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床:乡村害虫哥》

全文免费阅读:第388章保安队长

   “哼,女骗子,老子根本没有上当!”小龙将刘夏摁倒在床上,刘夏挣扎,刚要喊叫,小龙右手成掌,在她脖子上轻轻一摆,将她弄晕过去!

    搞定刘夏,小龙一边看电视一边抽烟,坐等李乒乓一伙发现他。

    两三个小时后,李乒乓带着几个兄弟敲门,“刘夏,那小子醒了吗?”

    “老子早醒了,进来吧!”小龙冷笑道。

    “啊?李哥,他醒了,难道刘姐发生了意外?”一个兄弟惊道。

    “李哥,让我们冲进去废了那小子;天下第一霉女!”兄弟们道。

    李乒乓略一沉思,嘱咐道,“先跟我进去,看看情况再说!”

    李乒乓推门而入,看见刘夏昏倒在床上,而小龙坐在床沿一脸嬉笑地看着他们。

    “草——,你对刘姐做了什么?”李乒乓的兄弟指着小龙怒道。

    “呵呵,没什么,她只是暂时睡过去而已”小龙轻描淡写地道。

    “欺负李哥的女人,你吃豹子胆了吧?知道李哥是什么人吗?”

    “我知道啊,你们李哥是男人,难道是人妖不成?”小龙讥讽道。

    “哼,不和你逞口舌之快,告诉你,我们李哥是龙头帮的人!”

    “龙头帮很出名吗?”小龙故意套话。

    “那当然,龙头帮总部在m国,如今已经到华夏设立分帮,识相的话最好老实点!”一个兄弟道。

    “是你们不老实吧,你们这群蛆和这妞合伙欺骗老子。”小龙道。

    “李哥!”兄弟看看没有说话的李乒乓。

    李乒乓向他使眼色,这兄弟心领神会,挥拳就朝小龙扑过去。

    小龙飞起一脚,把他踹翻在地。动作敏捷,干净利落!

    其他兄弟见状,欲攻击,李乒乓阻止道,“都停手!”

    小龙笑问,“你就是李乒乓?”

    李乒乓一愣,他看得出来,小龙非同一般人,于是笑道,“呵呵,哥们,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请问你是哪条道上的?”

    “我哪条道上的都不是,只是练过而已!”小龙轻描淡写地道。

    “哦?今夜的事,是我们不对,哥们你不要跟我们计较!”李乒乓笑道。

    “你们合伙用美人计将老子骗到这里,还要我不跟你们计较?可能吗?”小龙冷笑道,故意找碴儿。

    “哥们请听我说,你的胆量和身手,我都很欣赏,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推荐到我们龙头帮怎样?现在龙头帮刚在华夏设立,急缺人才,哥们若是进龙头帮,我想过不了多久,便能闯出个名堂!”

    小龙心中暗喜,但表面不动声色地道,“我要是不加入呢?”

    “呵呵,当然,哥们如果不加入,我们也不勉强,就当我交了一位朋友。”李乒乓倒很圆滑。

    “我你这话我爱听,反正我还没有工作,再者我从小也很向往道上的生活,我就进去看看吧!”小龙道。

    “好!那咱们以后就是自己人了!”李乒乓笑道,“哥们怎么称呼?”

    “呵呵,叫我小龙吧!”

    “哦?你的名字和毛帮老大的名字一样啊!”李乒乓笑道。

    “哦?是吗?毛帮又是什么帮?”小龙明知故问,心中笑道,“妈的,老子果然在道上是名人啊!”

    “毛帮是个小帮,现在已经很少涉及道上的事了,听说毛帮大哥带领他们开了农场和娱乐城,做起了正当生意!”李乒乓道。

    “是这样啊,毛帮大哥也叫小龙?他道上很出名吗?”小龙笑问;一潜成荤,扑倒总裁大人。

    “很出名,道上的人都知道他,但是大部分人都没见过,听说他有一身稀奇古怪的本领,做事也太卑鄙无耻!”李乒乓道。

    “嘎?老子卑鄙无耻?”小龙心中大惊,忙问道,“他怎么卑鄙无耻了?”

    “他呀,他善用心计,野狼帮的覆灭就是他搞的鬼。他利用野狼帮一姐陈霜和野狼帮一哥冷成强之间的不合,让他们自相残杀不说,居然还报警,他做事已经违反道上的规矩,你说卑鄙不卑鄙!”李乒乓道。

    “原来如此啊!”小龙笑笑。

    “对了小龙,你是怎么知道我叫李乒乓?”李乒乓问道。

    “这个很简单,刚才我假装晕倒的时候,听见刘夏喊李乒乓,现在又听见兄弟们喊你李哥!”小龙解释道。

    “哈哈,小龙你很机灵,走,跟我们喝酒打牌去,明天我带你去龙头帮!”

    第二天上午,李乒乓带小龙来到龙头帮华夏分帮基地。

    “李乒乓,怎么是个保安公司?”小龙不解地问。

    “表面上是保安公司,实际上是龙头帮,走吧,进去你就知道了!”李乒乓神秘笑道。

    两人上了二楼,来到一间办公室。

    “熊哥!”李乒乓进来后,毕恭毕敬地对老板椅上一名酷似狗熊的魁梧大汉叫道。

    “嗯,乒乓,现在我们龙头帮在华夏刚设立,你可要抓紧时间给我招兵买马啊!”熊哥对李乒乓道。

    “熊哥,知道了,您看这哥们怎么样,他是我昨天刚认识的朋友,还是练家子!”李乒乓笑道。

    熊哥扫视小龙一眼,随口道,“把他杀了!”

    “熊哥?您这是干什么?”李乒乓一愣,百思不解。

    小龙倒很镇定,冷静地看着老板椅上的狗熊大汉。

    “你在问我?你猪脑子啊,带一个卧底警察过来!”狗熊怒道。

    其实,他并不知道小龙是什么人,但为了安全,这是他的一个手段。

    李乒乓却不相信小龙是卧底警察,正犹豫着,狗熊拍拍手,便闯进来两个兄弟,“熊哥,什么吩咐!”

    熊哥指着小龙对进来的两个兄弟道,“这是个卧底,把他给我做掉!”

    两个兄弟掏出匕首,左右夹击,逼近小龙!

    小龙一个纵身旋转,冲天而起,用上连环腿,“啪啪!”踹上两个兄弟的脸庞,将他们踢翻在地。

    李乒乓大惊,这么好的功夫?

    小龙知道熊哥严谨,是在考验他,于是假装愤怒地道,“熊哥,你什么意思,我来投奔龙头帮,你却把我当卧底警察,既然你不相信我,那么我就告辞了!”

    小龙说完,故作气呼呼的模样转身就走。

    “哈哈,兄弟请留步!”熊哥叫住小龙,站起来,走到小龙跟前,拿欣赏的目光看着他,“兄弟好一身俊俏的功夫啊,刚才我也是以防万一,兄弟不要见怪才是啊!”

    “原来如此啊,那么请问熊哥,我是警察吗?”小龙故意问道;王妃七岁了。

    “我已经证实,兄弟不是警察!”熊哥笑道。

    “熊哥是怎么看出来的?”小龙问道。

    “如果你是卧底,就会因心虚而显得惊慌,说不定还会拔出枪来和我们相拼。但是你没有心虚惊慌也没有带枪,却是一副被冤枉而愤怒的表情,所以我说你不是警察!”熊哥解释道。

    “原来是我误会了,熊哥果然明智啊,小的见识了!”李乒乓拍马屁道,“熊哥,他叫小龙!”

    “小龙?”熊哥一愣,自言自语地道,“怎么跟毛帮老大一个名字?他该不会是毛帮老大吧?”

    李乒乓看出了熊哥疑虑,便赶紧解释道,“熊哥多虑了,虽然他跟毛帮大哥一个名字,但他不是毛帮老大!”

    “小龙兄弟,别怪我多虑啊,实在是因为毛帮老大的名号在道上太响了!”熊哥解释道。

    “没事,兄弟我居然和毛帮大哥同名,实在很庆幸啊!”小龙笑道。

    “小龙兄弟你有所不知啊,毛帮老大在道上和美凤帮的老大齐名,有“龙凤双雄”之称。

    “呃?”小龙一楞,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被道上的人还起了这样一个绰号。

    “小龙兄弟,我们龙头帮在华夏刚设立,总帮在m国,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以保安公司的名义运营。既然是保安公司,便也要经营才是,你现在的身份是一名保安队长,明天去凌云大厦上班,有事我会通知你!”熊哥道。

    “好咧!”小龙道。

    “李乒乓,你现在安排小龙兄弟去凌云大厦,明天一早正式上班!”熊哥道。

    “好的熊哥!”李乒乓道。

    李乒乓一走,熊哥便对两个兄弟道,“此人还不足以让我们信任,先让他做一段时间的保安队长再说,你们监视着他,随时向我禀报!”

    “知道了熊哥!”两哥兄弟忙道。

    凌云大厦地下车库。

    李乒乓将面包车停道,“小龙,保安队长的工作很轻松,就是住宿条件有点艰苦,住在凌云大厦地下!”

    “呵呵,没事的!”小龙道。

    “不过我还是很过意不去!”李乒乓很圆滑地道。

    “呵呵,我们是兄弟嘛,别客气了!”小龙道。

    李乒乓一边和小龙聊天,一边带他来到东区的住宿区。

    这里是一排排住房。

    “小龙,这一间房是保安队长的单独宿舍,还算好的,那些保安却只能住集体宿舍了!你进去休息吧,里面全是崭新的被褥和一些日常用品,我该去向熊哥交差了!”李乒乓道。

    李乒乓走后,小龙走进保安队长宿舍,虽然比不上自家的别墅,但总算干净整洁。

    这时,小龙听见有人敲门。

    “进来!”小龙道。

    来人进来后,小龙和来人大眼瞪小眼,同时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