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乡村》

全文免费阅读:第一章恋爱的烦恼

   一届警校毕业的兄弟们争先恐后地结婚,落下袁野一个人形单影只,成了剩男,尽管他才迈过二十五岁的门槛,兄弟或兄嫂弟妹不堪他的闲云野鹤,纷纷牵线搭桥,他半推半就,放下了众人皆欢、一人向隅的身段,在县城挂了位叫陆蓉的女朋友,这女孩是个刚退伍的兵,身材不高,一张圆脸蛮有些可爱,还有个诱惑人的坑,为此袁野的目光经常像苍蝇在坑边徘徊。陆蓉在家排行老小,上面只有个大学毕业分配在医院工作的姐姐,她的父母是县二中的教师,父亲还顶了个教导主任的帽子,小县城人盲目的优越感拉开了袁野和他们的距离,他们对他不冷不热的,袁野表面上平静如水,心里已起波澜,深恶痛绝小县城人对乡镇人的优越,在小县城有什么可骄傲的,县城又不是你自个的,若是在大城市,岂不尾巴翘到天上,翻开城市人的三代族谱,谁也脱不开一腿肚泥的家史,哪些王公贵胄们早在解放前被撵到台湾、国外,好歹说中学教师也是小知识分子吧,一点眼光都没有。不过,话又说回来,袁野毕业快四年了,进步也确实不尽人意,至今大头兵一个,在所里又遇上将相不和,连组织问题都没解决,也怪不得人家小觑自己。

    谷雨过后的一天傍晚,袁野抽空溜到县城,蹭了顿城关所赵磊同学的薄酒,顺着县城的繁华大道慢慢地往前晃悠,等拐进去二中鹅卵石的小道,少了霓虹灯的指引,他才觉得脚下的路越走越黑。

    转过弯,袁野便瞧见县二中教学教室里的灯光,星星点点,很柔和,走进学校院里,三三两两的学生从他身边而过,他觉得那么的温馨熟悉,时光倒流,几年前他便是他们中的一员。陆蓉的家位于学校的东头,房是青砖青瓦的平房,大门虚掩着,袁野推门而入,她的父亲陆如君正倒着茶,从不喝酒的他敏感地闻到袁野嘴里吐出的酒味,眉头阴影一闪而过,客套地问::“小袁来了,可吃过晚饭了?”

    袁野心知肚明他未来老丈人对酒的反感,便替自己喝酒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推搪道:“县局找我谈调动的事,晚上和同学在一块吃的。”

    袁野倒不是撒谎,只是将时间后移,前天县局技术科张科长特意陪同政工科长姜申为自己工作调动的事,专程到南岗所走了一趟,说是考察,其实已内定,张科长临走还单独向

    袁野交待了几句,让他在单位和同志们搞好关系,站好最后一班岗。袁野听懂了话外音,忖量派出所里有人在考察中玩了浑江龙,他有些不解,他的调动与所里人没有任何利益冲突,按常理出牌是不应有人说坏话的,真是人心难测;这更加深他对张科长的感激,本来此次机会,如不是他的力荐,也轮不到自己身上。而他和张科长的关系纯属工作关系,半年前,袁野作为业务骨干被抽到技术科学习,没来由地讨上张科长的欢喜,他出去勘查现场时,总爱带着他。一次在办公室闲聊时,张科长问他可愿到技术科工作,袁野没加思索地说愿意。后来,张科长没再提这件事,袁野也不好追问,也许人家是一时兴起,毕竟调动的事要经过局党委研究。等他们来履行考察,他才知道张科长将他的事一直放在心头。

    “哦,小袁来了!”平时不大和袁野答话的周阿姨从卧室出来了。

    她的主动招呼让袁野有些受宠若惊,他忙应答着,因为不知和他们说什么好,便没停留脚步,迟疑一下,走进院子后面陆蓉的闺房,她坐在床边,听到外面的声音,撂下手头的毛线活,对进门的袁野淡淡一笑,算是招呼了,袁野已习惯她这举动,并不在意。

    周阿姨破天荒地拎一水瓶随后跟来,脸上挂着浅浅的笑,问::"调动手续可办了?"

    有酒遮脸,袁野倒不觉得脸红,实话实说:"还没定,通知报到才算数。"

    "今晚不要走了,睡陆蓉房,陆蓉你到隔壁房睡,你表妹留过话,说她晚上不回来了。"周阿姨吩咐过,出了门。

    陆蓉泡着茶,没吱声,袁野随口应着,脑筋一时没转过弯,等周阿姨磨出身方才醒悟,他心里一阵窃喜,目光扫视着陆蓉,她正背对着他,饱满微翘的臀部被蓝色发白的牛仔裤裹得紧绷绷的,呼之欲出,惹得他肚肠里热流回荡,她转过身来,他忙将目光挪开,接过茶杯,抿了一口,咽下喉咙里的焦灼。相处半年了,他对她秋毫无犯,连手也没粘过。

    "织啥呢?"袁野受不住这沉默,没话找话道。谈恋爱,不谈哪来的恋爱。

    "学打手套。"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像看一棵白菜或是一棵葱,没有多余的表情。

    酒意上头,他倒不消停,傻傻地问:"给谁打的?"

    "反正不是给你的!"她没喝酒,脸上泛起红晕。

    "我试试!"袁野见手套肥硕,涎着脸皮说。

    她将手套和竹针一同递过来,他套上一只手,见正合适,赞叹道:"蛮有眼力。"

    她辟手拽下手套,说:"又不是给你的,给我姐夫的。"

    "你姐夫人不错,给谁不是给。"袁野说着模棱两可的话,自忖道:小姨子半个屁股是姐夫的,总不会整个屁股交给姐夫吧。

    "说什么了?"她似乎明白了他话里的暧昧,有些恼了,脸涨得通红,但在袁野的眼里越发可爱,越发诱人。

    袁野试探地搭一只手在她肩头,讨饶地说:"当什么真,开玩笑。"

    她觉得今天的袁野有些变化,举止变得大胆、轻浮,弄得她心儿颤悠,眼帘也洇上酡色,嗔道:"狗嘴吐不出象牙!"说完此话,她偷偷地笑了,显然她没真的计较,甚至说有点喜欢和怂恿。

    袁野假装生气地扳着她的肩头,说:"让你看看象牙。"

    脸儿对上,目光便交错,她的眼里分明有一泓清泉,在静静地流淌,倒映、折射出他眼里蓝色的火苗,这火苗让她恐惧,也让她期盼,她不知道如何应付这火苗,她怕火苗烧毁他的理智,也烧毁自己的矜持;他坐在她身旁,第一次靠的那么近,像一只猎狗嗅着她身上散发的气味,他为此而亢奋,他的手从她肩头滑下,揽住她柔软的细腰,她浑身颤栗,似乎盘绕在她腰间的不是一只手臂,而是伊甸园诱惑亚当和夏娃那条蛇,她颔下脸,心乱如麻。他不饶不依,挥发酒气的嘴唇向她的脸蛋靠去,她往后仰去,似乎想躲闪,但已不及,灼热从她的唇齿间缝隙传输到肺腑,他吮吸着,那种痛快淋漓让他欲罢不能,他在窒息中丢下了他的疯狂,她喘着气而羞赧地说:"门还开着。"

    他提门帮将门轻轻地合上,然后反锁住,走到床边,将她拉起紧紧地搂住,惟恐一松手,她会像一只雀儿飞走,他的头埋在她的秀发里,他微闭着双眼,享受着她胸前柔软的部位带来温热,时间似乎停下脚步,房里静得能听见两人的呼吸,他的**慢慢地发酵、膨胀,她明显感到有个硬邦邦的东西顶着她的小腹,她极力想挣脱他,却挣不开他铁箍般的左臂,他的右手不安分起来,在她的*抚摸、揉搓,一种期盼从她内心深处涌出,漫过**的柔软,她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身体像晒花的棉糖,随着他倒在床上,正当他笨拙地寻找她牛仔裤的纽扣,猛然听到院里周阿姨的声音:"陆蓉,让小袁早点休息!"

    两人屏声静气,整理凌乱、褶皱的衣服,听到院外关门声,袁野已是偃旗息鼓,有心再战,无奈身下折戟沉沙,不复刚才的峥嵘。陆蓉挣开他的怀抱,溜出房间,他坐在床边,懊恼不止。

    没一会,陆蓉粉脸含羞地进屋,将一盆清水搁在洗脸架上,扭身而去,袁野用过水,躺在床上,闻着被子特有的香气,懊恼、兴奋、激动像暴雨鞭打着他,让他辗转反侧,午夜时分他才进入梦乡。

    天蒙蒙亮,院里清脆的碰撞声惊醒了袁野,他起床到院里,陆蓉睡的房间还没亮灯,周阿姨正在洗漱,她抬起头和颜悦色地问:"怎么不多睡一会?"

    "睡好了!" 袁野看她面色如常,知道昨夜自己猴急的一幕没被她发现,他匆匆洗把脸,招呼一声,仓皇而出。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