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三十三章竣工典礼(一)

   邹书记下午未到乡政府来,谁也不奇怪,工作累了又未讨到好,有点情绪也正常,人总需要调节的,但没人猜出他自我调节方式,邢慧承受过他的雨露,本想一走了之,可他死缠烂打着,舍不得她的**,他小亲亲长、小亲亲短地叫着,像个迷恋玩具的劣童,她的丈夫在外地,一年就回来那么两次,*也饥渴着,禁不住撩拨,像山上的野火,烧起来也没那么轻易的熄灭,何况这个男人*的技巧又是那么娴熟,她从被动走向主动,两人再次翻江倒海,直到风过雨霁,相拥而眠。

    袁野没去找赵树宝,黄大胆倒撵到他家,说了危言耸听的一席话,赵树宝嘴上依然硬气,但中饭吃得没滋没味,黄大胆人走后,和老伴长一句,短一句,说了一箩筐莫名其妙的话,像是交代后事,直到许多日以后,没人来打扰他,他的心情方恢复平静。

    袁野这些日看派出所新办公楼拨地而起,心里有点撂荒,他见承包工程的徐经理过来,头变大,嘲弄道:“黄世仁来了!”

    黑瘦长脸的徐经理快活地笑着,说:“袁所,又调戏老哥!”

    袁野瞅瞅他,又望望胡进明,说:“只要不谈钱,谈谈天气、谈谈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对掐都好,我现在最不缺的是时间。”

    “我请你喝酒还不行吗?房子盖结束了,等待你的验收。”徐经理对巴勒斯坦不感兴趣,一张口,绕不开派出所的工程。

    “这么快!”袁野惊诧得有些莫名。

    “人家只有嫌慢,哪有嫌快的!”徐经理抱屈地叫,“胡指导都看过了,就等你所长大人点头,我要撤场了。”

    “胡指导只要验收过,不就行了!”袁野瞄着胡进明说。

    “这么大事,我怎能一个人当家?”胡进明惟恐将工程优劣的责任推到他身上,更怕将还款的责任揽到身上,叫道。

    “二层楼又玩不出花,县局还要验收呢。”袁野看他怕事的样子,感到好笑,“楼盖好,我们就搬吧,怎不能让许经理花钱雇人看,搞个竣工仪式,徐经理坐上席,人情不要出了,不催着要钱就行。”

    “我们请哪些单位参加?”胡进明捋了捋稀疏的额发。

    “你们商议吧,我走了,所长抽空去看看,要小修小补,吱一声。”徐经理转身要走。

    袁野在后面叫:“你安排工人把房间打扫干净,门口不要的断砖头扔到围墙边凼里,我晚上去看。”

    “好来!”徐经理答应很畅快,脚步变得轻盈。

    袁野盘算着说:“能请的单位都请,县局各个科室也发个请帖,谁来也不能光带张嘴,债务上身,人人有责。”

    “二毛钱的请帖多多益善,人民派出所人民建,徐经理嘴上不说,工程结束了,不给几个钱,也说不过去,剩下的债务慢慢还,人不死,债不烂。”胡进明眨了眨眼睛说,“就定这个月十六日子,派出所一年到头不求其他,就讲究个顺。”

    “村里是大头,一个村多出两百块血,二十二个村,还能多出四、五千,这我们要操作好,别让他们弄个匾糊弄我们。”袁野看刘建德竖着耳朵在旁边听,笑着说,“小德子,村里请帖你们去送,话儿讲清。”

    “我们捉鬼卖钱使,还能让村里糊弄?”胡进明眼里闪出狡黠的光芒。

    刘建德想起他的江湖伎俩,说:“村里都互相瞅着,我们先安排两个村打头炮,人情出重点,其他村不好意思,让他们跟风上。”

    “这事交给你和德芹两个人,安排漂亮点,但不能搞僵。”袁野开始分工,“乡里单位我来跑,胡指,你卖张脸,到局里转一圈。”

    当晚袁野将联防队员留下来,跑到派出所新址,楼上楼下蹿了一圈,各房间都打扫干净,白水泥墙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亮堂,袁野决定连夜就搬,派出所也没什么家当,朱春晖开车跑了几趟,拉完摆上,十间房子空荡得戳眼,袁野打算添置一些办公的桌椅和档案柜,新家终归有新家的样子吧,会议室也不能让它空着,开个圆桌会议,总得有个圆桌吧。

    夜间袁野睡在新房里,觉得凉气袭人,夜也显得特别得长,他躲在被窝里看书看了大半夜。接下的几天,袁野到处跑着,用胡指的话说忙着就像娶大媳妇。

    十六转眼就到,袁野他们早早地起来,茶水、纸杯预备好,各办公室门儿敞开,专迎四方客,袁野安排联防队员抬了两张桌子放在室外,张侠拿着一本据坐在桌前,负责开票收钱,刘晓强在家吃过早饭便过来了,他被袁野请来作主持。

    山花村李宗厚书记带着村长邓玉良第一个来了,袁野看到他们胳肢窝夹的玻璃镜框,心里发凉,来者总是客,他迎上去虚应着,偷空剜了刘建德一眼,刘建德有些发傻,程军倒是上去接过镜框,邓玉良一摇一摆地走到张侠桌子边,从怀里掏出一叠票子扔到桌上,刘建德嘿嘿笑着说:“大村长搬匾说一声,我来帮你扛。”

    “小德子,我还不知你心思,我要光带个匾,你眼珠还急出来了。”刘建德没讨到邓村长的好,袁野和刘晓强副书记都笑了。

    湾西张村长、堰西吴村长也到了,和刘晓强招呼着,刘晓强也不客气,笑着说:“还等什么,不掏吗?”

    两个人被说得不好意思,掏出准备好的一千元,从张侠跟拿了一张据。信用社、粮站、供销社、石料厂等单位人陆续来了,派出所大院、办公室热闹起来。

    袁野瞅见乡棉纺厂徐厂长向他招手,他和徐厂长单独上了楼,徐厂长一脸歉疚地说:“袁所,情况有些变化,我准备出五千,邹书记知道了,说我们不能超过乡政府,乡政府出四千,让我们出三千。”

    袁野肚里窝火,埋怨:“邹书记管太宽了吧!”

    “不行这样干,你今天招待费不少,你拿两千块招待费到我那儿报。”徐厂长和袁野是同龄人,说话也不绕弯。

    “那你干鱼不埋碗下吃了吗?”袁野笑道。

    “只要书记不找我麻烦,怎么吃都行。”徐厂长无奈地说,和袁野下了楼,到张侠跟交了三千元。

    邹书记、汪乡长、刁人大等一大群乡里头头脑脑来了,办公室邢主任掏出个信封交到张侠手上,九点十六分到了,袁野请邹书记讲几句,邹书记便站在廊檐说:“派出所今天乔迁之喜,感谢大家对派出所的支持。”

    他话音刚落,程德芹在院门口点燃鞭炮,一阵??砰砰声,浓烟从门口升起,刘晓强喊道:“派出所茶水不周,大家都到好再来、食为天饭店坐倒,喝点茶,打打牌。”

    袁野刚送走邹书记他们一行,公安局各科室人到了,袁野和胡进明又忙碌起来,等把这些人送到饭店,胡进明向袁野嘀咕:“今天菜安排没问题,公安局弟兄们来,酒差了点。”

    “今天这些人统一安排,没办法,村干部都七、八两酒量,酒上去了,他们一高兴,拼命喝,这还了得。”袁野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