春晖开车送他上街,远远的便听到清脆的鞭炮声,农贸市场开业了,他下车走进农贸市场,里面人头攒动,各门面依次摆放着各类商品,买卖双方讨价还价,一副热热闹闹的景象,农贸市场宽敞的办公室里站着、坐着工商人员、乡政府人员,袁野见人多得不能立脚,便不往里面走,准备找个地方吃早点,从办公室里出来的马劲飞恰好撞见,他笑着说:“怎么不进去坐坐?”

    “人多,我转转,你忙。”袁野笑着答道,两人心照不宣,谁也不提昨夜的事。

    “中午吃饭过来!”马劲飞客气道。

    “不要喊,我要来就来。”袁野更不客套。

    马劲飞拱拱手,忙他自己事。袁野转了一圈,见闹而不乱,坐车下去,在韩嫂的小吃部边叫停了车,袁野进去,叶师傅刚抹净油晃晃的嘴,凑到韩嫂跟神侃:“弄妈的,马劲飞真会干,农贸市场门面生意好的很。”

    韩嫂瞥见袁野进来,问:“所长吃什么?”

    “来一碗柔丝面。”袁野说过,瞅着叶师傅笑,叶师傅被笑得浑身不自在,肩膀耸了耸,似乎身上爬了个小虫,他又要替袁野付账,袁野阻拦道:“我一来,你就付账,是不想让我来。”

    叶师傅被他话儿梗住,伸出的手缩回来,瞟了眼韩嫂扭动的腰肢,拎着菜篮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