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九章抓赌疑案

   袁野一个饱嗝还未打出,便听到门口汽车喇叭声,他知道马小二来了,昨晚回来时母亲替他要带的东西打成包,他和马小二弯腰撅屁股地将它们搬上车,又挂了趟胡进明家,捎上他和他的被褥。一路上,马小二嘴也没闲着,和胡进明神聊着昨夜的故事;袁野未插话,任他天马行空,到了乡里,马小二因街上有人雇他的车,下了东西就走了。

    唯恐荒芜程军在部队学来的叠被子成豆腐块手艺,袁野唤了他一声,撂下被褥就上了楼,在刘晓强委员的办公室,他将办公用品清单交给他,眼瞅着他安排人员去街上购置,顺便提示他邮电局应来人装电话,刘委员在办完这一切,发着牢骚,说袁野对领导不够尊重,有犯上嫌疑,袁野一句话差点顶他个跟头,“你以为你是毛委员。”

    中午桌子、椅子、文件柜等一大摞车拉回来,胡进明和刘建德、程德芹他们忙着卸货、摆放,袁野拖着政府办邢主任,打开办公楼仓库,在文件纸堆里找到88年人口普查资料,他让张侠把它拾掇整理一番,像模像样地摆进档案柜,忙活了大半天,派出所有了点原汁原味。当晚袁野值了新所的第一个班,程军兴致勃勃地陪着他,两人闲扯到半夜。

    一连几天,派出所也没什么大事,鸡毛蒜皮的纠纷倒是调解了几起,袁野和胡进明喝了几场接风酒,刘委员也兑现了他的承诺,刘委员的接风酒虽然在乡食堂举行,场面因程书记、吴乡长等参加而变得隆重,酒席隆重通常不取决于菜肴多少,而是取决于来人的分量,在山花乡程书记、吴乡长就是最大的分量,有一人参加就是隆重,两人都在便是最高规格;王兵副乡长尽管住在大院,没有参加,袁野以为他脸面磨不开,只是袁野有些奇怪,这王兵的*韵事如王八放屁-暗消了,他妻子没闹,赵茹也没吵,他暗地里佩服老先生的手段。

    这天上班袁野从老所走了一趟,在路口遇到李有礼,袁野亲热地招呼,倒换来他一张冷脸,他阴阳怪气地说:“袁所,手头紧和老哥说说,我卖张脸,帮你要几个,也不是多大的事,你抓赌抓到我那儿,吱一声,不然村干部问我,我说不知道,他们以为我装佯。”

    “抓赌?”袁野听得不明不白,仿佛丈八金刚摸不到头脑,“抓什么赌,什么地方?”

    李有礼见他一脸无辜,心里泛起嘀咕,提醒道:“李塘,连抓三家。”

    “老领导,李塘,我根本没去过,我们所里也没人去。”袁野信誓旦旦地说。

    “其实也没什么,交接地方,跨过来也正常。”李有礼感觉可能出了岔头,忙调过腔儿,“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工作我还不支持嘛!村干部和我说这事,我当时?他们一顿,只要是赌博,哪家抓赌不是抓;他们向我反映,去抓赌都是年青人,有个小年青自称袁所长,我想我们这一块只有你一个袁所长。”

    “哪几家被抓了?”袁野三分纳闷,七分惊奇,竟然有人打着自己的旗号抓赌。

    “你回去查查,可能是你们那边人干的,摸到头绪查材料,找倪村长,他就住在李塘大郢,我让他配合你。”李有礼毕竟是老公安,他已意识到袁野并非虚言,本来他以为是袁野带人干的,烧叨两句也就算了,闹到县局,领导会问,你那儿有赌博,你自己怎么不去?反而自讨没趣。

    袁野憋着气到所里,他将住在街上的张侠喊到里间,悄悄地问:“这几天,街上可有些传闻?”

    “其他没听说,马大帅这两天去饭店勤了,还不挂账,有人说他钱从赌场抢的,也不知道真假?”张侠压低声音透露。

    无风不起浪,袁野隐隐觉得这里面有戏,没再追问,出来对胡进明说:“胡指,我叫张侠陪我下去转转。”

    胡进明不明事由,笑着说:“张侠啊!不是带所长去打野吧?”

    “打点怎么不好些!”袁野不置可否。

    两个人各骑一张自行车穿过街道,拐进乡村土路。暮春季节,草长莺飞,麦田金黄一片,风儿一吹,起起伏伏,袁野走近旷野,心情变得舒畅,他将车子蹬的飞快,十里远的李塘大郢转眼便到了,他俩下车问倪村长住处,一热心老汉将他们领到他家,倪村长方面大耳,有着一副铁打的身板,见袁野穿着警服,不容他说明来意,便笑着说:“早上去乡里碰到李所长,说你们要来,没想到你们来得这么快,我还刚到家,屁股没落板凳。”

    “倪村长,打扰你了!”袁野掏出香烟递了一根,又用打火机替他点着。

    “这是我们袁所长!”张侠一旁介绍。

    “袁所长?”倪村长盯着袁野,有些吃惊,“来抓赌的也称袁所长,没想到所长真的这么年轻,不怪他们冒充你哎!袁所长年轻有为。”

    “我和村长一样,在乡政府统一领导下,到这里,在你领导下。”袁野知道越是基层干部,越喜欢别人抬举。

    “我哪能和你们比,我是泥腿子。”倪村长见这么年青的所长对他恭敬,心里很是受用,“甭急,你们在这儿喝喝茶,我去帮你们喊人,缺了谁,我再去喊。”

    “那就谢谢倪村长,被抓赌的三家参赌人,每家至少喊一个,我们先问问情况。”袁野说出他的打算。

    倪村长大步流星地走出门,他妻子在屋里特意洗了两个玻璃杯,给袁野他俩各泡了一杯茶。一袋烟工夫,倪村长领着三位大男人进来了,从他们相貌和衣着打扮看,袁野认定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倪村长瞟了袁野一眼,对一个年纪最大的人说:“老表正准备上街,被我喊回来,你有什么事,人家领导来查案,你比领导还忙啊。”

    那位精精瘦瘦的老汉被说的脸面挂不住,倒出实情:“孩子姑父家来人,让我去喝两杯。”

    “不耽搁你喝酒,你先说,不讲,用小铐子把你铐起来,带到乡政府顶大桌子。”倪村长大嗓门诈唬,引得众人一片笑声。

    老汉前面穿着蓝的卡的中年人回过头来,和他对视一眼,说:“表叔,我说他们不像吧!”

    “别事后诸葛亮,还说人家不像,你当时腿肚子怎么转筋?”倪村长揭短道。

    “赌钱时,看到大盖帽,我就慌了神。”蓝的卡的不好意思地说。

    “我们来是核实情况的,不是来处理人的,不过以后你们不能再玩钱了。”袁野先和他们交个底,打消了他们的顾虑。

    取证很顺利,袁野挨个问着,拿下三份笔录,从他们叙谈中提供的领头人相貌言行,与他掌握的马大帅情况出入不大,他心里有了底,他便决定收工,后面的材料等案子告破,让预审科的弟兄们再来补吧。

    倪村长看他们要走,开玩笑道:“我就盼着家里来人,你们来了,我还沾光喝两杯,你们走了,我酒也喝不上了。”

    袁野笑着说:“下次和李所长一道来,我们再好好喝两杯。”遂即和他握手道别。

    回去的路上,张侠掩饰不住兴奋,问:“所长,他们抢赌场能定罪吗?”

    “别看他们抢的钱才六、七百块钱,两顿饭就吃掉了,判刑要判几年。”

    “这么重啊?”

    “抢劫罪起步三年。”

    路过山花乡吴小郢,张侠提出在他姐姐家吃点饭,已是中午十二点了,乡食堂开过饭了,袁野也不推辞,两人吃了顿撞门饭,张侠二姐有些不安,责怪张侠冒失,所长来吃饭,也不提前打个招呼,什么菜也没准备。

    袁野忙解释:“本来准备回去吃饭,时间迟了,仗依人不外就来了,你要客气,我还不敢来。”

    张侠姐夫和二姐说:“不嫌蔬菜饭,常来常往。”他俩要送袁野和张侠到郢头,袁野没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