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床:乡村害虫哥》

全文免费阅读:第176章:尿床了?

   正当夏春娜提心吊胆地不知怎样回答的时候,军民婶儿呵呵笑道,“想啥呢小娜,我是问你做老师舒服吗?”

    “哦——;天下第一霉女!还,还可以吧!”夏春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绽放出不自然的微笑。

    “骚/货,你以为老娘没发现你进了小龙的屋吗?进去那么长时间都不出来,一定有情况!”军民婶儿不动声色地微笑。

    “兰姐,我,我来帮你炒菜!”夏春娜做“贼”心虚地凑上去,协助白兰做青椒炒鸡蛋这道菜。

    “呀,都到中午了,这个小龙咋还不起来呢!我过去叫醒他吃饭!”军民婶放下手中清洗的茄子,扭着翘翘的臀就朝小龙的屋子里走去。

    夏春娜一下可紧张起来,因为刚才她在小龙床上留下了一片痕迹,她一边翻炒香味四溢的青椒鸡蛋,一边朝军民婶的倩影望去,心里七上八下的。

    军民婶儿轻推门而入,小声叫道:“小龙,已经中午了,要吃饭了,起来啦!”

    可是,小龙依旧没有反应,掉进了粘稠的睡梦中。其实,小龙右手手经被夏春娜的折腾,无意中恢复了功能,它智能化地开启了睡眠软件,睡不上十个小时,小龙不会醒过来。

    “小龙,醒醒!”军民婶子伸手在他脸蛋上轻轻地拍着。

    “呵呵,年轻真好!”军民婶羡慕地自语着,与此同时,一种不安分的想法闪进脑海,反锁上屋门以后,她慢慢掀开小龙的被子,发现小龙竟然在果睡,那龙根傲然屹立,刺激着她的眼球。

    “我的乖乖,真爷们!”军民婶子笑嘻嘻地伸手在上面摸了一下,手感好好!

    她忍不住又伸出另一只手,双手握住,调皮地玩着。

    “小龙,你这个死人,怪不得夏春娜钻进你屋子里不出来,原来这么爷们,她一定吞了你的弟弟吧!不行,婶也想你好久咯,婶也用小妹妹吞一下你的弟弟~!”

    于是,军民婶子扒下自己的衣服,光光地钻进小龙的被窝,然后披上被子,就骑在小龙身上。

    她双手按住小龙结实的胸膛,妹妹微张开口在龙根上吸/允着。

    胸前一对白皙丰满的圆球随着她灵活腰肢的耸动而晃动着,乳/浪此起彼伏。

    她动情地闭上如扇的睫毛,嘴角绽放出一丝满足舒爽风/骚的笑意。

    “小龙,婶儿伺候的舒服吗?”军民婶儿慢慢地吞下小龙的龙根,先是吞下三分之一,然后上下运动。

    “小龙,起床了!”夏春娜在窗户口突如其来叫喊,让军民婶儿一个激灵,一下可完全地吞下了整个龙根。

    “哦——!”她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舒爽风/骚的闷叫,翻着白眼,整个身体软瘫在小龙身上。

    “屋里好像有什么声音?”夏春娜似乎听到了什么,引起了怀疑。

    其实她早就怀疑了。她亲眼看见军民婶儿走进小龙的屋子,好久都没出来。她猜想这个作风不正的半掩门骚/货要对小龙下手了。

    “哼,刚才还吓我呢,这次本姑娘要逮你个正着!”

    夏春娜推门,没有推开,屋门被反锁了。

    屋里的军民婶儿听见推门声竟然异常的镇定,这种情况她经历的多了,见怪不怪,反正名声早就臭了,先舒服了再说。

    军民婶儿竟然又从小龙身上爬起来,继续疯狂的运动,把门外的叫声抛在脑后。

    “小龙,你醒了吗?婶儿,你在小龙的屋子里吗?”夏春娜喊了好几声,均没有回应;瞎子王爷独宠调皮妃。

    “哎,还是算了!”她故意提高嗓门,做离开的假象。

    军民婶以为门外的夏春娜走了,便叫出声来,“哦,好爽,小龙哥哥,你真好,妹妹爱死你了!”似是哭又似是乐的甜甜嗲嗲的动听女声,隐隐约约传入夏春娜的耳朵。

    “妈咧,这个娘们,果然对小龙下手了!”夏春娜一脸的羞红,胸口此起彼伏,呼吸都急促起来。因为屋内的动作太大了,她甚至闭上眼睛能想象到那场激烈的战斗!

    “恩,小龙哥哥,人家要日/死你啦!”军民婶儿竟然如此放/荡,满口情趣的话刺激着门外的夏春娜。

    夏春娜后悔刚才没有对小龙下手,自行解决。想到这里,她心中醋意大发。

    她气呼呼地转身走向厨房,对正在炒菜的白兰小声嘀咕着。

    白兰呆住了,有些不知所措。然后又看着夏春娜,仿佛在说,“小娜,你是不是误会了?小龙才多大,军民婶会看上他?”

    夏春娜认真地朝她眨眨眼,白兰放下手中的活,对一个村妇说,“婶儿,帮我炒下菜,我有事出去一下!”

    交代完后,白兰和夏春娜一前一后地朝小龙屋子走去。

    白兰正要生气地推门,又被夏春娜拉住,“兰姐,她把门反锁了!”

    “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小龙呢,小龙还是孩子,她怎么连孩子都不放过!”白兰生气了。

    “兰姐,你先别生气,我们俩就站在门口,等她出来,看她还要脸不!”

    夏春娜握紧了白兰的手,白兰点点头。

    屋子里的军民婶穿好衣服,竟然又给熟睡的小龙穿上了衣服。

    可是,小龙由于被手经智能化地安装了睡眠软件,睡不到十个小时,是不会苏醒的。所以,她怎么折腾,小龙始终是酣睡着。

    当她费劲地给小龙穿好衣服时,赫然发现小龙的床单上有一大片印痕。

    这片印痕是夏春娜自/摸时留下的杰作,军民婶美眸一亮,有了注意,一把扯下床单,揉成大团,拿在手中。

    她嘴角浮现出一丝运筹帷幄的笑意,腾出一只手,打开了屋门,这时,白兰和夏春娜挤了进来。

    “咿?是你们啊!”军民婶不动声色地说。

    “婶儿,你在小龙屋子还反锁着门,到底要干啥呢!”夏春娜似笑非笑地问。

    “婶儿,你到底要干啥嘛!”白兰生气的口气竟然还是这么温柔。

    “我干啥?你们啥意思?你看我手中这是什么?床单,小龙尿床了,我怕别人叫小龙起床时,会发现这个秘密,小龙也快十六岁了吧,要是被人知道尿床该多丢人啊!”

    白兰和夏春娜同时扭头朝床上睡觉的小龙看去,见他已经被穿上了衣服,睡得依旧香甜。

    “我说白兰啊,嫂子毕竟比不上妈妈!我是有孩子的女人,我了解孩子,小龙这几天为俱乐部的事操心,一定是太累了,要不怎么会睡得这么死,还尿床呢!这个秘密,希望咱们给他保密!”

    白兰立刻尴尬起来,觉得冤枉了军民婶儿很过意不去,“婶儿,谢谢你,你看你这么细心,我真不知道怎么谢谢你,我这个做嫂子的,哎!婶儿,床单给我,我先去处理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