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七章醋海风波

   胡正兰缓过劲来爬起,见丈夫溜走,砸了赵茹家的大门两拳,没人应声,房里的灯也熄了。她撵进政府大院,看不到人影,满腔怨气不知向谁发泄,扯嗓子高喊:“我不活了!我不活了!”发疯似地向池塘扑去,“扑通”一声,平静的水面被彻底的打破。

    袁野听到叫喊,从办公室跑出来,见有人投水,他赶忙奔到塘边,准备什么不顾跳下去,被跑在后面的马小二一把拽住,他喘着粗气,附耳说:“别忙,水不深。”

    袁野见那女人像只受伤的大鸟,扑腾到塘中央,水才齐腰,看样子寻死也难。

    “你这没良心的,你这黑心的,我死让你啊!”解正兰兀自站在水里骂着,手舞足蹈,水花四溅。

    袁野不能眼睁睁瞅着热闹,脱下皮鞋,卷起裤管,和马小二一前一后地下了水,?到她身边,马小二劝道:“大嫂子,上来,水凉,把身体惊着不值得,有话上来讲。”

    “我气死了,我气死了。”解正兰见人到身边,一下去蹲下去,水漫到她脖子处,慌得袁野和马小二赶忙将她从水里架起来。

    马小二说:“大嫂子!派出所袁所长在这儿,有什么事和他讲!”

    “你是派出所的!”解正兰不认识袁野,见他穿着一身警服,厉声说,“派出所人来正好,你看那骚婊子勾引我丈夫,你要处理!”

    “总不能在塘里处理吧!事大事小,上来再说。”袁野被她拉拽的一身水,没给她好口气,他又怕这讲不清、道不明的破事揽到自己身上,舒缓了语调,“又不是没党委政府,你不能和领导反映吗?党委政府会调查处理的。”

    “我亲眼看见两个不要脸的抱在一起,还要调查?你不能官官相护。”这女人开始乱咬起来,袁野心里暗道:凡可怜之人必有可嫌之处,我护个屁,事情闹大了,倒霉的是你老公,关我何事。

    “大嫂子,先上来,我陪你到领导家去,领导不会不管不问的。”袁野边拽着她的胳膊,边向岸边走去,此时塘边已站了不少看热闹的男男女女。

    两人好不容易将她拖上岸,解正兰揪着袁野的衣服不放,嚷着:“你不要走,你不把事情处理好,不要走。”

    看热闹的妇女围拢过来,七嘴八舌地查问着,解正兰又开始谩骂:“她痒啊!要我家王兵掏嘛!”

    袁野夹在这群妇女中间,听到这*裸的骂声,耳根发燥,甩开了她的纠缠,王兵副乡长不知从哪个角落钻出来,恼羞成怒地骂:“你还不去家,在胡扯什么?”

    他一巴掌向妻子脸上煽去,袁野随手一挡,胳膊被震得微微发麻,看样子这家伙是气坏了,用了死力。

    “你打,你打,打死我,你去跟他过,你就称心了,那婊子也称心了。”解正兰见丈夫还理直气壮,敢跟她动武,张牙舞爪地扑过去,被围观人拦住,王兵见她失了心智,自己留在这里,徒被当猴看,他抽身离开,任凭她闹去。

    “吵什么?夫妻俩有什么吵的?人家以为乡政府出什么事,你们不怕影响,我还怕影响。”不知谁给程书记报了信,他夫妻两人都来了,看着这混乱的场面,程书记吼道。

    解正兰停止了詈骂,委屈得一把鼻子一把泪地哭着。

    “都回去,夫妻吵嘴有什么看的?”程书记挥着手,将人喝散,对一旁的妻子鹿立芝说:“立芝啊,陪解大姐回去换换衣服。”他又转头喝道:“王兵,到我办公室来!”

    程书记径直向办公楼走,王兵亦步亦趋地随后,羞愧得恨不得钻进地缝,他从妻子身边经过,仇视地瞪了她一眼;这个女人在愤怒、委屈发泄过后,明白了她刚才的疯狂、歇斯底里,对他丈夫的伤害甚至超过他给予她的伤害,讲出来的话像泼出的水,收不回来了,毕竟这个家丈夫是她的主心骨,这些年她呆在家里衣食无忧,全赖丈夫在外经营,她开始惶恐和无助,像个软软的面团,被鹿立芝搀扶着向家里走去。

    程书记见袁野赤着脚,拎着皮鞋,一副狼狈的样子,忍俊不禁,回头对王兵说:“你看你做的什么事?”

    王兵在办公楼路灯照射下,脸红得像仔猪肝,他对袁野产生由衷的怨恨,不是这个家伙吼那一嗓子,他早钻进赵茹的被窝,妻子也不会发现自己的出轨,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程书记,我走了!”袁野早就想溜之大吉,当着书记的面,又不好不招呼。

    “有没有车子?”程书记关心地问。

    “我送他!”马小二从塘边洗过脚回来,搭话道。

    “小二子,今晚可是跟袁所长在一块?”程书记问。

    “我给老哥接个风。”马小二说。

    “怎不喊我?平时尽和我说假的。”程书记边说笑,边上了楼。

    袁野返回办公室,找块干布,胡乱地在脚上擦了擦,和马小二上车走了。

    王兵呆在程书记办公室里,第一次感到那么尴尬,程书记以胜利者姿态望着他,这家伙平常和吴乡长混在一堆,对他阳奉阴违,这次终于栽在他手上。

    “你看这个事怎么收场?”程书记当然知道他收不掉场,不然也用不着自己出面了。

    “我和她没什么。”王兵想辩解,可这种辩解连自己都觉得上不了台面。

    程书记笑了,“这事是你老婆吵出来的,有没有你心里清楚,我不想过问,不是你夫妻弄得乡政府鸡飞狗跳的,我才不管了。”

    “女人,没脑子。”王兵叹了一口气,“裤裆黄泥,不是屎也是屎。”

    程书记绷起脸训斥:“你有脑子,有脑子才不会干这个事,都一个乡政府的,我看你以后怎么开展工作?你老婆再找我要求处理,怎么办?党内给你个警告处分,不冤枉吧!”

    王兵乱了方寸,这事与工作失误挨处分不一样,传出去,在全县臭名昭著。

    “书记,你给我个改正机会。”他知道他平时和乡长走得过近,书记对他有看法,此时再不表态,书记不会轻饶他的,“自从我调到山花乡政府,书记在政治上一直关心我,工作没干好,给书记带来麻烦,以后有什么情况,我多和书记汇报,不自作主张。”

    程书记心里道:不是裤裆没管好,你能这样低声下气给我检讨吗?扯什么工作。穷寇莫追,程书记当然不想把他彻底推到对立面上,他舒缓了语气,说:“你认为这个事情报到县纪委,我脸上有光吗?我是班长,没带好队伍,我也有责任,你回去收起你的臭脾气,和正兰好好谈谈,人家在气头上哄两句,可以理解,你是大男人,家里都处理不好,你就不要在外面干了。赵茹这头,我来做做工作,你少招惹她。”

    “咚!咚!”外面有人在敲门,程书记拧开门,赵茹站在走廊。

    “赵茹,进来坐,我正在批评王乡长,喝两杯酒,举止就乱了,连累了你。”程书记向王兵使个眼色,说:“还不当面向人家赔礼。”

    王兵没敢正眼瞅赵茹,难堪地说:“我家属话讲重了,请你见谅。”

    赵茹没作声,王兵进退两难,程书记厉声说:“回去好好想想,认识深刻了,再到我这里检查.”

    王兵垂头丧气地走了,程书记暗暗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