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四十八章农贸市场试业(一)

   袁野一大早在楼上走廊,见一张琼字打头的黑牌照轿车驶进派出所大院,知道海南的马劲飞老板来了,马老板是山花乡人,和袁野同龄,在海南发了迹,这次回到家乡,投资盖了个新的农贸市场,征地动工之初,因农贸市场排水沟的出口与山花村梅子队群众杠上了,还是袁野找老队长解绍定协调的,他清早来所,莫非农贸市场施工又出了新的问题。

    果然,车上下来的是马老板,他上身是一件梦特胶蓝色衬暗花鳄鱼衫,下身是乳白色的西裤,头发反背,露出宽宽的额头,方方正正的一张脸上两道浓眉尤为突出,显得男子汉味十足。

    袁野在楼上便喊:“马老板,今天怎么这么清闲啊?”

    马劲飞抬头见是袁野,笑容满面地说:“所长没事不到我那儿去,我的小工程你也看不上眼。”

    “马老板是干大事的人,今天来可有什么事?”袁野看着马老板上了楼,将他领进办公室。

    马老板从裤口袋掏出一包白壳的H牌香烟撂在桌上,说:“这是朋友带的,你尝尝。”

    袁野也不客气,撕开包装,替自己点了一根,他晓得马劲飞不抽烟,没散给他,吸了一口,感觉烟味很淡,说:“这烟蛮清谈的,没有外烟味。”

    “我不抽烟,拎不清,你要觉得不错,下回我带一条给你。”马劲飞话题一转,说明来意,“我来请你晚上到市里坐坐,农贸市场明天我准备试营业。”

    “不用麻烦,到时候我去就是,我先在这儿恭贺!”袁野说。

    “晚上我没喊多人,就你和邹书记,我们聊聊天,明天人多,我不单独请你。”马劲飞见袁野没推辞,说,“我还要到乡里去一趟,下午我让小二接你。”

    “你忙!”袁野将他送下楼,看着他开车一溜烟走了。

    刘建德站在值班室门口对袁野感叹:“势子真正。”

    “农贸市场现在怎么样?”袁野有一段时间没到那儿去,不知道近况。

    “门面和案台都租了,钱往马劲飞口袋淌,街上贴着通知,明天试业。”刘建德一副歆慕的口吻,“所长,马老板来可是请你?”

    “对哦!明天没事,你们去给他捧捧场,马老板请你们吃饭。”袁野提到吃饭,刘建德来了精神,包谷米般地裂开了嘴。

    傍晚,马小二开着马劲飞的琼牌车子到了派出所,胡进明探头见是马小二,知道他是找袁野的,问都没问,袁野和胡进明招呼一声,钻进车子,见车上没其他人,问:“没其他人?”

    “我家叔子接邹书记先走了。”车子拐出大院,马小二便挂档快速行驶,袁野对他的驾驶技术知根知底,任车子撒欢地跑。

    上了206国道,路面车子多了,马小二将车速降了下来,袁野问:“小二子,农贸市场开业,你可帮帮忙?”

    “家门口收费,我懒干,我叔子请我,让我帮他照应照应,我不好推,先干一程,按我的意思,收个租金,卫生费等费用交给街道或坐梗队收,等房子卖掉,市场交给工商、街道管理,小地方人,收个三毛、五毛,能吵个半天。”马小二说。

    “你叔子可给你工资?”袁野问。

    “讲是讲了,没确定,我不会干长,你别看我家叔子,票子不少,扣门,农贸市场收租金,天经地义,房子一天没卖掉,是你的,人家没话说,收其他费用,名不正,言不顺,人家不给,又不能打架,形势不好,我闪人。”马小二脑瓜倒是清醒得很,他不屑同门叔子做法,和袁野和盘托出他内心真实的打算。

    两人闲扯着,车子不觉就到了省会淮河市,刚转到延安路一家新粤大酒店门前,一个穿着北洋军阀服装的门童从门口窜出来,指挥车子倒进停车位,袁野二人从车上下来,门童一脸媚笑地问:“先生,可预订过?”

    “888!” 马小二随口答道,不拿正眼瞧他,似乎真是宾至如归。

    “888,上客!”门童见怪不怪,拖着嗓子吆喝,门口一个穿着红旗袍的迎宾小姐将他们领进大厅里间的一个包厢,邹书记和马劲飞两人已到了,包厢里还有两个齿白唇红的姑娘,袁野不认识。

    马劲飞和袁野寒暄后,指着一个高个圆脸的姑娘介绍:“省黄梅剧团的韩亚雯。”又指着另一位瓜子脸、稍矮点的姑娘说:“省黄梅剧团的楚静。”

    两个美女友好地向袁野和马小二笑笑,马小二抢过马劲飞的话,指着袁野说:“我们家乡派出所袁所长,我啊,跟我叔子混饭吃的。”

    马劲飞看着两位美女,笑着解释:“他和我辈分是叔侄,在家乡发展,你们喊他马总。”

    人到齐了,马劲飞看着品茶的邹书记,问:“书记,可能起菜?”

    邹书记点了点头,对着袁野说:“我没酒量,今晚袁所长多喝两杯啊!”

    “书记就是谦虚。”马劲飞开门向外面的服务员说,“起菜!”

    尽管他们这桌只有六个人,马劲飞订得包厢很大,里面装潢也够豪华,还带着卡拉OK,在等菜之际,马劲飞点开卡拉OK机,选了一段黄梅戏唱段,笑着说:“两位专家,试试小地方音响怎样?”

    他将两个无线话筒递给韩亚雯和楚静,伴随着优美的黄梅曲调,韩亚雯轻转歌喉,如黄莺鸣叫,玉珠落盘,“树上的鸟儿成双对。”楚静以男声相和,字正腔圆,柔情似水,“绿水青山带笑颜”……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唱着,邹书记、袁野等屏气凝神地倾听,暗自赞叹:专业就是专业,身临其境,比录音带更胜一筹。一曲唱了,众人鼓掌,送菜的服务员和包厢服务员靠在门口,听得入神,忘记了送菜,马小二向她们嚷了一嗓子:“你们送菜,发什么呆?”

    那包厢服务员红着脸,连声说:“对不起!”她赶紧摆盘布碟,大酒店就是大酒店,菜传的很快,一会儿工夫,桌上满满当当,女服务员又托来两个玻璃杯,说:“这是我们饭店招牌菜,一蛇三吃,这玻璃杯里放的是蛇胆和蛇血。”

    马劲飞瞅着邹书记,作了个请的动作,邹书记仰身摆手,说:“我不行!”

    马劲飞将蛇胆的那杯端到袁野面前,自己端起蛇血的玻璃杯,和袁野碰了一下杯,两人一饮而尽,马劲飞说:“大家先吃点热菜,我来分酒。”

    他从桌下一塑料袋里拎出两瓶五粮液,拧开,先给邹书记倒了半杯,给袁野杯子装满,马小二接过酒瓶依次使酒,两位美女护着杯子,马劲飞笑着说:“你们保护嗓子,陪我家乡领导少喝点。”

    两位美女才让马小二浅浅地斟了点酒,马小二替自己和马劲飞也斟了个满杯,马劲飞致词:“在家乡领导关心下,预祝农贸市场顺利开业,大家共饮一杯。”

    杯筹交错,不熟悉变成熟悉,熟悉的加深感情,美女相伴,邹书记妙语连珠,惹得美女笑声阵阵,面如桃花;在乡下喝惯摆头大曲的袁野忘记了深沉,来者不拒,马小二了解袁野的量,不停地陪着;喝到半途,马劲飞提杯恭贺邹书记,邹书记佯装不知,说:“我又什么恭贺的?”

    马劲飞爆料:“我听贵生县长说书记马上要到县里上任,今晚我先给你送行。”

    邹书记嘴上说还没定,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喝干小杯中的酒。袁野和马小二随后跟上,邹书记的喜酒当然要喝干,美女进酒,邹书记当然愿意喝干,他的眼神被烧红了,不断地在美女玲珑有致的身上留下烙印。

    袁野酒酣心明,他发现韩亚雯和马劲飞关系非同寻常,进酒拿捏准分寸,倒是坐在他身边的楚静不时和他喁喁私语,问东问西,引得马小二对他挤眉弄眼。

    两瓶酒喝尽,马劲飞还要拿酒,袁野和邹书记坚决制止,说:“我们喝好了,你们也不能再喝,带着车子,要保证安全。”

    “好,我们到凯撒大帝飙歌,出出酒气,喝点饮料。”马劲飞将老板包交给马小二,让他到前台结账,掏出大哥大,打电话定包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