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床:乡村害虫哥》

全文免费阅读:第九十六章:女人花

   白兰感到恐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她不敢往下去想;村头狮吼,农家童养夫。赶紧一头钻进厨房做起饭来,可是,她今天做饭也心神不宁起来,总关注着厨房外的小龙和夏春娜之间的情况。

    “小龙,谢谢你给娜姐出口气,不过这种方法太血腥了,你以后别这么做了,我担心东霸天会来报复!呜呜!”

    “娜姐,放心吧,我不是说了吗,东霸天没有机会了!”

    “你什么意思?小龙你可别做傻事啊!”夏春娜担心地说。

    在厨房里切菜的白兰听到这句话,差点切破手指,当她听到小龙胸有成竹地说,“不会的,我不会把东霸天怎么样,也绝对不会做出违法的事,反正你放心,我能搞定”白兰这才如释重负。

    “小龙,谢谢你,都怪娜姐当初看错了人,还冤枉你,现在还害得你被学校开除!呜呜,小龙,你的额头上怎么有个包!”夏春娜现在才发现小龙被马蜂蜇过的额头,“是不是被东霸天打的!”

    听到此处,白兰丢下菜刀,站在厨房门口看到夏春娜轻轻触摸小龙额头大包之处,那发自内心担心的表情,那小心翼翼近似暧/昧的眼神,都让白兰感到隐隐作痛。同时心中又充满了惭愧感。

    “如果不是小娜扑到小龙怀里哭泣,我还不知道原来自己早就对小龙的爱发生了变化,不可以,我不可有这样的爱,我是他嫂子!”白兰心乱如麻,慌乱无措地切着土豆。

    白兰抿着香唇,一脸忧愁妩媚十足的表情,看起来是那么的人见犹怜。她切土豆的时候,小屁屁微微翘着,看起来性/感十足。

    一直到天黑,白兰都为突然发现的秘密感到自责,她屋门紧锁,坐在木制的浴盆里,拿着水瓢舀起盆中温水往自己头上浇,温热的水顺流而下,浸湿了秀发。屋子里烟雾缭绕,如真似幻,白兰坐在浴盆中,露出雪白绝美的背影,秀发束成一簇,全部盘缠在右肩,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白兰脑海中全是夏春娜趴在小龙肩头哭泣的场景,这让她又醋又乱,又急又羞!“我怎么能有那样的想法,我不能拿男女之间爱情去爱小龙的。”

    白兰一边心烦意乱地想着,一边搓弄身体。

    “嗯,嗯!”也许是太舒服了,白兰一边搓弄全身,一边小声哼哼起来。屋子里充满压抑而又无处释放的空气。、

    她修长的双手抚摸着白皙的脖颈,然后游向胸前的R沟处,深深的R沟两边,是隐藏在泡沫下的巨R,而随着她身体的微微晃动,巨R上的两颗葡萄就若隐若现起来。

    这时,两双玉手各自朝两边移动一下,分别停留在了两座性感十足的大肉蛋之上,入手滑腻,肉感,挺拔,一手无法掌握啊!

    上面泛着亮晶晶的水渍,让人沉沦。

    白兰那清澈如水的明眸里洋溢出怨/妇般的幽怨和寂寞,她微微启动那樱桃小唇,发出一丝感叹,红颜命薄啊!她闭上如扇的睫毛,两双玉手在泡沫里的丰满大劲爆上,慢慢地揉搓着,把那对姐妹弄成里三圈外三圈地弄成各种形状。

    想着想着,委屈的,晶莹剔透的泪水,就从白兰那微闭的双眸里流出来。

    “嗯,小龙”白兰忍不住轻轻呼呼着,泪流满面,心中充满了羞愧感。但是,不停扭动的身体和晃动的双手淹没了她的理智,她第一次破天荒地把小龙当成了幻想对象,到最后,由于太过激烈,她竟然忍不住发出小叫,于是,她紧张地,紧紧地捂在香唇,声音这才放小。

    而浴盆里的水四处飞溅。

    完事之后,她犯罪感地趴在浴盆边沿,痛哭起来,楚楚可怜地抽泣着。

    |