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二十三章隐案浮出㈠

   星期天,山花乡政府办公楼门可罗雀,只有几个值班的在坚守着。

    胡进明闲坐在办公室里百无聊赖,看见袁野进来有些奇怪,问:“不是说好这星期我值班吗?”

    “一个人,在家闲着也是闲着。”袁野说,“你回去吧!给大嫂挑挑水、浇浇菜园,回来带点酱菜啊。”

    “好!我回去看看小孩,顺便看看他妈。”胡进明闪了闪眼,开起自己的玩笑,抽身到他寝室去了。

    “张侠,可有什么事?”袁野看着誊抄身份证的张侠,随口问。

    “没什么事,刚才河西有个人找你,我问他什么事,他不讲。”张侠停下手头活说。

    “有什么事不能讲,神神密密的。”袁野叽咕着,像是抱怨,又像是自语。

    “哦,他来了。”张侠叫道,“这就是我们所长,有事你跟他说吧。”

    袁野见门口站着一个瘦长个头的中年人,他萎缩着身体,像个小老头,他瞅了袁野一眼,局促不安地拽着蓝色中山装的衣角,不敢正眼瞧他。

    “张侠,你到隔壁去,叫胡指等会再走。”袁野估摸有情况,等张侠出去,用舒缓的语气问:“找我有什么事?”

    “说来气愤,我女儿才九岁,被隔壁赵和尚*了。”那人脸上半是羞愧,半是忿忿不平的表情。

    “什么时候的事?”袁野看他表情,不像是在说谎。

    “还是去年秋天的事。”那人怯生生地说。

    “当时可报案了?”袁野觉得有些蹊跷,目光咬住他不放。

    “我想报案,顾虑女儿的名声没报。”他支吾着,内心在矛盾中挣扎。

    “你来报案,和我讲话就不要讲一半,留一半,你的话要负法律责任的。”袁野不喜欢讲话吞吞吐吐的男人,他觉得这样男人少了阳刚,像太监一样蔫。

    “我糊涂,被郢子人劝劝,就答应私了。”

    “现在钱没到手,又报案了。”袁野看穿了他的心思,这句话像鞭儿抽打着他,他浑身一颤。

    “当时赵和尚的父亲,乡里农办赵主任答应赔偿一万五千元,给了九千,还欠六千,说好今年午季给,马上快秋季了,他没有给的意思,我家属就去要,赵主任家属不但不给钱,还骂我家属,说我们靠卖女儿换钱用,还有更难听的,都讲不出口。”他低下头,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我不是想他家钱,我女儿那么小,伤那么重,单在医院都花了六千元钱,还留下后遗症。”

    袁野又气又怜,思索片刻,问:“医院病历在吗?”

    他解开中山装,从怀里掏出一张折叠的纸片,递给袁野,袁野一瞄是诊断书,便仔细观看,是省立医院的诊断书,门诊公章戳在上面,日期与他所说相符,诊断书上是特有的医式风格手书,洋洋洒洒,袁野只能辨认个大概,但小结上的结论甚是清晰:*Ⅱ度撕裂伤。

    案子已确凿无疑了,袁野追问:“你们私了,有无条据和协议?”

    “有他家人打的欠条。”他又抠出一张一万五千元欠条,上面注明已付吴启发九千元,下欠六千元,欠款人是农办主任赵德才的签名。

    “吴启发可就是你名字?”

    “是我。”

    “你来报案可有人知道?”袁野有些担心,怕他借派出所之力,向对方索取下欠款。

    “只有我家属知道,我家属一条腿不好,今天没让她来。”

    “不要和任何人说,中午你把女儿带来,来之前不要和你女儿说什么事,顺便打听赵和尚现在在哪儿。”

    “那九千元可要带来?”他心有余悸地说,“家里一时凑不出这些钱。”

    “带什么钱,他家赔偿是应该的,像你家的案子,法院既要追究对方刑事责任,也要判民事赔偿的。”袁野想责怪他对钱的过分看重,但又想他家的景况,便忍住了。

    “赵主任家属蛮不讲理,他家在郢子是大户,我家是单门,我担心他家人到我家闹。”他未挪动脚步,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不要怕,他不敢闹,赵主任参与私了,他是包庇犯罪,我会找他谈的,他只要还想端政府的饭碗,他不敢闹,也不敢让他家人闹。”袁野用肯定的口气说着,他如释重负,一直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袁野将他带来的病历和欠条锁进抽屉,说:“这是证据,你再来时,其他人别找,就找我。”

    毕竟他没经过什么大事,他出门时依然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刚前脚走,刘建德后脚跟进来,瞅袁野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问:“所长,张侠回去啦?我还帮人办个证。”

    “他在隔壁胡指导房。”袁野知道刘建德喜欢包打听,随即问,“农办赵主任人怎样?”

    “他人老实,他家属不是省油的灯,出名的不讲理,在郢子和人吵交了,听说她和刁人大马马虎虎,刁人大蹲点河西村,爱在她家呆,赵主任见到老婆,尿不撒都滴,晓得这个事,也睁一眼闭一眼。”刘建德果然情况熟悉。

    “他家有几个儿子?”袁野继续打听着。

    “他家就三个和尚头,我和他上下郢子,他家情况我一清二楚。”刘建德笑着说,“他家属不但好吵嘴,还蛮横,他二儿子只有七成人,从山里娶个媳妇,不开怀,赵主任家属怀疑她儿子上不了媳妇身,捉着媳妇,让他儿子上去干,还说再不行,让他未结婚的三儿子帮忙,反正肉烂在锅里,养出来都是她孙子。”

    “你在旁边,说得就跟真的样子。”袁野笑着问,“他三儿子叫什么名字?”

    “大名我还搞不清,家门口人都喊他赵和尚,也有二十来岁了,听说他也骚很。”刘建德说,“赵主任平时在乡里,不喜欢回去,家里交给他老婆,女人当家,天倒屋塌,他家给她搞得乱七八糟,哪有儿子和媳妇睡觉,妈在旁边,赵和尚学也学坏掉。”

    袁野沉思着,抓捕赵和尚最好能避开他母亲,这泼妇哄起来,审讯会增加难度。

    “所长不是找赵主任有事吧?”刘建德忍不住又打听起来。

    “都在一个乡里,问问情况嘛。”袁野打着哈哈。

    刘建德见袁野不想说,也不敢再问,张侠进来,两个人忙着办证,袁野敲开胡进明的门,把案情和他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