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二十一章意想不到

   星期一是乡里分工干部碰头的时间,程书记送女儿上学,与吴乡长招呼过,吴乡长尽管屁股疼痛未消,还得在会议室主持会议。

    他一拐一拐地上了三楼会议室,计生主任柳诗韵开会向来积极,已拿个大笔记本,端坐在台下第一排,瞥见吴乡长走路有点跛,关切地问:“乡长,腿怎搞的?”

    吴乡长忍着痛楚,装作轻松的样子,说:“屁股害了一个疖子,衣服蹭上蛮痛的。”

    柳诗韵说:“天气热,人身上毒气大,头长疮,屁股流脓,要清清火。”

    头长疮,屁股流脓,有这么说话的吗?这家伙有几分才气,就是讲话不中听,吴乡长气得不往他脸上瞅,翻着要传达的文件,不搭理他。他一不留意,伤口处硌到椅子,痛得他龇牙咧嘴,他只好半个屁股搭在椅子上。人到齐,各部门主任汇报本部门工作情况,他心烦气躁地听完,也不强调了,直接宣布散会,弄得端茶杯泡会的人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看着散去的人群,他用手撑起沉重的躯体,向办公室邢主任招了招手,邢主任走到跟前,他对邢主任说:“你让袁所开张四万元据,到我办公室来,我上午把事情处理一下,准备在家休息两天,县里有紧急事,你打电话到我家,下午程书记回来,你和他说一声,讲我身体不舒服。”

    邢主任看他走路艰难的样子,体贴地说:“不行,我现在让小孟送你回去。”

    “不用了。”他摆了摆手,扶着邢主任下了主席台,又一忍一忍地回到自己办公室。

    邢主任下了楼,直接到派出所,对着袁野笑嘻嘻地说:“你功夫真深,用什么方法把吴乡长思想做通了,他让我通知你,开四万块钱据去找他。”

    坐在袁野的对面胡进明一愣,眼也不眨了,不认识似地盯着邢主任,看他神情不像是说笑,随即夸口道:“还说你俩同学呢,弄到今还不知道他功夫深啊!”

    “没办法,真人都不露相。”袁野并不惊奇,只是没想到拨款来的这么快,老队长的那一枪打出四万块,真打得英明和漂亮,他瞅胡进明、邢主任都望着他,也不点破,笑着说:“谢谢邢主任。”

    “谢我没用,我只是上传下达。”邢主任有点想不通,平时倒小瞧了这位同学的能量,事情成了,是人家的本事,不管黑猫白猫,逮到老鼠便是好猫。

    “邢主任不能安排拨款,安排喝酒不成问题。”胡进明伸着腿。

    “胡指导,我大问题解决不掉,喝个酒还行,就怕你谦虚。”邢主任看袁野递烟,摇了摇手,临出门催促,“吴乡长身体不舒服,下午不在这儿,你们赶快把手续办掉。”

    袁野让张侠开了据,从抽屉摸出公章盖上,便上了二楼,他见财政所周所长在吴乡长办公室商量事情,掉头准备等会儿再来,吴乡长瞧见了他,扯着嗓门喊:“袁所,怎么不进来?”

    袁野跨进门,笑着说:“我看你们在忙。”

    他把印泥未干的据递上去,吴乡长扫了一眼据上的数字,拿笔就批。

    他批完字,抬头望着袁野说:“袁所,我们乡镇是靠借债过日子,就这四万块钱,我们还没出处,以乡设所是全县统一举措,我们勒紧裤带,也要挤出这笔钱。”

    袁野心里道:不是你勒紧裤带,而是松了裤带才有这笔钱,嘴上却说:“感谢党委政府的关心。”

    吴乡长将据递给坐在对面的财政所周所长,说:“正好周所长也在这儿,你看这块经费怎么安排?”

    周所长听说拨四万块钱已很惊奇,一瞅据上批的字是:同意付。他白天走路碰到鬼似的看了看袁野,又看了看吴乡长,因为吴乡长和他有过约定,同意报就是暂不报,同意付就是现在付。他哭丧着脸,一副杨白劳被逼债的样子,说:“吴乡长,你也不是不知道,账户上没有这笔钱了。”

    吴乡长盯着矮胖的周所长,看穿他心思似地说:“不行,从哪儿挪一下。”

    袁野很讨厌这个家伙,乡长都同意了,你还打什么坝子,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恳求道:“周所,我也理解你的难处,我们是等米下锅,地皮搞下来,没钱给老百姓,老百姓反悔,到时候我们不好搞。”

    “我尽快安排,保证你这块。”周所长肉墩墩的脸挂出困难相,似乎袁野不是要钱,而是要在他圆脸上剜一块肉。

    “周所长签个字。”袁野深谙财政所的弯弯绕,乡长批的发票、单据,所长不在上面签字,会计便推脱没有钱。

    周所长又瞟了瞟吴乡长,他一反常态,正笑意融融地望着他,似乎在瞧热闹,他琢磨吴乡长不是被他钱弹炸倒,便是上面有人压下来,他抵着面也无退路,在据上签了字。袁野拿着据说:“你们在这儿忙,我先走了。”

    吴乡长为了打消周所长的疑虑,推托道:“上面人打过招呼,这笔钱省不掉。”

    周所长眉骨都是空的,当然不会傻乎乎问是谁,点着头说:“拨了也是一桩事。”

    他内心极不平衡,暗自猜疑上面人的来头,估计至少在副县长以上,不然这个铁公鸡不会这么爽快,自己小姨子饭店接几个饭帐,这家伙还磨磨蹭蹭,小姨子为此还搭上了身体,其实自己早就对这个鲜嫩的小姨子有想法,只是黄脸婆看得紧,没机会下手,到给他先上了手,他牙根恨得痒痒的,但自己是县部门招聘的,想选个副乡长转正,还要这家伙帮忙,面子上只得维护着。

    袁野从乡长办公室出来,便奔向财政所,财政所在乡政府宿舍区,独门独院的三间房,面向马路。

    大厅里只有出纳会计邢慧一人,她穿着一身蓝色财政制服,端庄秀丽,她看见袁野进来,笑盈盈地说:“袁所,有事啊?”

    “哦!拨点款。”袁野走到柜台跟,将据递给她。

    她站起身,一股淡淡的香味飘进袁野的鼻孔,“嗬,四万,我账面上还没这些钱。”

    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像黑水银掉进白水银。

    “能不能想点办法,我们急着要钱。”

    “拨这笔钱,乡里领导人知道吗?”

    “他们不知道,怎么会在据上签字?”袁野诧异地看着她,觉得她大脑是否短路了。

    “我是说程书记可知道?”她补了一句,袁野明白过来。

    “不是程书记,也拨不出这笔钱。”袁野思忖她和程书记关系有点不正常,你一个出纳会计管那些闲事干嘛?书记不管钱,莫非她就是程书记的小耳朵。

    主办会计刘石在里间听到二人对话,伸出头向他使个眼色叫:“袁所,进来啊!派出所的钱要转账,不能现金支付。”

    袁野一拧柜台边的铝合金门把手,门开了,他拿过据走进里间,随手掩上门。

    刘石和袁野关系铁,见他进来,劈头怪道:“你跟她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

    “不就说两句吗?你就吃醋了。”袁野讥笑道。

    “吃醋也轮不上我,你去找她,我不管了。”刘石不接袁野的据,歪靠在他的木椅上,挑衅地看着他。

    “你俩什么关系,我找哪不是一回事。”

    刘石笑了,眼镜片后面的眼球亮亮的。“别瞎扯,大老板的东西不是哪个人都能动的。”他又问,“你派出所可有账户?”

    “我一分钱都没有,设什么账户。”

    “走,我们到信用社去,你新开个账户,我给你转过去。”

    他将印章等装进办公桌上的黑色公文包,夹着包和袁野走出财政所。

    “袁所,走啊?”他们后面传出甜得腻人的声音。

    袁野回头瞟了她一眼,说:“你忙!”

    “怪不得你在那儿找话,有点情况嘛。”刘石意味深长地咕哝着。

    “别瞎扯,大老板的东西不是哪个人都能动的。”袁野重复了刘石刚才说的话,两个人拦了一张山花的客车上了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