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三十一章领导来了

   一溜甲壳虫般的小车缓缓地驶入乡政府大院,整个乡政府顿时忙乱起来,早已在政府办公室翘首以待的邹书记、汪乡长冲出来,在办公楼门口相迎,领导们已下了车,西装革履的一大群,县里一把手周先明书记没作停留,向邹?金扬了扬手,簇拥着一位戴着镶金边眼镜的中年男子,径直上楼,邹?金三步并作两步,连忙赶到前面带路,楼梯道一片杂沓声。

    刘建德和袁野坐在民政办公室里,民政办和政府办对面,刘建德按捺不住新奇,探头张望,见为首的那人穿着夹克衫,头已谢顶,向袁野叽咕:“头都发亮。”

    “你看谁头都发亮。”袁野狠了他一句,他压住了声。

    二楼会议室一大早被布置过,圆桌中间是两束以假乱真的塑料花,矿泉水和香蕉、苹果类水果依次摆放,那戴着镶金边眼镜的居中一坐,县周书记、农委郭主任一左一右,其他人依次而坐,县周书记眼光向四周一扫,会议室顿时鸦雀无声,他音色洪亮地说:“我首先代表县委、县政府感谢吴伯生市长、郭铁成主任亲临山花乡指导工作。”

    会议室掌声乍起,吴市长点点头;掌声过后,县周书记又向吴市长介绍了坐在对面的山花乡书记和乡长,吴市长点了点头,面无更多表情。

    邹书记站起身准备汇报,吴市长右手向下招招,说:“坐下说吧,我和铁成同志来山花乡,主要是来听听基层一线的同志们呼声和要求,哪怕是意见,大家都开诚布公地谈,我们这些人平时以工作忙为由,下来少,和一线同志们不接触,已让我们耳不聪,眼不明,今天我们就是要借助基层调研这块平台,让我们耳聪目明。”

    邹书记向周书记瞅了一眼,周书记点了点头,他坐了下来,开场白照例是“欢迎吴伯生市长、郭铁成主任、县委周书记来我乡指导、检查工作……”

    邹书记在县内乡镇之级有铁嘴美誉,汇报起来滔滔不绝,尽管他到山花乡时间不长,乡里的各种经济指标、数字烂熟于心,他手拿笔记本,眼光平视,脱稿侃侃而谈,如数家珍,郭铁成主任插话提了几个问题,邹书记应答如流,这时吴伯生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他认为基层干部基本功就是情况明,底数清,一个干部离开稿子,就不知所云,哪这个干部只能回家卖红薯去。

    周书记也很宽慰,对县里出台的政策作了几点补充说明,听完邹书记的汇报,吴伯生市长望了望郭铁成主任,郭主任没有发言的意思,他便说道:“从刚才听取的汇报中可以看出,县委、县政府对乡镇发展的宏观指导是得力的,有规划,有措施,而且有前瞻意识,有些做法对我们市里也有很好的借鉴;山花乡党委、政府一班人在先天条件不足的情况下,不等不靠,努力进取,带领群众走农村脱贫致富的道路,是想了办法,花了力气,有了一定的成果的,我在此提几点要求,一要继续深入学习“*”的理论,拓宽农村发展新思路;在大力发展农村经济建设的同时,要学会两条腿走路,因地制宜发展乡镇企业,以工补农;搞好农业产业调整,发展生态农业,走规模化、集约化道路;县委、县政府必须一如既往地加强对乡镇的宏观指导,探索新时期市场经济下乡镇发展新途径。”

    周书记一脸严肃地记着笔记,吴市长话讲完,他带头鼓掌,并作了表态性的发言,“吴市长这次下来调研,是给我们传经送宝的,他的讲话很重要,给我县农村下一步发展梳清了思路,要迅速将吴市长的讲话精神在全县传达和贯彻,以吴市长的讲话精神推动我县的农村工作。”

    吴市长态度柔和地说:“先明书记,我们下去看看吧!”

    领导讲话当然就是指示,即使是用征询的口气说出。一大帮人又众星捧月地簇拥着吴伯生市长下了楼,袁野带着刘建德、程德芹上了仪征车,等领导车队出发,他让朱春晖开车尾随着,袁野看着前面的车队,暗自好笑,自己这张仪征像一个乞丐混进衣着鲜亮富人群中,好歹是检查,车速都不快,要是在公路上,人家正常行驶,自己的车子跟着,非跑散架不可。

    第一站是位于山花街上的乡棉纺厂,徐达发一帮厂领导站在厂大门口迎候,市、县、乡领导下了车,未进办公室,直接进纺织车间,吴市长和几个带着白帽的纺织女工握手致意,随行的记者镁光灯闪烁,吴市长露出温暖的微笑,纺织女工露出幸福的微笑;机械轰鸣,随行的人见吴市长嘴在动,不知他在说什么,但大家都微笑点头;出了车间,吴市长向年青的徐厂长问了厂工人工资待遇和厂年产值、税收等情况,徐厂长因作了充分准备,回答倒也从容,吴市长和徐厂长握了握手,又和随行一行上了车,奔向第二站山花村。

    袁野他们车子要走时,刘建德慌慌忙忙上了车,他一上车就嚷:“徐达发老婆冒充纺织女工,还和市长照了相,听说她们在车间站一刻,还能领到一百块钱,真的还没假的值钱。”

    “你真咸吃萝卜头淡操心,棉纺厂发钱管你屁事。”程德芹臭道。

    山花村址就在乡政府斜对面,转眼就到,刘建德还没来得及和程德芹斗嘴,被袁野支了下去。

    吴市长听取了山花村李书记如何加强基层党支部建设的工作汇报,走马观花了山花村党员活动室的党报党刊,并饶有兴趣地翻阅了支部会议记录,肯定山花村支部的党建工作,号召党支部一班人,发挥党员模范先锋作用,争做致富的带头人。

    检查组最后一站是小康示范村凤凰村,车行驶在山间石子路上,映入眼帘的是两边高高低低的山,像两条游龙,蜿蜒不绝,山上的乌桕树已竞显红叶,如飞彩流霞,甚是好看,吴市长心情舒畅,摇下车玻璃,轻吟着:“停车坐爱霜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他瞧见路边一老农锄着旱地,兴致所至,他吩咐驾驶员停车,径直下车向老农奔去,前后车队见市长车停下来,也陆续停下,县、乡陪同领导因市长此举非安排项目,一时没跟上,那锄地老农是凤凰村赵树宝,已近古稀之年,锄地舍得出力,夹袄穿不住挂在路边,他只到来人影子遮住锄头才发觉,吴伯生亲切地问:“老人家怎么一个人在锄地?”

    赵树宝看来人白白胖胖的,还带着一副金丝眼镜,说话蛮客气,便答道:“儿子、儿媳都外出打工了,家里只留下我们老的老,小的小。”

    “你们村不是小康示范村吗?孩子们为什么不留在家发展蚕桑?”吴伯生想追问个究竟。

    赵树宝这时才看见路上停的一溜小王八车,便有些没好气,擤了鼻涕说:“小康村,村干部是小康了,我们老百姓吃的是糟糠。”

    吴伯生不解地问:“养蚕不能增加收入吗?”

    “别提养蚕了,养几张纸,还要交特产税,村里用白条子收,交税还要交现钱,不如不养。”赵树宝脱口而出,见又有几个干部模样的人走过来,他不敢再说了,继续锄他的地。

    吴伯生见老农不想再搭理他了,刚才的好心情化为乌有,默默地走开了,上了车一句话不吭。周书记听到老农最后几句牢骚,脸色铁青,狠狠地瞪了邹书记一眼,走到吴伯生车窗边,和他说了两句,邹书记颤颤惊惊,不敢上前,他冷眼瞅吴市长在车上摆摆手,吴市长的车已掉头,周书记转过脸,看着邹书记的眼光都冒火,仿佛要将他点燃,他知道大势已去,这两日的忙碌尽付流水,而且撞了一头包,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在路上碰到这个倔老头。

    吴市长的车带头回返,其他车也只好跟着跑,一路上马不停蹄,在山花路口稍停一下,周书记和吴市长交流两句,车子没再回乡政府,直接回县里去了,剩下两张山花乡车子丧魂失魄地回到乡政府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